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被封锁的记忆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799 2019.05.10 00:19

  “阿俊,你可以说话的,没关系,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吧,就像说梦话一样,可以的。”

  梁姐温和的声音悠悠传来,但顾俊的心头还是在绷紧,那两位死者血淋淋的死亡过程在他眼前闪现。

  老婆婆的手术进行到用线锯锯断她的锁骨,朱主刀负责锯,他负责拉着老人家的畸肢。咔咔的锯骨声、渐变微弱的哀嚎声,渐渐不需要他拉着,老人家就没有丝毫的动弹了……

  还有那个小男孩,稚小的身躯使不出多大的力量,却一直在挣扎,在哭泣,直至死去。

  一同死亡,一同死亡……

  他们失去血色的扭曲面容,失去神采的散大瞳孔,仿佛在拷打着他的灵魂。

  你不是医生吗?为什么没救到我们?还让我们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

  “阿俊,阿俊?”梁姐的声音又传来,这次带有一种命令性:“如果你不舒服,请停止想象,深深地呼吸,回到自己身体的放松感觉来,离开情境,呼吸,放松……”

  “不……”顾俊却抵触地喃喃,“我的确有些话想对他们说。”

  “那么你说,尽管说。”梁姐便不急于让他抽离情境,而转入治疗阶段:“他们就在那里,会听到的。”

  顾俊还是沉默了一会,才终于说出话来:“对不起,救不了你们。很老套的说一句,我、还有朱主刀他们都已经尽力了。让你们白受了那些苦,很不好意思……希望你们可以安息……”

  “会的,他们会理解你的。”梁姐安慰道,也是以她那充满权威与被信任的话语,治疗驱散他内心的阴影:“阿俊,医生不是万能的,我们都只是普通人。为了治愈患者,有时候确实会让他们承受一些痛苦,但你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要责怪你自己。”

  虽然这番话只是老生常谈,可是人在催眠状态中,暗示性会明显提高,甚至是不加批判地接受催眠师的暗示指令。

  所以梁姐说的这些信息,会更加有效地让顾俊接受,从而达到改变认知和消除焦虑的治疗目的。

  梁姐继续灌输道:“有同理心是好事,但你不能被同理心蒙蔽,因为你是医生,以后面对生生死死还会很多,只要你坚守医德,心硬一点是好事。先把自己照顾好,才能救治别人。”

  梁姐看着顾俊的面部肌肉越来越放松下来了,治疗有效。

  她再看看仪器屏幕的GSR数据和EEG波形走势,都显示顾俊在平静下来。她顿时有了些判断,心里已往检定报告中添上了一句:“被试非常在意手术结果(程度为8/10),对两名死亡患者怀有愧疚,同理心高,未见有邪恶情绪”

  被试这么在意这件事,对他而言,这倒反而是一个很高冲击力的情境。

  “梁姐,你能理解吧……”顾俊喃喃,“真的已经尽力了。”

  现在他感觉心里舒服多了,有些压在心上半个月的乌云消散不见,怪不得刚才子轩的样子像做了个SPA……

  待顾俊放松了一会儿,梁姐再让他想象了一个“亲手解剖好友蔡子轩的尸体”的高冲击力情境。

  而出来的结果符合她的预想,顾俊的反应不大,竟然还能说笑:“子轩的颅顶质量真高,没有头发遮着,真清晰啊。”要不是仪器表明他还处于催眠状态,梁姐肯定要认为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她这算是见识到顾俊档案中的人格测验结果了,真的让人奇怪!灵知性高的人,通常想象情境很容易陷进去,表现得比别人都要激动,像灵知性B+的王若香就是那样的,所以在计算S值时,灵知性的影响会被平衡回去。

  顾俊A+却还是能保持稳定,这么一算来,他的S值就很高了。

  不过顾俊的评审报告里,有着这样一句评审员意见:“推断被试的潜意识里存在异常记忆,其灵知性高是否与之有关系暂时未明。”

  有些时候,这种令人惊奇的天赋就是一种异常的本身。

  “阿俊,在我小时候,我妈妈经常让我多吃点饭。”梁姐说道,开始下一步评测,“你妈妈也会这样吗?”

  “我妈妈她……”顾俊的呼吸顿时又急了,“我不太记得她了。梁姐,你肯定知道我的身世……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骗你,什么莱生公司,他们在研究什么,我真不知道。”

  “我没权限看全你的档案,你说的莱生公司我也不清楚是什么。”

  梁姐把话声放轻放缓,没有冒犯他的心理防线,“我是知道你的潜意识里可能有异常记忆——像是别人洗脑进去的虚假记忆、或者别人让你忘掉的丧失记忆。我们能不能把它翻找出来呢?可以试试的。”

  顾俊有些抵触,但又有些想试一试,会是什么?如果真能这样找出来……

  “好吧。”他说,“我也想知道答案。”

  “那就开始了,你保持放松,听着我的话去想象就好。”

  梁姐先让顾俊安静放松了一小会,才正式开始道:“周围只有一片漆黑,你就在漆黑之中,但你看到前面有光亮,你慢慢地走过去,一步一步,那边有一道门,光亮就是从门后面照映进来的,那后面就是你隐隐约约有感觉发生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记忆。你慢慢走过去,走向了那道门,走出去……”

  顾俊闭着双目,感觉前方真的出现了一些朦胧光亮,一扇红门。

  他一步步地走过去,走出红门,走进了光亮里……

  “告诉我,你看到了些什么?”梁姐问道。

  顾俊走在光影中,走在迷雾里,环顾四周,看不清楚,他的呼吸渐渐变重,眉头皱起,目眶凝动……

  “是你到过的地方吗?”梁姐做了点暗示引导他,“是你家里吗?”

  所有记忆都有场景,因为人的知觉就是在具体场景下发生的,当时不需要特别地留意,脑子里就会自然形成无意识记忆。只要勾起场景,记忆就会出来。这也可能是既视感产生的原因之一。

  顾俊听着,就有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脑海翻涌,那些看不清楚的光影变得有了些形状、景象……

  “是一个房间。”他喃喃,“我在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是怎么样的?是你的房间吗?”

  顾俊看着周围,这是个布置得温馨典雅的儿童房,墙上画有很多彩色图画,有些歪歪斜斜,像是孩子画的……他虽然感到似曾相识,却说不出这是哪里,自己到过这儿吗?

  “一个小房间,有很多图画……”

  “图画?是谁画的?有人在画画吗?”

  听了梁姐这么问,顾俊顿时看到又有些朦胧光影凝定,他描述道:“有个小男孩坐在地板上,可能只有几岁大,在用水彩笔往纸上画着东西。”

  “那个小男孩是谁?你认识吗?”

  “好像是我……”顾俊喃喃地看着那记忆画面,“是我……我妈妈也在,就坐在我旁边……”

  他听到另一把声音响起,不是梁姐的,是这段记忆里的,是妈妈在问他:“小俊,那树木这个词要怎么写才好呢?你告诉妈妈好吗?”妈妈递给他另一张画纸,那纸上画有了树木的图案。

  “嗯!”小男孩欣然地点头,接过画纸放在地上,就拿着水彩笔往纸上的树木边一通用力的涂写,“写好了!”

  小男孩扔下彩笔,双手把画纸高高地举起,兴高采烈。

  “啊……”顾俊的眼睛猛地睁开,发出了一声痛苦茫然的叫声……

  是异文,小男孩写出来的“树木”是那种异文。

  他狠狠地抓着脑袋,无情的记忆碎片却还在他的眼前继续。

  妈妈立即把那张画纸拿过手中,如获至宝的看了起来,目光里有着诡异的狂热,她看了好一会,又给小男孩递去另一张画纸:“那这个词呢?虫子,你觉得要怎么写才好?”

  “这样!”小男孩接过画纸放地上,拾起彩笔就又涂写起来。

  又是异文……虫子,蠕虫,同一个词……

  顾俊猛然看得清楚了,就在小男孩和妈妈的周围地板上,满是一叠叠一张张的画纸,各种各样的图案,图案旁边都涂写着相应的异文词语:黑暗,苹果,时间,深渊,发芽,太阳,手,骨头,星星,死亡,天空,大地……

  那种神秘的异文,是他小时候涂画出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