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缝针与电锯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82 2019.05.07 00:29

  早在手术开始之前,25号患者的病肢预截断平面的近心端就置上了充气止血带,以减少手术中的失血。只是即便如此,这时候鲜血还是从术部后切口里涌流出来。那边护师已经从患者的足部进行静注输血了。

  顾俊顶着异榕病黑液的怪腐味和血液的腥味,接过器械护士递来的持针钳,凑向那血淋淋的手术区。

  “小心点。”朱瑞文说了句就没多理了,还要处理已经病变扭缠起来的肩胛提肌和菱形肌,异榕病患者的畸变是从深部向浅部发展的,手术越做下去,分离组织的难度就越大。

  有了二助帮忙,一助曾建国也可以腾出手来协助主刀。

  顾俊手上一动,开始往那片扭乱的肌肉切口缝下第一针,手感有点硬,必须加点力……

  他双目凝聚,手上的神经迅速调整着感觉,眼中只有那块目标物,没什么难的,人面犬也好,正常人体也好异常人体也好,一样是缝合。

  只要像这半个月来千百次的练习那样,一针又一针……

  最有闲看着顾俊缝合的还是在帮忙打下手的李华龙,还有手术台边的几位护士,他们都看到顾俊判若两人。

  “哎。”巡回护士有任务盯着顾俊的,她还以为要看到的是这位小朋友手慌脚颤然后被赶到一边去的画面,现在她却看得睁圆眼睛,这还是刚才那个失神茫然的菜鸟吗……

  李华龙的眉头惊讶地扬了扬,感觉自己就是在看着一个熟练的舞者在游刃有余地起舞。

  顾俊用的是扣锁缝合法,开始与结束的方法与单纯连续缝合法相同,但是每一针都需要从前一针的线袢内穿出,这个缝法可以防止创缘翻转,有着更好的止血作用。但并不怎么常用,因为它步骤繁复,缝得慢难度高。

  只是现在顾俊缝得非常快,这个速度即使是对于单纯连续缝合法来说也是快的。

  对于扣锁缝合法就更是快得惊人,仿佛能听到咔咔咔订书机落下的声音,一咔就出来了,却没有一针缝错。

  “顾俊他的确……”李华龙心里喃喃自语,“有实力。”

  他对顾俊没有恶意,只是对其一来就是二助有点不爽而已,要不是这里是天机局,他肯定要觉得顾俊是走了什么后门呢,尤其刚才顾俊那样的失神表现……

  但是现在,李华龙心头所有的质疑与不满都在消散掉,那份心高气傲也顿时被拉下来了。

  他本以为自己天资很高,所以才能被发展进天机局,现在却发现还是那句话,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好,二助,就这样。”朱瑞文看了看,那份得到强援的惊喜又回来了,这才是秦老说的那个顾俊!

  出血的减少让术野更清晰了,主刀和一助也就可以实施下一步。

  很快,当朱瑞文下手开切那团扭曲的肩胛提肌,患者的哭喊声顿时又震响起来:“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呜呜……我孩子啊,我两个孩子啊……放过他们……他们还小……”

  患者的声音越发惨烈,说是谵妄却又能说出很完整的话语,充满了绝望,似乎发生过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这些话语敲击着手术室里每一位医护人员的意志,像孤船被狂风吹袭,一旦立不住就会被卷走,卷进深渊。

  李华龙渐渐感到有些难熬了,有些可怕并不会在开始显现,而是随着时间慢慢侵入内心深处才突然发作。他那拿着纱布往创面清理血液和黑液的右手有点微颤,想控制就是控制不住……

  也已经满头是汗,“陈姐。”李华龙偏过头唤道,“麻烦帮我清理额头的汗。”

  陈姐就是巡回护士,她闻言立即走过去,用干净的纱布大力地抹了这小子的额头一下,让其清醒一点。

  其他几位护士和护师也想来那么一下!要说他们跟李华龙更熟,但真的帮不过,朱主刀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华龙啊华龙,你看看顾俊!

  自从顾俊开始缝针,简直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现在面对患者的疯狂,依然稳得令人叹服。顾俊的表现可以说是激励了全场,不然也许他们也要颤,但菜鸟都能这样,他们可不好意思被些哀嚎就影响到。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患者神志不清的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就像是在与他们的意志拉锯对抗。

  “咻,呼。”顾俊的呼吸保持着平稳的节奏,双手似是独立于身体的另一个系统,动着持针钳,一下一下。

  他不是没有听到患者的悲伤话语,他只是分得清自己是在做什么。

  虽然他们也给别人造成了极度的痛楚,但跟莱生公司那些王八蛋不一样。

  这是在救人,这就行了。

  你的两个孩子,你的家人朋友……如果就在这批患者里,我们也会救。

  顾俊坚定着这个信念,不作其它的多想,只是一针针地缝,让鲜红的血减少再减少……

  他已然忘记了时间,朱主刀指哪里他就缝哪里,就连自己满头汗水都没有察觉。还是巡回护士陈姐叫道:“顾二助,你先把头偏过来一下,我给你擦擦汗。”

  “哦好。”顾俊手上没有停下,把头偏到一边去。

  这下李华龙和护士们有点看呆了,这个顾俊是长了几只眼啊,怎么还能缝,而且还没有缝错……

  “这么多汗的。”陈姐温柔地举着纱布给顾俊的额头擦掉汗水,“不用紧张,你缝得很好。”

  “嗯。”顾俊又偏回头去,根本就没有紧张。

  朱瑞文和曾建国切完了后侧肌肉后,手术到了需要锯断锁骨的时候,以把神经和血管暴露出来。

  截肢手术当然都需要锯骨的,用手术刀可不行,尤其是要对付这种畸变扭缠的骨头。

  “电锯呢?”朱瑞文说道。器械护士当即把一把史赛克动力系统的电锯递过去,拖着一根电缆,大马力,14mm钻头,朱瑞文接过电锯就按开启动,顿时有吱吱的电锯转动声响起。

  “啊……”患者喊得更加撕心裂肺了。

  麻醉师严海哲盯着麻醉机显示的各项指标,护士们做好了抢救的准备,局麻76%成功率,那24%失败率大部分都是倒在锯骨这一步,患者会忍受不住疼痛而晕厥、心脏骤停等,有些人永远都无法再醒过来。

  顾俊让开了位置,在一边静静看着朱主刀手持电锯对准患者后侧切口里的锁骨,缓而稳地锯下去,吱吱吱……

  黑液飞喷,血液汹涌,肉与骨都在破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