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精神力训练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900 2019.06.06 20:18

  【母亲节快乐

  感恩母亲把我们带到世上,感恩母亲为我们倾注所有,给我们做漂亮衣服、带我们玩游戏、教我们读书识字……我们要以最大的努力回报母亲,用心聆听梦境的声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祝愿母亲永远健康快乐,妈妈我爱你!】

  这是顾俊从吴时雨那听到的那个幻象里教室墙报上的内容,她说自己当时看得很清楚。

  “那些孩子是被拐带的?”吴时雨说出她的判断,“感觉还被关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顾俊的感觉也是这样,“他们好像从幼儿期开始就被灌输一些错误观念……”他想起自己仍有迷雾的童年,极不情愿却不得不接受的是,墙报写的“母亲”似乎就是指他的母亲……

  这份墙报里还有一处诡异难明的地方,“用心聆听梦境的声音”。

  考虑到那些都是有超感知觉的儿童……

  “那应该是个秘密结社的邪组织。”顾俊沉沉的道,“那帮黑袍人利用那些孩子的天赋,让他们从梦境中接收什么信息?那些孩子冲击通爷的精神用的就是那些信息……”

  “如果孩子们是接收者,那传送者是谁?”吴时雨想不明白的懵样。

  顾俊不知道,同样有些很多困惑,那个教室在什么地方?怎么能从梦境接收信息?谁传送的信息?

  如果那些孩童能活到现在,都正是三十多四十的壮年年纪,这些人都在哪里?做着什么?

  他想着那份墙报上看着普通的话语,心里却有一股不寒而栗。

  ……

  从特训第二天起,顾俊和吴时雨的体能训练非但没减少还增多了,因为更强壮的身体可以提供更充沛的精神。

  顾俊什么项目都学得认真,尤其是自由格斗方面,他不想自己没了枪械和防狼喷雾就毫无攻击力了。

  这天晚上开始精神力训练前,他和吴时雨先做了一个关于精神力数值的检定。

  “这只是个参考数值。”沈博士详细地告诉两人,“有人平时普普通通,在危险关头却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像母亲为了救孩子能把一辆小车抬起来那样,在那一刻她的精神力无疑是非常强大的。”

  因此沈博士说,这个数值测的只是在平稳状态下的情况,而且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体力、情绪等等。

  精神力并没有善恶好坏、正常疯狂之分,只是如同卧推重量一样,疯子也可以有高精神力。——事实上通常就是如此。

  检定方式不算复杂。顾俊被带到一个极度安静的无回音室里,穿戴连接好心率监测仪、脑电波监测仪等仪器的传感器。为减少噪音,仪器放置在另外的房间。

  他的听觉感官被屏蔽了,这对于大脑是陌生和异常的,感觉皮层的活动受到抑制,大脑开始更活跃地寻找信号,神经元的活动在增强。很多人在这种超无回音室里待超过半个小时,都会出现幻听的情况,甚至能听到自己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顾俊凝神望着墙上的一块屏幕,屏幕中不断有图像变化,都是没有具体意义的线条光影。

  他被要求一直全神贯注地看着,使大脑持续受到这些视觉冲击,大脑的本能会急忙用这些信息去填补空白,幻觉从中滋生。他却要一心压制幻觉,这个世界所有的真实就是那些线条。

  在这个过程中,他各种的生理指标数据都会被监测下来,再由此计算出他的精神力数值。

  数值标准是超心理学圈子常用的标准:普通成年人一般在30左右,常有冥想等精神训练的人可以达到40,天机局机动特遣队多数成员都能达到50。

  这次最后测下来的结果是,顾俊65,吴时雨60,都比平常人高出一大截。

  这意味着如果是平常人遭遇他们所遭遇的,轻者陷入失眠、头痛、狂躁等问题中,重者已经S值归零了。

  通爷对这个结果还是满意的,但是又说:“这次特训结束的时候,我要你们的精神力都达到70以上!”

  测完精神力,就开始正式的训练。

  “人的大脑似乎不能容忍静止的状态,它一直都在接收信息和自发创造。”

  沈博士又给他们讲解,“可以说我们无时无刻都有幻觉。你不断眨眼,眼前的景象是不会断掉的,这有着大脑利用旧有信息的原因。如果不这样,大脑就是一种超低效超负荷的工作状态了,会崩溃的。大脑不但会补充信息,还会选择信息。如果你不是特别留意,你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像根本没这一回事,但你的确在一直呼吸。”

  “你们要学会怎么有意识地选择信息,控制感官,控制幻觉。”

  宽敞的实验室里,顾俊和吴时雨坐在中间的两张椅上,周围的音响设备同时播放着一百种不同的声音。

  顾俊听着就像一团乱七八糟的线团,头都大了。

  吴时雨更是有些痛苦,这一百种声音又给她带来一百种不同的联觉,她吃着东西,看着东西,触碰着东西。

  “现在请你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小孩的哭声上。”旁边的沈博士说道。

  小孩哭声是最能让成年人类应激的声音信号之一,比爆炸声更能显著地提高成人被试的心率、血压和皮肤电阻,让人立即进入高度警戒的生理状态。这是生物的天然设定,不然族群早就灭绝了。

  所以两人马上就能从混乱的声音中找准,凝神听着这哇哇的哭声。

  但是很快,要寻找的声音就变为了猩猩幼崽的哭声,再变为小猫的哭声、小孩笑声、谈话声、流水声、敲门声……

  随着一天天过去,一次次训练过去,同时响着的声音数量从一百种,增加到五百种,一千种……

  需要聆听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难,挠动皮肤的声音,轻轻呼吸的声音……

  顾俊渐渐就已力不从心,太杂乱了,没有吴时雨那样的天赋。她摸索到技巧后,很快就能适应和把握。

  “其实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正常世界’是什么样子。”吴时雨跟他说,“这个世界在我看来,从来都是这样无序混乱的。对我来说,这就是正常的样子了。”

  不过在全域训练方面,他表现得更加稳定。

  不用电脑图片,两人就是坐在小红屋里,都戴上半球眼罩、白噪音耳机,尝试适应幻觉,也尝试用心灵感应对话。

  每天疯狂训练、提升自己的这种充实日子,让顾俊有些忘却了外面凶潮涌动的世界。

  但他有关注着东州那边的情况,有时候与蔡子轩他们聊天,让他奇怪地怀念起了医院。

  顾俊知道自己在医学方面不能落下,有要求基地提供一些设备工具,让他好完成系统的普通任务。困难任务总是缺乏条件,他有向通爷提出能不能让他解剖些异类的尸体?

  结果是被通爷骂了回来,“事有缓急轻重!上头请我来带你们也是做个实验,现在给了资源,给了人,如果特训结束后我拿不出什么成绩,就得滚回家了,你们就去蹲大牢吧。特训之后的考核,你们必须给我过!”

  顾俊知道这话不虚,因此训练得更加刻苦,每天练着体能,练着战斗力,练着精神力,练着超感知觉。

  “我有精神病,我要退出……”吴时雨好几次悲鸣,但这只是玩笑话,她也练得挺用心的。

  这个月时间,一天天的就过去了,到了这年的11月中旬。

  期间两人又做了多次的全域实验,难度也在提升上去,从五组图片变为十组、三十组,每一张图片都极为复杂,而且渐渐加大了传输距离,从实验室的里外室十米不到,变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

  他们的默契越来越好,所有这些难度级别都保持着超过60%的命中率。

  但是直接实时心灵对话还是不行,一点苗头都没有,那似乎完全是另一个层次的事情。

  第一次实验时联合触发幻象的情况,也并没有再出现,即使顾俊有意去做尝试都还是不行。

  一个月每天面对面下来,顾俊和吴时雨是非常熟悉了,他甚至开始真心信任她。小旭也已经接受了他,他们一大一小建立起了一种友谊,小旭虽然还有着孩子气,但高超的智力让其又有着不输成年人的独特心智。

  然而顾俊还不敢说熟悉了通爷,这个老家伙还是嘻嘻哈哈很好近乎似的,但他就是看不透……

  比如说眼下在无回音室,他和吴时雨又要分别进行精神力检定,看看这个月训练成果如何。

  通爷满脸的迫不及待,一口一口酒喝下去,像媳妇要生孩子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