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腹水型荷瘤小鼠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3286 2019.04.11 18:17

  蔡子轩左顾右盼一下,才说道:“我们组的组长是王若香。”

  “就这情况?”顾俊无奈地皱了皱眉,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一点都不意外好不,不是她我才奇怪。”

  “是啊,那可是王若香。”蔡子轩闻言感慨不已。

  王若香是他们班班长,能力强,人漂亮,性格又好。这样的学霸女神,追求她的人当然是从教学楼排到局解楼,土豪俊正是其中之一,当年追得那叫轰轰烈烈,但最终以王若香当众严词拒绝收场:“对不起,我们不是一类人,我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

  额嗯,一个高大帅气、又有钱、再差劲也还是八年制的男人,竟然是“这种人”?

  当时大家都说,感谢土豪俊和班长,让他们再次相信爱情了。

  “班长现在还是单身哦。”蔡子轩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有多么八婆。

  “别这样看着我。”顾俊自嘲一笑,“都过去了。”的确都过去了,土豪俊追求班长有几分是喜欢,更有几分是想把大家的女神追到手,说到底跟那些深刻的东西并没有关系。

  “是吗。”蔡子轩也就不继续说班长的事了,看了看手表,“哎都快8点了呀,我得去实验室了。”

  “走吧,我也是要去实验大楼。”顾俊说道。

  蔡子轩顿时露出会意的眼神,刚刚还说不惦记班长大人呢,这转头就要跟着去凑热闹了,年轻真好啊。

  “什么?”顾俊真的无奈,本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算了……”

  “壕俊,你不用说,明白的,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明白的。”

  “你明白个海绵体儿。”

  医学实验大楼在校区西北部,就是一栋外表没什么特色的十几层白墙砖大楼,甚至门口对面是一片年久失修的烂水泥地。但大楼里面有各个仪器设备齐全的实验室,以供师生们科研使用。

  “这边。”进了大楼后,蔡子轩走在前面,边走边向顾俊介绍着情况。

  他们小组做的实验的课题名称叫《几种光敏剂光动力治疗肿瘤的研究》,是通过给小鼠皮下种植肿瘤,再用不同的光敏剂进行光动力治疗,再观察肿瘤变化的一项研究。

  这次分下来的经费只有3万块,对于一个本科生科研实验算多的了,但一支进口的纯Photofrin光敏剂可就要上万块。为了能多做几种光敏剂,王若香各种精打细算,节省出资金再设国产的仿Photofrin组、多替泊芬组、ALA组,再加上空白对照组,共5组小鼠。

  “研究方案、开题报告全都是组长她搞定的。”蔡子轩讲起来就不禁感叹,“真不愧是王若香啊。”

  古教授虽然是导师,但只会偶尔抽空指导一下,像他老人家这种大牛,冲高分SCI文章才是他的事务。所以先锋杯还是要看学生们自己,组长做事最多,却是大家都求之不得的机会。

  因为如果实验出了论文,王若香是第一作者,蔡子轩他们只能排在后面。

  “我们现在还在第一阶段,就是建立腹水型荷瘤小鼠模型,培养了有一周时间了,今天看成不成。”

  蔡子轩说了一大通,忽然发现顾俊半晌没说话了,似乎听到肿瘤二字就皱眉……

  “呃壕俊……你知道吧,建模的成功率不是百分百的。”

  蔡子轩挠了挠脑袋的前秃处,真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些,顾俊听明白了没有。

  “世上又有什么能百分百的呢。”顾俊低头捂脸,朋友,我还没学渣到那个份上好吗。

  “的确。”蔡子轩被这句话弄得很感触,面容涌起一股沧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好吧,顾俊这就听不懂了……

  谈话中,两人乘电梯来到八楼,他们小组使用的实验室就在这层。

  沿着走廊走,到了实验室的门外,蔡子轩推开门率先走进去,只见组员们都到了,他倒成了最后一个。

  “子轩,就等你了。”

  “咦?”

  这时候众人看到随后走进来的一个人,实验室内顿时静了下来,只剩下小鼠的唧唧叫声。

  土豪俊……?

  不是说他退学去环游世界了吗?不是说他挂了吗?不是说他……

  “大家好。”顾俊微笑地向众人摆摆手打招呼,看向王若香,“班长你好啊。”

  王若香站在一张实验台边,她一头乌黑的中短发,精致的瓜子脸虽是素颜却十分好看,颀长的身段搭着白大褂,整个人英气十足。王若香看到他,微微颦了一下眉,“顾俊你好。”声音也很好听。

  顾俊点点头应她,士别三个月,班长还是这么美,但昔日的他已经不再了。

  “壕俊之前有事休学,现在回来了。”蔡子轩向众人解释,又给顾俊介绍起来:临床专业的同学徐海是熟人了,还有基础医学专业的张浩然,药学专业的何雨涵,一组5人都在。

  蔡子轩问道:“班长,壕俊想跟我们看一看,不碍事吧?”

  王若香沉默地抿抿嘴,才道:“站在一边别搞事就行。”

  土豪俊。她心中嘀咕,想起几年前开学之初,自己还对他有过肤浅的好感……呕。这种人,好吃懒做,五毒俱全,朽木不可雕,烂泥扶不上墙……小鼠不如!可能只有被人拉去切片研究,才会对医学有所贡献。

  “不会的。”顾俊乖乖地站到一边去,只是总感觉王若香眼神不善……错觉吧。

  在实验台上已经放着一排好些的小鼠饲养笼,每一笼里面都有一群白色的昆明小鼠。这是最常用的实验动物,非常的温顺小巧,1-1.5个月龄体重只有18-22g,体长还不到10cm,就可供实验用了。

  除了一笼建模小鼠,其它的全是空白小鼠,是王若香刚从学校的实验动物中心买来的。一旦建模成功,它们就可以派上用场。

  组员既已到齐,众人当即开始做事。

  噼啪!王若香戴上橡胶手套,往建模小鼠鼠笼去捉小鼠,这些小鼠都用染色法标记了编号,她捉出了1号小鼠。蔡子轩等几人在旁边负责协助、记录、录像拍照等的工作。

  “腹腔种植S180小鼠纤维肉瘤第八天。”王若香神情专注而认真,手上轻轻按了按1号小鼠明显鼓了起来的腹部,那只小鼠随之发出一阵痛苦的唧叫,挣动不已,却被她牢牢握在手中。

  她说道:“1号小鼠腹水持续增长,已经是蛙腹了,活力佳,暂时不需要处死。”

  听到她说的,组员们顿时都有些兴奋,纷纷凑过去要看清楚些,“这就是‘蛙腹’么。”“厉害。”

  “不愧是蛙腹啊,肚子真大。”蔡子轩感慨道。

  虽然他们都是八年制,但做这种真正的科研实验,实在还是第一次。

  “哦。”顾俊也凑过去瞧瞧,还是懂他们在做什么的。

  之所以要先制造腹水型荷瘤小鼠,是为了取得大量的高活性的S180肿瘤细胞。要知道原始的细胞株价格很贵的,一管却只够注射一只小鼠,而且活性很脆弱,而他们设的4个治疗组需要培养上百只小鼠。

  所以就是先制造,再扩大。现在小鼠长出蛙腹,可以“收腹水”了。

  “顾俊。”王若香忽然转头瞥了瞥他,“你可以走开一些吗?碍着了。”

  “可以。”顾俊耸耸肩走开,你气场可以的,离你一米都能碍着。

  蔡子轩他们全当没看到,王若香继续下一步操作。

  她用5ml注射器刺入1号小鼠的腹腔,顺利抽出了满满一管的黄色澄清腹水,再注入到一支Eppendorf锥底离心管中,她再拿去用离心机进行离心。一经离心,顿时就能看到离心管的底部出现了大量白色的沉淀物,那正是肿瘤细胞。

  “1号小鼠建模成功。”王若香这才放心高兴了,对组员们笑道:“腹水有大量S180肿瘤细胞!”

  “耶!”“哈哈。”都是些年轻人,没人理会小鼠的感受,他们欢呼起来,蔡子轩赞道:“迈出成功的第一步啊!”

  第一步成功了,接着就是把这些细胞给治疗组小鼠制造皮下肿瘤,成瘤后再进行光动力治疗。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继续忙活,给离心管去掉上层清液,重悬计数,调整细胞浓度……

  为了保持细胞活性,要在一小时内完成全部注射。所以他们是忙完一只建模小鼠,再到下一只。

  “调整细胞浓度为1×10^7/ml……”

  “雨涵,你负责每针取0.2 ml细胞。”

  “组长,麻醉药配好了!”

  他们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已经没人顾得上土豪俊怎么着了,甚至忘记了有他站在一边看着。

  顾俊自个静静地看着,看着何雨涵配细胞悬液、蔡子轩用戊巴比妥钠腹腔注射麻醉健康小鼠、徐海和张浩然再给小鼠标记编号和臀部脱毛、最后由王若香给小鼠的右侧臀部皮下注射肿瘤细胞……

  1号,2号,3号,一只又一只。

  突然间,顾俊的脑袋一下裂痛,是脑干肿瘤发作吗……

  痛感猛地加剧,他不禁痛叫一声:“啊!”眼前的景象变得恍惚,如同噩梦的阴影般闪烁不定。

  他好像呼吸不到空气了,好像处身于一个破废的实验室,离心机、显微镜、灭菌锅等各种仪器倒了一地,破碎的试管,凌乱的文件,模糊的相框,腐臭的动物尸体……尘埃把这一切都化为灰暗的颜色,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只有混乱,死寂。

  大脑的痛苦越来越甚,景象却越发清晰,他看清了一些说不出来的器械。

  还有地上那些扭曲的尸体……竟无法识别是什么动物……

  他又看到,里边的墙上涂着一行血字,又是药盒上的那种神秘语言,但相比印刷体的标准,那行血字的一笔一划都有一种令人悚然的怪异。

  恍惚之间,顾俊忽然好像能看懂那行血字的意思。

  他轻喃地念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