首页 现代言情 异国情缘 听得一曲楚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我跟你能比?

听得一曲楚歌 茶酒楼 1183 2019.07.05 08:17

  车子停在百米外,墨锦是淋着雨冲过去,脸色并不沉,只是比较淡定。

  大步流星过去,哒哒的水溅声听起来比较沉重。

  后方又传来另一道脚步声,周眠在后面大喊,略带些生气:“墨锦姐!”

  明明知道自己膝盖不行,还偏要淋雨,不是给自己找疼吗!

  墨锦打开后备箱,里面就只有一把雨伞。

  她把伞打开丢给周眠,呵斥:“谁然后你过来的!快比赛的人了,还不知道注意点!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周眠反口就说:“你也是要比赛的人!怎么不说自己!”

  见周眠没去接,雨伞就啪嗒落在水渍的地上,墨锦不禁抿住嘴,厉声:“我跟你能比?我比你大,体质比你强,你还想站在那到什么时候,雨下得这么大,还真想感冒是吧!”

  墨锦自己捡起雨伞,正弯腰,周眠便一手夺过。

  她抬眸,不介意她的小动作,扶起一把自己被雨水打湿垂落的墨发,全部扶上去,一整张天生丽质的脸蛋露了出来,眉清目秀的。

  也懒得说周眠,便走了回去。

  曾教练把一个队员的外套撑在头顶挡雨,见两人姗姗来迟,直接不满墨锦:“怎么动作这么慢,是不是练田径的!”

  冲着周眠喊:“你跑过去干什么!玩水啊!跑这么快,怎么训练上不见你跑得这么快!”

  接过伞就把外套随意往栏杆上一丢,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雨伞有一处污渍,是泥土,草坪被水冲出来的。

  对着墨锦,不分青红皂白,语气不善:“一个队长做事这么鲁莽!怎么管好整个队伍!”

  这话,丝毫没有之前让墨锦打训练计划时的温和。

  她的伞小,撑两个人都要一人一半淋湿,缓和些语气:“现在也练不了了,你们赶快跑回宿舍!”

  “不要淋湿了!千万不要感冒!这时感冒对接下来的比赛会有影响!”

  说完,见两人没有一人说话,又眉头皱成“川”字,厉声呵斥:“听到没有,现在就跑回去!等会儿去医务室找医生拿包凉茶喝!预防感冒!千万不要影响到比赛!”

  曾教练有些庆幸,还好自己穿的是木头高帮拖鞋,至少雨伞溅不到她的脚上,哒哒木头击打地面声,伴着水渍一同,混杂又隐约听得见。

  她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还好,自己身上的雨水不多,不然弄湿了车子,还要花钱洗车。

  “刺啦--”

  车子倒车碰巧滚到一摊水,黑色的车尾噗着一摊黄黑色的水渍,扬长而去。

  墨锦拿起刚才曾教练丢开的外套往周眠头上盖过去:“挡着雨,现在跑回宿舍!”

  说完,她丢下周眠跑到前头。

  周眠气呼呼的,只好披着外套也跑起来。

  哗啦啦的水声,见这天越下越大,丝毫没有想要小的意思。

  周眠回到宿舍,她和墨锦一个房间,把外套丢到门前的大垃圾桶,走到宿舍里发现却少一个人影。

  看到椅子上坐着的人湿着衣服还在玩手机,她嘴唇抿了下,呼了口气,问她:“王蔓,墨锦姐呢?你有没有看到?”

  王蔓没有抬头,直接说:“啊?怎么了吗?墨锦姐?我没有见到啊?”

  从阳台走进来中长发女孩,手里提着淋湿的衣服,对周眠说:“墨锦姐啊,我刚才收衣服的时候,看见她往教学楼那边跑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伞都没有打。”

  周眠听完,脱掉湿掉的训练鞋,换上拖鞋,再用袋子装着一双拖鞋,拿着两把雨伞哒哒哒下楼了。

  周眠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什么不生气,只顾着往教学楼方向跑。

  雨水大,路滑,她好几次擦点因为脚滑往前铺,好在平衡力好,及时稳住了身体。

  周眠知道墨锦不可能去的是教学楼。

  教学楼再往前数十多米是学校的医务室。

  墨锦刚从医务室出来,手里还拿着几包板蓝根。

  看看天,阴暗得如夜幕降临,骤雨始终不肯停歇,墨绿的树叶也被打得奄奄的,耳郭满是嘈杂的大雨声。

  会宿舍的道路两旁都是不大的树,树叶倒是挺繁茂的,她在考虑要不要走,从树下穿过去可以少淋一点雨。

  正想着,眼前白光一亮,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鸣。

  算了,命要紧,我还没有做丧尽天良的事,不能现在被雷劈。

  站了一会儿,也没有多久,她就感觉到冷了,之前是跑着来的,现在一停,身子骨就跟进了冷风似的。

  她嘴巴微瘪成一道线,像是无奈的笑了一下子。

  她轻说:“只是这天气不太好。”

  膝盖有些疼啊…

  她弯腰放在了双膝上,试图用手掌上的温度暖一下膝盖。

  可揉了会儿,不但膝盖没有些缓解,整个身体都感觉得更冷了。

  喃喃自语:“原来没有用啊。”她感觉膝盖有些绷持,不想动,也不敢动,动一下都冷疼到了骨子里。

  她这是膝关节发炎。

  遇冷更疼。

  一疼就停不下来。

  体育生通常都会有。

  她笑笑,没事,反正也习惯了,疼一下而已,也不是没有试过。

  医务室是独立建设的,周围没有可以挡雨的建筑物,而且,医务室里面更加不能进去。

  本就是夏季,室内总是开着空调,刚才进去拿板蓝根,都是拿完就出来了。

  里面的凉气太重了。

  进去就是刺骨的冷意。

  她的膝盖更加受不了。

  现在是走也不行,躲也不行,只能等会儿了。

  雨大了,原本清凉干爽的运动衫也紧贴着肌肤。

  雨淋中的身影站得笔直,脸上的神情很淡然,几缕暗鸦色的发梢贴在她的面庞,勾勒出她的脸型。

  手里的几包板蓝根被雨也淋得呱呱响。

  像极了被遗忘的画中少女。

  身后传过来脚步声,墨锦回头看,一双细长的手指沁着雨水映入眼帘。

  接着头顶的雨水便被挡住了,颗颗雨珠打下雨伞的上面,映出一个个灰点,又果断滑落伞边,掉在地上。

  墨锦看到这人,是一个不认识的。

  少年郎二九年华模样,一身清隽,额前黑发被打湿,成坠落贴额状,还带着水滴。

  墨锦便移除了自己在他伞下的身体,又淋到了雨。

  肖博言又把伞移到墨锦头顶:“墨锦,好久不见,下雨了,不撑伞吗。”

  墨锦对这张面孔丝毫没有印象,挪动了下身体,又远离他,尴尬不失礼仪的笑了笑:“抱歉,请问你谁?”

  肖博言听到表情僵了一下,黑长的睫毛翕动一次,掩饰住内心的情绪,半晌才说:“你不认识我了?”

  墨锦没有说话,她也不想跟一个陌生人套近乎。

  又见那人说:“没关系,我认识你就行了,今天…那就当做第一次见面。”

  “我叫肖博言。”

  “请记住我的名字。”

  “不要把我忘记了。”

  墨锦抬着眼睑上,一下子水珠便从睫毛滑落下来。。

  眉眼不起氤氲,温和又疏离:“抱歉,我想,我没有必要记住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