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莱生科研有限公司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76 2019.04.14 08:00

  暮夜的天空漆黑一片,没有星点的踪影。

  东州大学医学院挨着青云山,往常的时候,不管是白天或黑夜,在哪里都总是能听到各样的鸟鸣。夜晚会有山鸠、领角鸮、夜莺等的叫声。但是今天,没有下雨却只有寂静,特别留意着都听不到鸟鸣声。

  顾俊站在寝室阳台边上,望着这阴沉的夜幕,心头也是很沉。

  刚才他把视频反复看了几遍,想了许多。

  那行血字和那些幻象显然都源于龙坎海底那股异常力量,而当年海鸟号调查研究的应该正是那股力量。

  “爸爸,妈妈……”顾俊的眼前浮现过两张已经变得有点模糊的脸孔,发现自己其实对他们一点都不了解。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卷入龙坎这事去做什么研究?海鸟号现在变成了什么东西?他们死了吗?

  “我要重新调查这件事。”顾俊凝了凝双目,感受着口袋里李乐瑞那部手机的重量,“这是我的大任务。”

  莱生科研有限公司。海鸟号就是这家公司的资产,他的父母是莱生的员工。

  早在多年前,顾俊就已经调查过它一番了,也有花钱请私家侦探帮他查,但是查出来的东西都是没问题的,一如莱生的公开资料所说。不过现在,他对那些资料一个字都不相信!

  “这家三无公司肯定不是真的倒闭了。”他心想,“想来只是换了个名头,背后的组织还在吧……”

  只是莱生总部所在的办公楼早在五年前就拆迁重建了,现在那一片是个游乐园。网络上没有莱生的信息,以前因为赔偿事宜跟他接触的那些人又全都已经失联。这让他不知道从何查起。

  顾俊感到自己所面对的,就像远方那黑夜笼罩下的青云山脉。

  朦胧,沉暗,巍然,庞大,难以对抗……隐藏着不知道多少的秘密与存在。

  忽然间,顾俊的眼角余光闪了闪,又一次看到了那个阴沉的男人……他霍地望向宿舍楼下方的道路一角,路灯的灯光破败,他却见那里冷冷清清,没有行人的身影,只有一只流浪猫缓缓地走过,消失在小树林中。

  只是,顾俊很确信自己刚才并没有看错。

  这个人,就是在跟踪甚至是监视他。

  “是追踪李乐瑞手机的人,还是莱生公司派来的人?”

  顾俊假装着毫无察觉的样子,又看了会夜景,才转身走回寝室去。

  他没有拉上阳台帘布,而是爬上自己的床面向墙壁,形成了视线死角,才再次拿出李乐瑞的手机翻看起来,寻找可能的线索。他已经把手机的网络关掉了,不敢随意登陆什么APP,怕暴露它的位置。

  眼下也顾不上隐私什么的了,顾俊把这部手机里所有的图片和视频都一一仔细看完,没什么特别发现,全是些旅游相关,甚至连点算得上侵犯隐私、不该看的东西都没有。不得不说,他很失望。

  继续看看手机的通讯录,有好几百个联系人,但手机现在没有SIM卡,他们打不进来。

  顾俊看了一遍,除了知道李乐瑞交游广泛,也没有线索。

  他抓抓头,静下心来细细回想当天李乐瑞他们说过的话,消息、秘密行事……李乐瑞说过:“你们不信我也信那家伙呀,我听到的就是说在这里。”还有吴东的慌叫:“消息是真的,是真的!”

  “消息”应该是指龙坎海域的异常力量出现活跃,发生了怪事。

  “那家伙”指的是谁?

  顾俊反复地思索着。

  “李乐瑞他们根本不是圈内人,他们只是在外围不知怎么听到点消息,就跑去龙坎探险。如果他们是被‘那家伙’控制了起来,继而牵涉到我,‘那家伙’派人来监视我,是有可能的。”

  “而爸妈他们研究龙坎那么多年,应该是圈内人。莱生公司是圈内一个组织,这个组织还存在的话很可能也知道龙域活跃的情况,我去龙坎深潜的事情可能也被莱生得知了……他们派人来监视我一段时间看看我有没发现,也很有可能。”

  “不管是谁派来的人,我连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不能轻举妄动啊。否则后果难料,说不定会‘意外’地死掉。我需要一个突破口……我需要进入那个圈子。只有成为圈内人,才能接近真相……”

  顾俊转了个身平躺着,呼了一口气,怎么才能进入那个圈子,却是毫无头绪。

  想着想着,夜色更深了,宿舍的门忽然被打开,蔡子轩提着保温瓶的走了进来。

  顾俊先收回思绪,转头问道:“子轩,汤还有剩吗?”想了一晚上,有点饿了。

  “没有,大家喝得一滴都没剩下。”蔡子轩答道,老脸上满是老干妈的光芒,很有点骄傲的感慨道:“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大家喝了汤,今晚工作的劲头都特别高!班长说这可以发展成例汤,每个星期煲一次。”

  “哦……”顾俊喉咙咽了咽动,“你们的实验做得怎么样了?”

  “挺顺利的。”蔡子轩走去阳台水槽那边,戴上一双用旧了的医用手套,清洗起了保温瓶和碗筷,同时说着:“小鼠成瘤的情况不错,这几天我们已经开始做光动力治疗了。这些不难,之后的步骤才难,就是把肿瘤组织固定、脱水、石蜡包埋、切片、行HE染色和免疫组化检测……”

  蔡子轩一说又说上了一堆,越说越兴奋:“古教授说,这些过程是很繁复的,而且每个步骤都可能影响最后结果,我们这些本科生做起来会比较困难。所以他要请病理科的老陈到时候过来,指导我们一下具体的操作要领,还有怎么阅读病理片子。就是陈志明老师!太难得了,两个大牛一起指导我们。说出去又得被五年制那边的人恨死。”

  “我明天跟你去实验室看看。”顾俊想到什么,“观摩学习,没问题吧?”

  那行血字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如果能再看一次那个实验室幻象,也许会搞清楚些。他至今只有在实验大楼的那个王若香他们用的实验室才看过那个幻象,不知道那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

  “可以是可以。”蔡子轩一边洗碗,一边望了望过来,“但你补习的时间不紧张吗?”

  “不紧张,我又没落下多少。”顾俊不是在撒谎,他离开校园也就半个学期,八年制的通识课程又特别多,所以在医学方面差得不多,他苦修了这阵子就已经补得七七八八了。

  “那没问题啊。”蔡子轩不再啰嗦了,很清楚以这位好友的才能,要追赶上来不难。

  顾俊嗯了声,心头又浮现过那行墙上的血字,那个残破的实验室……

  总感觉那幻象中有什么细节没被自己留意,却恰恰是非常重要的细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