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评审室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524 2019.04.28 18:43

  顾俊听到秦教授的话,已是早有心理准备,问题是国家都知道什么了?

  他知道比起评审人员,秦教授才是看重他的那个,正想打探一下口风,秦教授却先说道:“多的我不能说,你去吧。”说罢,秦教授就与几位评委走了。顾俊轻叹了一声,走了回去。

  众人看他的目光还挺羡慕的,还以为秦教授给了他什么指示。

  “没什么吧?”但王若香心思细腻,兼之最近对他有了些了解,看出他好像变了点面色。

  “没什么。”顾俊只是摇摇头。

  接着,他们九人马上就被工作人员带着进了电梯,来到二楼的一条走廊,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门口上挂着个小标牌“评审室”。他们还没往走廊的等候椅坐下,工作人员就让顾俊第一个进去接受评审。

  顾俊没时间多想,只能上前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众人在后面望着他把门关上。

  这是个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顾俊一走进就看到前方一张椅子,再前就是评委桌了,桌后坐着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都是中年的年纪,他们面无表情,有着不同于那些运尸人的另一种沉冷,眼神似能洞穿一切。

  一台摄像机摆在角落,旁边墙上挂有一块电视屏幕,而在椅子的上方,天花板垂挂着一个未开启的灯筒。

  “老师们好。”顾俊向那三人问过好,他们的桌前没有放置信息牌,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顾同学,请坐。”坐在中间的男人说,那张面容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胶原蛋白,泪沟和法令纹都很深。右边的女人戴眼镜,脸很长,眼睛很小;左边的男人长着普通的国字脸,在街上都认不出那种。

  他们都拿着一支钢笔,面前各有一叠文件,应该是他的资料和评审用的问卷。

  顾俊往那张椅子坐下,摄像机镜头和灯筒都正好的对着这边,令人心里顿时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中间的男人脸上的法令纹扯动,问道:“对于你的父母,你可以告诉我们些什么?”

  “……”顾俊心里发出一声靠,他的身世国家应该是全知道了。不过现在石头落地,他又不由松出了一口气,自己全扛着也扛累了。顾俊说道:“我父母是科研人员,死于一场海难事故,但我一直怀疑他们的事情不简单,他们的雇主莱生科研有限公司有古怪,所以我对莱生有过几次调查,但都没有收获。”

  他已经设想过这种情况,一旦要坦白就不要多加隐瞒,以免反而乌龙的显得自己知道内情。他又道:“最近有个男人在跟踪我,我怀疑他是莱生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我希望你们能帮我解开这些疑惑。”

  三位评审员都在看着他,眼睛没有移开,同时动笔在文件上写着什么。

  “对于莱生公司,你知道些什么?”那男人又问道。

  “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现在觉得它是个……”顾俊如实道,“秘密结社的组织。”

  “是什么让你这么觉得?”

  “一种感觉吧,就是猜测。”顾俊说道。

  他们没说什么,继续在文件写着,那个长脸女人接着问道:“你有晚期脑干肿瘤,为什么还要参加比赛?”

  “我想进入这个圈子。”顾俊越说越平静,全知道了,很好,“我觉得我父母的事情是这个圈子的事情。”

  “为什么?”女人又问。

  “在龙坎深潜的时候,我听到李乐瑞他们说什么消息、圈子、龙坎有古怪什么的,之后真的发生了很奇怪的海底旋涡。我父母就是在那里失踪的。前几天当我看到那些异榕病患者的畸形遗体,我就确信世界上确实是有一个神秘圈子,这场大赛是我加入的最好途径。”

  顾俊这番话大体是真的,只是顺序有些调了,所以他说得非常自然。

  “你在龙坎海底看到了些什么?”中间的男人又发问。

  顾俊就知道会有这个问题,作出排练好的回答:“当时很混乱,窗外面很黑,海水冲来冲去,后来有很多鱼吓坏了的逃窜。”他主动把李乐瑞的手机从口袋拿出来,说道:“这是李乐瑞的手机,是我前些天收到从马尔代夫寄来的包裹里的。之前我不能确定是怎么回事,但昨天大赛之后,我认为他们是被国家的秘密部门带走关着了。他们应该是在被带走之前,把手机寄出的。”

  “手机你先拿着,评审结束后,会有人找你要的。”男人说道。

  顾俊点头,把这部烂手机收回口袋,果然。

  “你认为我们在得知你的身体状况后还会录用你?”那女人问道。

  “对,因为我的状态不错,也许还能活几年。”顾俊自嘲笑了笑,“难道部门能保证我们都能再活两三年吗?”

  三人当然都没有回答,面容上连一丝的波动都没有,只是继续作着纪录。

  “为什么你对那个胸部标本那么熟悉?”中间的男人再问。

  顾俊微微一怔,这个问题是他之前没怎么料到的……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已经显出愣怔,就要沿着这个来,疑惑地“啊”了一声,“熟悉?你是指什么?我是学医的,当时我摸遍它的体表,发现表层全是死皮,胸壁有板状骨头挡着,并且连接着肋骨。我就想要先把那块骨头拿掉,才能进去胸壁。”

  他这套说辞是完全合理的,不需要结构图谱也可以发生这种事情。

  那男人纪录着,那个女人又接过话了:“你对异榕病、异榕树有什么看法?请用几个词来形容。”

  顾俊想起自己感觉异榕树有一种诡异的美感……也许要义正言辞地说“恶心”才好?也许不是。他在人家那边已经有很多疑点了,如果这问题也含糊不清的,可能所有话都会失去可信度。

  一念闪过,他决定说实话:“恐怖,诡异,但是又精致,华丽。”

  三位评审员仍然是面无表情。这时候那女人拿起一个遥控器按了几下,椅子上空的灯筒亮了,顿时有强光打下来,顾俊只能眯着眼睛,感到很难受……

  “顾同学,请看向屏幕。”女人说。

  顾俊眯着眼的看过去,只见屏幕里寂静无声的播放起了一些怪异的影像,人类的断指,成群的蠕虫,黑夜下海边的灯塔,深山枯林……他越看,心里越有一股同样怪异的压迫感。

  过去足足十分钟,顾俊不知道看了多少段不同影像,压迫感已然转化为压抑、躁乱……

  突然,他听到一把陌生的声音,是之前一直没说话的左边那个男人,声音里毫无感情:

  “顾同学,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只需要回答三种答案的其中一种:A是的,B介于是和不是之间,C不是。你只能在5秒之内作出回答,无论你有没有回答,5秒之后我都会问你下一题。”

  顾俊听到这,顿时明白了这是要做什么:心理评估,人格测验。

  以前为了追女生,他对医学心理学有过一些了解,A、B、C三选一应该是《卡特尔16种人格因素问卷》那种模式,通过他的回答给他打分,再以分数评定他的人格类型……

  顾俊忽然感觉这才是评审的重点,他的身世和病都不是重点,国家多的是能“安全使用”他的方式。但如果他的心理和人格被认为不适合这种工作,就肯定不行。

  “世界上有恶魔吗?”左边的男人问出第一个问题。

  5秒,4秒,3秒,顾俊还在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