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一句咒语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040 2019.06.15 12:33

  顾俊把话说了出来,压在心头的重量顿时轻了些,看着窗外黎明破晓的天色都感觉舒服多了。

  只是通爷那边十分沉默,沉默得有些诡异……这让他倒怀念起那个嘻哈醉汉。

  过了半晌,通爷才终于沙哑地出声,“那个女人啊……那是个极端危险人物……你有看到我当时身上有多伤吧,就是她打的,也是她捅了我一刀……”

  顾俊想起在自己以前的印象中,妈妈是个温柔的女人,会给他煮好东西吃,会带他玩游戏……

  眼前忽而又闪过当他在那些图画上写出相应异文时,妈妈狂热的眼神。

  他打断染着寒意的思绪,“通爷,你知道的,我对我父母不是很了解,甚至对我自己的童年也不够了解。”

  “小子,我没怪你。”通爷似乎渐渐恢复了生气,“你的档案我早就翻烂啦,说句难听的,你也是她的受害者。”

  “我也觉得是。”顾俊微有苦涩,爸妈对他有没有父母之爱,他已经不确定了。

  通爷的话声又从手机传出:“这是条重要信息。不过局里能查到你父母的资料都查过了,恶梦病这事调查之初就有往这个方向走过,没有收获。这个暂时只能说明,你母亲是莱生成员前,就是某个教团的一分子,那些人自称是个教团……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我没答应加入。”

  说到最后,通爷冷笑了一声,“加入?我最讨厌别人打我了……”

  “唉。”顾俊心里既难回忆母亲,又难面对通爷,最后还是毅然道:“我母亲这事,我替她向你说声对不起。”

  “行了行了。”通爷顿时也是一声叹息,“都说了那不关你事,不要事事都揽上身,这样做人很累的。”

  “这件事不同。”顾俊说道,“通爷,把你当年这个任务的档案发给我吧?现在我有绿灯权限,我想了解具体的情况。”

  “你有权限,没精神力。”通爷的语气表明没有商量余地,“从昨天考核到现在,你有躺床上睡过吗?触发幻象是会消耗精神的,而补充精神的唯一办法就是睡眠。你现在最好什么都别干,就睡。”

  说到这,通爷突然叫了一声:“喂喂,监听电话的各位,都有听到了吧?别为难这个小子,像他这种人是不可能没有点秘密的,知道他的心向着哪边就行了。”

  顾俊心有暖意,尽管他依然不了解通爷,但这个老家伙确实一次次的维护他。

  “先就这样,你抓紧时间休息。”通爷说着就要挂线。

  “等等!”顾俊叫住,“通爷,我还有一个信息要说。”

  “你小子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还藏着多少事情啊!”通爷顿时就恼了。

  顾俊早打算既然要说,那张幻象中的纸条也说出来,说不定能有什么用。

  “是我之前突然复苏的一段童年记忆碎片。”他讲了那幻象的情况,“那行文字是用英文写的,但我觉得那只是用英文字母发音拼出来而已,原话不是这种语言。”

  随即,他把那句话逐个字母地拼出,这段日子以来越是琢磨它就越感觉古怪。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通爷听了又是一阵沉默,半个音都没有试图去读,最后只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听着像是一句咒语,或者某种祭祀、仪式的用语,我们再研究吧,你自己一个不要随意去读它。这句话应该有着未知的力量。”

  顾俊应下了,结束通话后,或许是因为少了很多心事,一股深深的疲倦顿时涌袭上来。

  真的要好好睡上一觉,距离手术时间还有四个小时。

  手术……顾俊想起什么,在脑海打开系统面板-任务列表,看了看其中一项:

  【困难任务:一天内完成二星级手术(成功)的个人贡献度累计达到100%。任务奖励:卡洛普牌解剖剪1把】

  脑叶白质切除术不知道算不算二星级手术?

  不过他只是去手术室旁观看有没有感知而已,没有任何的职务,可能并不会有什么贡献度。

  顾俊想着的是另一个情况,卡洛普牌解剖剪?就没有“老狗叔的日记”之类的奖励吗?

  “除了解剖食尸鬼这个早有的深渊任务,这两天的任务和奖励都不算匹配。”

  他早已摸清了系统是会结合他的生活派送任务的,因此以前总能起到一些帮助,但最近却失了灵……

  “为什么?”顾俊思索着,“缺乏了关键的联系?像以前我和异文世界的那种渊源?”

  他想着想着,有个隐约已久的想法清晰地浮出水面,让他心头一突。

  “我还没有知道那个恶梦的具体情形。”

  可是那个恶梦,是恶梦病的病源。

  ……

  脑叶白质切除术。

  这种神经外科手术由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发明,依靠切除连接脑前额叶外皮和其它脑区之间的神经纤维,去治疗精神疾病。这种手术一开始还为莫尼兹赢得了诺奖,后来却走向疯狂,变得臭名昭著。

  在最为疯狂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一项调查数据表明有1/3患者术后有效果,1/3没有变化,1/3还恶化了。

  人类到现在对于大脑的认知也还是寥寥,那样直接损毁某部分的手段,手术效果根本无法预测。

  而且术后的患者很多会性情大变,还有诸多的后遗症,剧烈的头痛、怪异的行为、失去记忆、失去知觉和情感,甚至变为痴呆,“安静的白痴”。这就像,用另一种精神病,去掩盖一种精神病。

  因此当学界和人们冷静下来,便意识到了里面的可怕,这项手术也就逐渐被世界各国禁止。

  对于现在面对着恶梦病的医学部,这完全就是一个尝试,看看会不会有疗效。

  就像溺水的人伸手胡抓,能抓到什么就是什么了。

  只要术后能断掉那个恶梦,阻止神经继续萎缩,即使患者变了性情,落下后遗症,那也是成功的。

  今天要接受手术的分别是初期、中期和重期的共三位患者,除了重期患者,都已经签下了知情同意书。

  初期和中期的患者,正是陈文伟和麦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