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疾病宣传栏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783 2019.05.05 19:11

  天空上乌云堆积,隐有电光闪烁,一场雷暴雨似乎随时就要落下。

  医学部的外科楼距离培训中心不远,顾俊他们跟着强哥步行过去,很快就到了这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正门台阶外面。他们往上望了望,这个庞然巨物压在上方,每层楼都被青蓝色的反光玻璃遮着里面的境况。

  “这边。”周家强走上老旧的石阶梯,大步地在前面带着路。

  众人跟着过了台阶,过了旋转玻璃门,走进一楼大堂。

  宽敞明亮的大堂跟普通医院的外科楼格局差不多,没有患者和家属们熙熙攘攘的景象,但医护人员们也是忙碌地来往,他们的白大褂胸前都戴有工作证件,一眼看到不是F级就是G级人员,属于外科的不同科室。

  显然现在整个外科楼都为这批异榕病患者动员起来了。

  “这边走。”强哥在前面招着手。

  顾俊边走边留意着周围,自然想得到更多的情报信息,进来半个月了,他对医学部的架构还不清不楚的。

  突然,他的目光看到了什么,眼睛的瞳孔顿时有点散大,心脏在猛然收紧。

  是那边墙上的一块疾病宣传栏,来往的人员匆匆走过,谁都没有多看一眼,对此早就是习以为常了。

  “啊。”“那是?”王若香、孙宇恒等四人也看到了,面色都有点变化……

  “哦就是几种常见病。”周家强早料到他们会这样,那块宣传栏实习生就可以看,当下就带他们走过去。

  五人的脚步都比刚才更要沉重。每家医院都会有这种宣传栏,展示某些疾病的知识和病理图片。墙上这一块也是这样,不锈钢造质,玻璃窗,发泡板,但这上面贴着的图片都是些什么?

  那一张张混杂着诡异与疯狂的图片刺痛了他们的眼睛、他们的心脏和大脑。

  【裂疣皮肤症:该病最早于1987年11月在漠北赤林市发现。在发病初期,患者由于淋巴液回流障碍,致使淋巴液在皮下组织积聚,引发全身持续性水肿,继而产生纤维增生、脂肪硬化、皮肤增厚、肢体变粗的病理状态。该病在初期常被误诊为象皮腿淋巴水肿,但发展到中期,患者部分皮肤表面出现坚硬的疣类赘生物,部分皮肤出现皲裂。发展到晚期,赘生物不断增生至覆盖全身……】

  他们看到在旁边的病例图片里,那个患者全身赤裸却已经不成人形,犹如是由一堆腐土烂泥砌出来的怪物。

  那些肿厚的皮肤有一种极恶的发黑,但发黄的疣又在上面增生得一团团一块块,把这个肉体拉扯得破碎模糊。

  “唔……”田泽伦沉沉地咽动口水,即使是学医出身,又见过了异榕树和人面犬,这时仍然感到恶心难受。

  【眶腔异瘤症:该病最早于1995年4月在江南蓝水市发现。在发病初期,患者的眶腔出现恶性肿瘤,向前压迫导致眼球突出,向后侵犯颅骨进入颅内导致颅内压增高,患者出现重度头痛、视力减退。该病进入中期,异瘤会进一步侵犯大脑,患者开始出现意识不清、幻听、幻视,并逐步加剧为谵妄和失明……】

  在几张的病例图片中,那患者面容枯槁如同骷髅,但一双眼睛严重地突出,满是怪异的青色血丝,仿佛马上要爆裂开来。

  那副恐慌发狂的样子是因为看到了极为可怖的事物吧,患者在那些幻觉之中,到底都看见了些什么?

  【全身型琼花绦虫病:该病最早于1935年2月在桂西琼花市地区爆发。琼花绦虫的中间宿主为猪、野猪,人是唯一的终宿主。人因吃了含有琼花囊尾蚴的猪肉而感染……】

  “唉。”刘宏看得一口气叹出。而孙宇恒忍受着心头的压抑,只是牙关咬得在微微跳动。

  这个绦虫病的图片是他们在这块宣传栏里看到最可怕最恶心的景象。

  患者在初期没有任何异感,但虫卵悄然地在小肠里繁殖,然后六钩蚴逸出,钻入小肠壁,经血循环或淋巴系统到达宿主的身体各处:皮下组织、肌肉、脑、眼、神经鞘、骨……

  它们不断地发育为成熟的绦虫,占据患者全身后才会发作。患者的精神开始失常,皮肤开始溃烂,一条条长粗的成虫从皮肤钻出,也从眼睛、从嘴巴、从耳朵……

  密密麻麻,钻出了一条,还有另一条,直至把宿主的所有养分都耗尽,而患者也将在巨大的痛苦中死去。

  看着这些让医生也惨不忍睹的图片,几位实习生的身体或有点发麻,或有点发寒。

  虽然他们最近半个月都在接收着各种怪异知识,但日子过得有点舒坦了,宿舍好吃好住,学习普通外科、练习常规操作、人面犬也只是犬……

  但是现在突然间,这块宣传栏把他们拉回了那场从接触到畸形遗体就开始的噩梦当中,坠向更深更深的黑暗。

  “没什么怕的,这几种病在我们这都不稀奇的了,医学部有着大量的治疗经验,死亡率已经降下来了。”周家强安慰他们说,王若香这女孩子反而更平静。强哥又看向顾俊说:“你们现在能想到些什么了吧?不用专家教授?”

  来到宣传栏旁边后,顾俊一直在沉默,但他确实更明白了。

  裂疣皮肤症、眶腔异瘤症、全身型琼花绦虫病……这些都是医生的应激物。

  有时候,无知者无畏。对医学一无所知的人看着这些病症,不会觉得有什么古怪,都只是恐怖的疾病而已。

  但是像古教授、甚至张林师兄他们,像强哥说的已经在普通世界的医学领域学得太深、懂得太多,在他们的精神深处已经建立起了许多的医学高塔,那些高塔塑造了他们的人格与意志。

  这几种病症还好,但像异榕病那样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搔扒反射的呢?更加违背现代医学乃至人类智慧的呢?

  一栋摩天大楼轰然倒塌,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废墟,在那之上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再重建起任何事物。

  而像他们这些还只是建了小楼的人,反倒是更好地收拾破败。

  顾俊想,肯定还有一些直接原因是自己还不了解的,不过天机局必然是有过惨痛的教训,才把选才制度定成现在这样,不到最后关头都不会征用那些老鸟。——如果损失了他们,对天机局无益,普通世界也会乱了套的。

  只是现在的局势,已经让天机局越来越手忙脚乱了吧。

  “走了走了。”周家强继续抬起脚步,“我带你们去骨科报道。”

  田泽伦和刘宏连忙走去,孙宇恒叹了声也跟去,王若香再走,看看顾俊还停在原地,“走吧。”顾俊点头跟上。

  他们乘坐电梯上去六楼,电梯越往上,隐隐约约听到的患者痛苦惨叫声就越响,电梯像是在通往地狱。

  强哥说624位患者都要做各种的术前检查,现在被安排在各层进行,整个医学部都出动了。

  当他们来到六楼走出电梯,马上就在拥挤的走廊第一次见到了还活着的患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这些患者每一位都被固定在一张移动担架床上,四肢被镣铐扣着担架床,不管是正常的或是畸变的肢体都扣着。

  一眼望去,长长的走廊两边摆了有数十张的担架床,各种不同形状的畸肢冲击着顾俊他们的认知……

  而这些患者的哀嚎声,比猛兽的咆哮声更令人不安。

  “来,小心点,别碰着患者。”周家强带着五人走过去,那些患者绝望的目光都在望来。

  这个时候,有一位双下肢畸变的男患者看到了他们中的谁,哀嚎惨叫突然变为癫狂的叫喊:“是你,是你!”他的双目已是很浑浊,却满是恐惧、愤怒、狂乱,“是你!是你……”

  “唔?”周家强一愣,王若香、孙宇恒你们看看彼此,最后都确定这个患者是在瞪着顾俊。

  顾俊怔怔的,面无表情,心里涌起了那种幻象出现时的躁乱感觉。

  那边有个护士呼喊着跑过来:“你们走开点,他已经出现谵妄了,这是在向第三阶段转化!”

  “我没疯,没疯,是你!”那个患者狂暴地扯动着四肢的镣铐,痛得满脸扭曲,想要腾起身来做什么,碰得担架床铛铛的响,“是你,榕树里的东西……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