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图谱上的笔记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638 2019.04.18 18:00

  顾俊骑自行车一路飞奔回到宿舍,一走进寝室里,捧起书桌上的水壶咕咚咕咚就喝了一肚子水。

  这水几天没换,都已经有一点老旧的味道了,但对于一个筋疲力尽的人来说,也还不错。

  顾俊看了看书桌上一些自己故意设下的痕迹都还在,书本物什的摆放位置和顺序也没有变化,这三天里应该没有人闯进来翻找过这里。李乐瑞那部手机,他一直随身携带着。

  “呼。”顾俊往书桌边椅子坐下,这才在脑海中打开系统,看看现在的新情况。

  打开宿主能力列表:

  【泰然手

  稀有度:★

  可修炼等级:三重

  目前等级:第二重(0/30000熟练度)】

  终于突破到第二重!

  顾俊三天前就发现了,虽然泰然手升级只需要最后的500熟练度,但自己解剖半天却连100熟练度也提升不了,比以前做静脉注射练习加得还少。

  “这说明熟练度不是均速增加的。”他心里总结道,“越往后面就越难上升,或者说越熟手就越难更熟。所以最后突破等级的那几百熟悉度,比之前的几千熟悉度加起来干的活还要多。”

  顾俊看着自己的双手,伸张了一下,这几天几乎一直戴着紧紧的医用橡胶手套,现在这么松倒有点不习惯。

  泰然手升到第二重,感觉确实是不一样了。

  十只手指的每一条神经,他似乎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这是骨间前神经,他心头一动,就感到右手的大拇指微微屈曲了下……这是尺神经,他的右手尾指又微微跳了跳。

  尽管还不能熟练掌握,这种细致的控制却是泰然手升级之前不曾拥有过的。

  这一双手,拿起解剖刀或手术刀,都可以做出更加严密微小的操作。

  “肝了这几天值了。”顾俊不由微笑,第二重就这么厉害,真不知道第三重又能去到什么程度。

  也许到时候,我就是那个拥有全世界最强手指的男人。

  顾俊自嘲地笑了声,关掉能力列表,打开任务列表,看着那个提示框,就像留着饭后才吃的一只大鸡腿。

  【有任务奖励等待被领取:残缺结构图谱1张,点击领取你的奖励】

  这次系统还挺智能的,知道刚才是众目睽睽之下,没有把图谱直接发到他的口袋里,是这样吗?

  第一个困难任务的奖励!顾俊念头动了动,按下了“点击领取”

  “领取成功!”

  突然间,他的脑袋一下猛烈的刺痛,一道亮光不知道从何而来,骤然就悬浮在他的意识海洋上空。

  他“看到”那是一张图谱。

  “哦,这份图谱不是以实体发放的,而是意识体。好吧,携带更方便。”

  顾俊试着用念头打开图谱,还不熟练却可以做到,把它从纷繁的识海中锁定,放大,再放大……

  他渐渐看得清楚,这是一张泛黄的图纸,材质像是羊皮纸,大概比一张A4纸小一点,纸的四边边缘全是残残破破的,有几块大的破裂,纷乱的斑驳像是从灰泥里所挖出来的一样。

  这张图谱上只有一个图样,即使是没有医学底子的普通人也很容易看出这是个局部解剖图样。

  看着像是胸部的前观图,但他不能确定……

  顾俊对人类的胸部很熟悉,只是这张图上绘的结构……很奇怪,有些像是灵长类动物的胸部,但有几处细节又似乎在否定这种可能性,灵长类动物胸前可没有一块像铠甲般的……板骨?

  “板骨。”他喃喃,图上那明显是一块菱形板状的骨头,遮掩并连接着后面的肋骨。

  顾俊带着不解,目光看向图谱旁边的那些标注文字,果然又是那种神秘异文。这些异文看着像是手写上去的,与异文药药盒上的印刷体比较,显得相当潦草。

  忽然,他才明白过来,“这张胸部前观图也是手绘的!”

  没错了,有些线条歪歪斜斜的,而且……

  顾俊觉得这份图谱不是在宁静的书房里绘就的,而是在一个险恶的环境当中,所以才有这种潦草匆忙的笔感。

  他沿着一条条的标线去辨认标注文字,先看了指向那块“板骨”的文字,再看了其它几处骨骼的文字,发现它们都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这意味着什么?

  像肋骨和胸骨这两个概念,汉语是“肋骨”“胸骨”,英语是“costal bone”“breastbone”。

  重复出现的“骨”、“bone”,就是骨头的意思。

  而这些骨骼标注异文的后面部分是相同的两个字符……那也是骨头的意思吗?

  顾俊感觉这就是同一个概念!这么一想,他心头有一块大石悄然落下了。

  “这种异文是一种人类思维可以理解的语言。”他想,“可以理解,就能破译,就有答案。”

  他继续破解,从19条标注文字中陆续确定出“肌”、“神经”还有“胸”这三个概念的异文。继而发现正如“胸”、“肌”都是同一个偏旁,这四个异文概念的文字中也有相同的部件。

  “骨、肌、神经、胸……也许这个部件是表示跟人体有关?还是生命?”

  顾俊苦苦思索着,毕竟是个语言学大外行,即使在网上翻一翻资料也看不太明白,可是他又不认识哪位信得过靠得住的语言学朋友。不过现在总算是找到理解这种异文的突破口。

  他又看向写在图谱下方的一些笔记,共有十行细密的蝇头小字,有几百个字符。

  非常惹眼的是,最后四行的文字是完全相同的,在句子后面也都连着一个完全相同的符号。这个符号就像!或?与汉字放在一起,一看就有别于这种语言,可能是标点符号。他感觉不是感叹号就是疑问号。

  这句话一连重复写了四遍……

  看来这张图谱的绘就者,当时的心情很激动。

  “这些笔记是什么意思呢……”顾俊沉思,看着那潦乱颤抖的笔迹,隐约感到内里的惊奇、彷徨、恐慌……

  或许这些笔记才是这张图谱的最大价值所在,是可以帮助他理解这一整件事的重要信息。

  但他实在是看不懂,而且越看,本就累得够可以的身心也越发疲倦。

  “这样下去也琢磨不出什么东西来,先睡一觉吧,补足精神醒了再对比药盒上的异文看看。”

  顾俊揉了揉红肿酸痛的眼睛,起身去阳台水龙头洗了把脸,不想洗澡,就爬上自己的床铺躺下,闭上了沉重的眼皮……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好像落入了一团灰茫茫的迷雾当中……

  寂静,一片无声的寂静。

  他慢慢可以看清楚了,看到了一棵巨大的枯树,树枝粗壮而凌乱,密密麻麻的像给灰蒙的天空添上了裂痕,没有一片叶子,只有些残腐的藤蔓垂下,连风也似是灰黑色的。

  在那枯树的宽迈树干上,有什么在动……

  是个小孩瘦弱的背影,手脚并用的竭力抱着树干在往上爬、往上爬……

  顾俊的意识朦朦胧胧的,好像在远去,这些景象画面也在远去……

  他看到在枯树底下的地面,是同样的灰色,看到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就像摆成了一个图案,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孔,但他们的肢体……或是手,或是脚,都有扭曲的畸变……

  突然,一道身影从枯树上高高地掉落,是那个瘦弱的小孩,小孩虽然已经费尽全力了,却终究还是抱不住那越来越崎岖弯曲的树干,一下失手就摔了下去。

  小孩似乎在发出惊叫声,但顾俊听不到。

  嘭的一声重响!他却听到了,寂静破裂。小孩重重地砸落在地上,鲜血染红了灰土,苍白稚小的面孔被震骇惊恐所扭曲,那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却再没有一丝神采。

  这张苍白稚小的面孔,顾俊见过……就在局解楼的遗体储存室。

  是那个躺在遗体储存槽里浸着福马尔林,双手都已经畸变的小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