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耳边的低语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465 2019.05.24 20:10

  就在楼筱宁望向门孔里面的同时,顾俊的心脏也在发紧,诡异地感觉外物在扭曲,意识也在扭曲……

  他恍惚地隐约听到一股低语,带着某种难以名状的寒冷、僵硬、吸引力,从黑暗的深处传来:

  这个女人怀疑你,在你救了他们之后,她拿枪指着你,她不信任你,不把你当队友,她怀疑你……

  那边猛然间,楼筱宁发出了低沉却狂乱的、像是喉咙破裂而出的怪声,她浑身颤抖了起来,却还伏在红门上。

  她的声音太过怪异,比绝望的尖叫和痛苦的哭泣都要叫人毛骨悚然,似乎目睹了某些最恐怖疯狂的事物。

  “快把她拉上来!!”薛霸急忙大喊,没让其他人跟着她一起去是提防出现爆炸之类的情况,但早有六人解救小队准备着,他们当即冲下去,杨鹤楠和周毅一人一边抓住楼筱宁,要把她拉走。

  然而两人惊讶地发现自己拉不动。楼筱宁是火力头子不假,但毕竟是女性,平时的力气比不过他们中哪一位。可是现在,她虽然发着颤,却坚如磐石的扎在地上。

  旁边的其他几人见状连忙也去帮手拉,六个人一起用力,才把楼筱宁从红门上扯开来。

  也就是她被扯过来后的一瞬间,众人都看到了,“啊……”“宁姐!”

  楼筱宁那张本来颇为姣好的面容满脸暴现起来的血管青筋,翻腾着歇斯底里的惊骇,像被尖啸刺骨的风暴席卷摧毁过后的枯槁破木。她那只看进了门孔的右眼,依然瞪得极大,眼眶鼓胀了起来,鲜血在涌流,呆滞,恐惧。

  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了,又似乎还在什么可怖景象当中无法逃脱。

  看到她这个模样,众人都毛骨发寒,石道里突然猛烈涌起了一股压抑已久的恐慌,什么都在错乱扭曲。

  “快撤上来!!”薛霸还能维持着冷静,一声大吼让解救小队几近机械地把楼筱宁抬了上来。

  楼筱宁没有挣扎乱动,她犹如死去的僵直尸体一样,但还在发出着那种怪厉的声音,面色越发变得可怕,右眼球已被鲜红的血丝几乎覆盖,从眼眶越发彭大突出,疯癫而病态……

  薛霸满脸的焦急与愤怒,“急救小队!”

  蛋叔、张火伙这边也是早做好了准备,林墨靠墙坐在一块旧创布上,担架空出来了,当下杨鹤楠他们把楼筱宁放到担架上并且绑定。

  “楼姑娘,楼姑娘,能听到吗?能看到我吗?”蛋叔同时在旁边问着,楼筱宁没有任何回应。蛋叔急道:“糟了,神志不清,可能在谵妄……”又用手电筒检查她的两只眼睛,左眼还有对光反射,但右眼已是全然坏死。

  蛋叔越看着那只右眼,越有点心神不稳。

  这眼有古怪,不知道是什么,但全在这只眼里……蛋叔深吸一口气,作出了医疗判断,大声叫道:“阿俊,过来打麻醉!她这只右眼要立即摘掉!”晚了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众人看看墙边的顾俊,他从刚才到现在都在恍惚之中,好像置身于事外……

  像杨鹤楠、周毅他们心里顿时生起一股气,即使说了要相信顾俊,即使知道他刚才也是拼了命。

  可是楼筱宁的惨状搅乱了他们的心绪,不怀疑顾俊是故意的,却要审视顾俊是不是一只棋子?背后的棋手他们不知道,他也不清楚。这次行动是不是早已被设计好的一场局?就像行动部的那一次?

  别说顾俊了,他们开始有这样的念头闪过:在这次行动中,自己有没有哪里被人设计操纵了而不自知?

  从进入高墙空间到现在,一步步都像早已被人安排好了,因为顾俊的异文能力而激活设计。

  目的是什么?他们不认为答案是自己的性命,一支机动特遣队固然珍贵,但还没不可替代到这种程度。

  如果不是要他们的性命,要的是什么?

  “先救人,先救人!”薛霸拍掌地高声道,感觉到众人情绪的变化,但自己那股值得信赖的直觉也是乱了。

  “局麻。”蛋叔一边去洗手消毒——由于水的稀缺,之前的准备没做这一步,一边向起身走来的顾俊喊道:“一共4.5ml,2%利多卡因加等量0.5%布比卡因!”

  本来楼筱宁处于失控的状态,全麻会更加安全。

  但蛋叔考虑到异榕病手术的情况,超过80%的全麻患者即使手术成功了,醒来也是完全丧失意识的。

  这个空间与异榕病有关,蛋叔不敢打全麻。

  “哦好……”顾俊走去简单洗了洗手,在张火伙协助下迅速把麻醉药调制好,就马上去给旁边的楼筱宁注射。

  蛋叔快声说着道:“球后麻醉,外下方、外上方和内上方三个点进针,每个点在眶尖部打1ml,然后退到半球再打0.5ml!球结膜别管了,那些血丝有古怪,别去动它了。”

  “明白。”顾俊到了担架边,顿时近距离地看到楼筱宁那古怪万状的面容,以及那异变的右眼球……

  她谵妄般的声音还在石道不断回响,而那股黑暗低语变得就像之前的狂风,吹击着他的心魂:

  就是这个女人怀疑你,他们都在怀疑你,就算你救了她,他们还是会怀疑你,还会把枪对着你……

  低语像一曲深渊的乐章,以某些奇特的旋律,越来越摄人,让他的心脏跟着旋律在跳动:她怀疑你,可现在不是需要你救治吗,卑微,卑微的虫子,你跟他们不是同类,从来不是,从出生起就不是……

  顾俊的脑袋作痛起来,好像有什么在破壳而出,这种感觉……他好像有过……

  是坐在榕树洞里接受那些黑衣人红衣人跪拜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不只是顾俊,他还是“厄运之子”。

  “阿俊?快点啊!”蛋叔见顾俊忽然停着,不禁催道。薛霸他们也很惊讶疑虑。

  “让我来!”张火伙看不过了,一把抢过顾俊手中装着麻药的注射器,俯身就往楼筱宁的右眼球刺去。

  但是很快,才完成两个点的注射,张火伙就有些摇摇欲坠,“蛋叔……这眼球有异常力量,对我的精神造成影响了,不能看……”张火伙强撑住打完第三点,才喘息着别过面避开,脸色已经煞白了。

  蛋叔早就有这个察觉,只是没料到影响力这么大,并且越来越强烈。

  这穿上手术衣、头罩、手套回来,蛋叔只直视了那只眼球一眼,身子一晃就几乎倒地。

  如果是肢体,那只是死物。脸庞、眼睛,却有着灵魂。

  蛋叔仿佛看到了一个无比痛苦的灵魂,而且那是他自己。

  “蛋叔!”薛霸管不上无菌原则了,不得不伸手扶住蛋叔。众人这时都已有些惊乱。

  “大家不要再望楼姑娘的眼睛……”蛋叔喘气着道,中年的圆脸忽然显得有几分憔悴老迈,“这手术我做不了,阿俊,阿俊,你来试试……”顾俊是个高灵知的人,对他的影响可能更大,可顾俊是特殊的那个。

  他们注意到,顾俊一直在望着那只眼球,却似乎没受到这种影响,但他的脸庞上有着另一种的诡异。

  面无表情,傲然,冰冷。

  “哦。”顾俊缓缓应了声,那股低语还在耳边萦绕:

  这些虫子怀疑你,可还不是要求你来救治吗……卑微的虫子……

  由她死亡吧,由她死亡吧,只有死亡,才可以让她升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