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触发幻象的方法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04 2019.04.26 23:58

  “我们…………深渊…………死亡……骨的……神经的……果实…………一同死亡…………”

  顾俊轻声喃念了一遍,虽然不能完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能感受到里面的荒凉。

  身为医学生,他知道在诊疗工作日记里写“死亡”就真的是死亡了,不会是比喻之类的话。而且这段话是写在这三页日记的最后部分,这可能就是诊疗的最终结果,“一同死亡。”

  “一同死亡,一同死亡。”顾俊喃喃了几遍,品味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怖。

  这三页日记的笔迹看似稳健,其实流露出的灰暗比那张残缺图谱的还要重。

  图谱里还有着惊慌彷徨,还在痛苦挣扎;而这份日记却是已经接纳了绝望,只在静待死亡。

  “日记里诊治的是什么病?”顾俊沉思着,跟异榕病有关系吗?还是跟那种异类生物有关系?

  他想了一阵,又再看了一阵,但在日记其它段落找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便关掉日记,关掉系统面板。

  “总感觉在那个地下室幻象里有什么细节我没有注意到,但那是非常关键的细节……”

  顾俊拍了拍发沉的脑袋,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有了,对那次实验室幻象也有。

  这些幻象是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出现的规律?

  顾俊又一次思索起这个问题,“古榕村那个梦应该跟幻象不是同一回事。最初出现幻象是在龙坎海底吧?但那次不同,事后半点具体的画面都回忆不起来。能记忆的,一共是三次。”

  实验室幻象,尸池幻象,地下室解剖台幻象。

  这三次幻象的出现有什么共通点?

  “相同的地点。”顾俊首先抓着这个想法,他是在实验室里触发的破败实验室幻象,在遗体储存室触发的尸池幻象,在解剖台边触发地下室解剖台幻象。相同的地点也许是条件之一,但还有其它的条件。

  “同样是我亲手解剖,为什么地下室幻象没在我解剖异榕病患者遗体的时候出现?”

  顾俊感觉自己有些想明白了,因为光是站在解剖台边、亲手解剖还不够,还需要一种与幻象更直接的联系。

  实验室幻象的联系可能是“黑暗的果实”那句话。现在有视频揭开,其实他早在龙坎海底就接触过那句话了,到了实验室一触发,就把他带进了幻象中。

  尸池幻象的联系则是异榕病患者的遗体。他现在可以确定尸池里泡着的全是异榕病丧变期患者的遗体,用铁链分开绑着他们,是为了防止他们粘合起来;他们应该是死了,但还有掻扒反射。

  地下室的联系自然是那张残缺图谱,而且解剖的是同一种生物。

  话语、遗体景象、图谱,都是存在于大脑里,那些潜意识、意识、记忆里面。

  “是了。”顾俊越想越清晰。

  第一条是身处于相同功能的地点,或者是有着解剖台对上解剖台这种关键设置;第二条是有着脑海中的一个直接联系;第三条是发生类似的情景,之前分别是做实验、运尸、做解剖。

  那三次幻象的出现,都是同时满足了这三个条件。

  这或许不是全部的规律,但似乎可以照着这样试一试主动触发。

  “那三页日记的内容……”顾俊转了转眼睛,“应该是笔者医生努力治疗患者,但是没有效果,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患者一同死亡。我现在有了大脑里的直接联系,还需要的是相同地点,类似情景。”

  想到这,一个想法顿时就在他心头涌起,在医院目睹刚刚死去的病人,可以吗?

  顾俊的心脏一阵加速跳动,这个想法生起就再也无法压下去。

  那些幻象可以让他得到更多的情报,更好地理解这一切。也许还有着他现在暂时还不知道的重要作用。

  如果可以掌握主动权,他就应该去试着掌握。

  “试试好了。”顾俊想着嘀咕道,当下拿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微信群里古教授他们还没有谁发了新信息,显然是技能大赛还没有结束今天的全部项目,他们还没有离开体育馆,手机还没拿回来。

  顾俊走去把电饭煲关掉,提着整锅汤水倒进了阳台的下水口,再把锅里那些煮烂了的小鼠尸体倒回医疗垃圾袋里。然后他带上自己的学生证,再度披上白大褂,提着这袋鼠尸离开宿舍,至于电饭煲就留给子轩清洗吧。

  到了宿舍楼外面,顾俊把垃圾袋扔进一个黄色医疗垃圾桶里,这些鼠尸会被集中送去焚毁,不留下一点痕迹。

  虽然最保险的做法是自己吃掉,不过他干不出来。

  接着,顾俊骑自行车很快就到了校园西面连着的东大附属医院,快步走进门诊住院综合大楼。

  现在是晚饭时间了,一楼门诊大厅里没有太多来看病的人,医生、护士也不多见,有些静悄悄的。

  顾俊在门诊大厅溜达了一圈,没有发现,又前去晚上也依然很喧闹的急诊科转了转,还是没有发现。医院里生生死死,每天都有病患逝去,发生于不同的科室,但他现在无法一下子就遇到。

  不过还有一个地方……

  停尸间。

  据顾俊了解,一般当患者死去,遗体会在病房内停置一到两个小时,留给家属们告别的时间。然后就由停尸间员工运往停尸间,再与家属安排送往殡仪馆,从当天到几天不等。

  而那些有争议的、需要做尸检的遗体,则是直接送往司法鉴定中心的,也即是法医楼,不放在停尸间。

  也是因此,各家大小医院不管是大楼内的停尸间,或者独立的停尸房,都没多大的安保措施,就是由一两个大叔保安守着,再加上几个运尸的工作人员。毕竟没有人会没事去那种地方转悠。

  东大附属医院没有独立停尸房,停尸间设在综合大楼的负一层,连着停车场,运尸车可以直接到达门口外。

  顾俊乘电梯到了负一层,戴上口罩,抖擞一下白大褂,便走向那边的停尸间门口,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呃?”守在门口保安台的一位保安大叔瞧了瞧,看着这个年轻的医生就走进去了。保安大叔还是有点困惑的,平时除了死者家属、运尸人员、殡仪馆人员,好像没有医生会进去停尸间吧?

  “自找晦气啊。”保安大叔嘀咕了声,低头继续看着手机上的短视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