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异文能力复苏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19 2019.05.10 18:52

  过去都是真实的吗?

  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时候?你有没有自己三岁以前的记忆?

  你记事之前你所有的故事,是不是都是别人告诉你的,比如是你父母告诉你的?

  怎么样要东西吃,怎么样顽皮,怎么样聪明……

  那些故事…真的发生过吗?你所不知道的一些故事,真的没有发生过吗?

  顾俊走出检定室的时候,面色有些灰沉,从潜意识深处翻找出来的记忆碎片已然成为他心头最新的梦魇。他没有如实告诉梁姐关于异文的情况,但他自己又知道多少呢。

  “阿俊,你的异常记忆跟你的幼儿期活动有关。”梁姐结束对他的催眠后,依然对他保持坦诚:“应该离不开你父母的关系。我会把这个情况报告上去的。你的S值还好,但需要接受一些治疗,你先不要多想,回去好好休息。”

  顾俊出来后,就跟着强哥走了,他是最后完成检定的那个,花的时间最长,一个半小时。

  转正检定的最终结果会在明天早上出来,在那之前,强哥让大家都回去宿舍休息。

  一伙人回到宿舍,蔡子轩本来招呼着大家在这边玩,但顾俊说自己要睡一觉,他们便去了对面单元马师兄那边。

  顾俊把自己关进了卧室里,不管有没有人监视或窃听,他重重地一拳打在墙壁上,然后又是一拳。

  掌骨的疼痛,却也麻痹不了内心被几乎敲碎的痛楚。但尽管如此,他还是需要去细想那段记忆意味着什么。

  “妈妈很显然不懂异文,但她知道有这种语言,而且利用我……依靠我来把它写出来。”

  顾俊回想着那些记忆碎片,头也有点痛了,“为什么我反而会?是谁教我的?还是我创造出来的这种语言?”

  他觉得这也太荒谬了,为了研究异文,他有了解过一些语言学,知道创造一门语言说不上难,却需要遵从很多规则才会像样。从他破解出的线索来说,异文是有规则的语言,而且它的结构相当复杂。

  这不可能是一个几岁大的小孩乱涂乱画就能创造出的语言,记忆中的他也不是在胡乱涂画,是在明确地写。

  而且这种语言有被应用在一些药物的包装上,还有图谱、日记……这些东西都被一股极为强大的未知力量以系统这种游戏形式,让他有机会获得。这股力量背后的缘故,他还没有头绪。

  不过为什么是异文,顾俊想到两种可能。

  一是系统给的东西就是异文国度的东西;二是系统与他的潜意识结合后,从里面选用的文字。

  顾俊认为前一种可能性更大,因为系统再智障,也应该知道他最喜欢也最常用中文。

  “是不是因为某些情况,比如莱生公司的什么研究,使得我懂得了这种异文,当时我虽然是幼童,却是这个世界上少数甚至是唯一懂得异文的人……然后妈妈那是在把它从我的脑子里挖掘出来?”

  他整理着思绪,感觉这样是最可能的,妈妈目光中的狂热就像看到了神谕……

  这种异文,对于来生会必然是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

  到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一个糟糕至极的情况,爸爸妈妈与来生会的研究有直接关连,而且还让他参与进去。

  “‘那些文件’会不会就是指……”顾俊忽然又想,“我涂写异文用的那些图画?”

  他心头顿时有了一份新的跃动,爸妈没把文件交出去?不管他们拿了异文要做什么,来生会的目的又是什么,两者又是怎么破裂的,爸妈他们最终和来生会是属于不同的阵营。

  也许一开始,爸妈他们并不清楚来生会的残暴邪恶,也是被利用的呢?后来知道了,也就想办法脱离出去。

  这份新的想法,让顾俊心里舒服了很多,积极的态度又回来了。

  这个记忆片段的恢复令他忽然懂得了些异文单词,从检定室出来到现在还在增加着词汇量,就像对中文一般熟悉,是母语的感觉……这些学名叫“内隐记忆”,正如人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学会的说话走路,但就是会。

  不过异文词在他脑海中恢复的速度和数量也在不断下降。

  “现在我对那段记忆的感觉还很强烈,只是时间过去越久,感觉就越弱,能记起来的字词就越少……而且‘潜意识里的异常记忆’很可能不是只有这个片段,还有些其它别的,说不定跟那些幻象有关系……”

  事情始终要去面对,顾俊走到床边的地板盘腿坐下,挨着床沿,静静地冥想那些记忆。

  冥想是他在心理学培训时学习的,如何呼吸、如何放松身心、如何去想象……

  那股感觉顿时被放大了,随着他的冥想,一些异文单词重新涌跃了出来:花朵,鸟儿,武器,医生,警察,老师,食物,信念,生命,故事,秘密,战争……

  顾俊沉浸在混沌的记忆漩涡当中,一个个异文就像一道道光亮闪过。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他渐渐不得不睁开眼睛停下来,冥想本来会让人神清气爽的,但现在他头痛欲裂,精神都差了很多,而且对那段记忆的感觉消耗得差不多了,搜肠刮肚都无法再搜出哪个新异文来。

  一看闹钟时间,顾俊有点惊讶,“已经傍晚了吗,这就过去几个小时了……”

  他按按脑袋,做起了整理,这次他收获了有上百个单词,加上之前忽然记起的,词汇量大概在五六百个。

  不过这种异文是一词多义的,这一点相比汉语更像英语,所以他对它已经有着一定的认知了。

  比如苹果和果实是同词,黑暗也可以指黑夜。

  深渊,还有着大海的意思。

  所以那行血字,还能意为“黑暗的果实自亘古的大海长出”

  这自然让顾俊有个想法:“这就是爸妈去大海科研的原因?寻找‘黑暗的果实’?”

  虫子和蠕虫同词,还有着仆从的意思。

  死亡,非常奇怪的,有升华的意思,“升华的仆从将与天地一同长久”

  顾俊喃喃了这句话一遍,浑身有点生寒,又想起那个枯槁男人玩味的话:“死?不,你不明白。”

  原身的死亡……是一种升华?

  “先不管了。”顾俊甩甩头,打开脑海里的系统面板,准备再看看那张残缺的图谱和那三页日记是什么意思。

  他先打开图谱,心念看了一下,图谱上那块未知生物的胸部标本的结构标注,如今全部都能看懂了!胸、肌、骨、神经、膜……之前的破译都是正确的。

  顾俊不由有点兴奋,接着再看向图谱下方那段潦乱的笔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