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异榕病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72 2019.04.22 23:52

  “在谈这种生物之前,我要先说说你们先前解剖的那些畸形遗体。”

  秦教授苍老的面容很平静,说出的话却让众人越听越心惊:

  “那些人感染了‘异榕病’——这是我们暂定的病名,因为病原体很可能像顾同学想的那样跟榕树有关。异榕病发病可能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潜伏期,人体自身没有症状,潜伏期很短,大概不超出十五天。”

  “第二个阶段是四肢病变期,肢体出现变异细胞,快速无限增殖,并破坏正常的细胞组织,这一点很像癌细胞。但这种异常细胞会导致肢体结构畸变,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天就可以变得像你们解剖的遗体那样。在这个阶段,如果能通过截肢,完全切除病变,病人是可以被救治的。”

  与此同时,有工作人员操作场馆北面墙上的大屏幕播放起了相关的视频影像。

  全场几百人都望去,认真的样子就像在课室里上课。

  顾俊也在看着,首先的影像是手术台上方拍下的截肢手术过程,由特殊部门的医者把异榕病患者的畸肢切除。因为解剖过这种畸肢,他还没看就知道这有多难……

  如果病人的数量有很多,怪不得特殊部门急需解剖人才,因为解剖和外科手术有很多的技术相通处。

  过不了一会,这个手术视频让众人看得冷汗直冒,不少人看呆了,连外科大牛于教授也是连连叹服。

  视频中施展手术的这些医生,技术实在太强了。

  “啊……”徐海、张浩然他们都不由发出呢喃,大开眼界了这是。

  顾俊也看得很意外,即使是有二级泰然手加持的自己,也就勉强可以站在那些医者旁边端茶递水吧。

  这个手术视频只跳着播放了十分钟。在接着的下一个视频中,那些患者的畸肢已经得到切除了,或是上肢,或是下肢,他们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截肢患者一样,使用新安装的义肢进行康复训练……

  不过顾俊想来,这些患者肯定都被隔离监控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这样。

  “对于患者术后是否复发,以及生存期等,目前仍没有相关的数据,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

  秦教授这时候又说道,“你们解剖的畸形遗体都在第二阶段,但是他们……没能得到适当的治疗。”

  这话显然隐瞒了一些内情,秦教授的话声变得沉沉的:“当患者发展到第三阶段丧变期,变异细胞会迅速扩散到全身,除了头部,其它地方都会出现结构畸变,并且皮肤溃烂。患者会出现持续的重度疼痛,并出现意识混乱、谵妄、躁狂,随着病情严重,患者会全身肌肉痉挛,个别出现角弓反张。”

  角弓反张,是由于项背高度强直,导致身体仰曲如弓状的病症。

  众人只见大屏幕上播放起又一段视频,极度痛苦的哀嚎声顿时又响彻了场馆。

  视频是一个牢房般的白色小房间的监控录像,房间不到五平米,什么布置都没有,只有一个患者赤身的躺在地上呈角弓反张的状态,患者的头部严重后弯贴在背部上,躯干却向前突起,已经是扭曲得不成人形……

  众人的感官再次被这种无法言喻的诡异重重地压迫,又有一些人默默地拿过呕吐袋。

  秦教授说道:“丧变期的患者,已经是丧失了自我的意识。如果有另外的异榕病丧变期的患者在周围,两人就会疯狂地缠在一起,皮肤溃烂处粘连后无法分离,然后在粘合处形成增生皮肤,伤口愈合后,两人就像连体人一样。这样多人粘合在一起,最后畸变成的形状都会像一棵榕树。就是你们看到的笼子里的这个东西。”

  全场一片沉寂,师生们已然被一股深寒围绕,不同于刚才的直接惊吓,这股寒意是如此的沉实。

  刚才他们还可以把眼前的怪异推到“见鬼撞邪”的那份恐惧心上,但现在实打实的影像视频和一棵人体异榕树彻底粉碎了他们这种想法。这不是鬼,这是病,而他们是医生。

  感觉像有一片黑暗的乌云压在天空上,随时就要落下暴风雨。

  但落下的会不会还是普通的雨水,他们不知道。

  “一旦异榕病患者发生了粘合。”秦教授老脸拉长,说得特别严肃:“我们认为他们就不再是人类,而是一种新的生物了,再没办法救治。我们目前发现这种生物至少有两种状态,活的和死的。活的异榕树可以继续生长,它的黑液变得具有传染性,其它生物一旦接触上活性的黑液就会感染,并且迅速发展到丧变期。刚才顾同学又没有猜错,异榕树可以粘合除人类之外的生物。而孙同学说的排斥反应,确实是没有了。”

  场馆的大屏幕又有视频播起,这回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却是因为对于这番景象的迷茫。

  还是监控视频,一个非常大的零布置白色房间,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白漆铁笼,笼内有一棵人体异榕树。

  不是场馆内的这一棵,视频中这棵异榕树更为庞大,可能有三十多具的尸体。它在笼内缓缓地移动,当有两位全身防护服的人员走近笼子,它那数十个头颅顿时齐齐发出惨烈的诡叫,比刚才的更加刺耳……

  “部门的生物学家们认为,它是依靠这种声音猎食。”秦教授讲解道,“假如你有朝一日不幸的面对着异榕树,一定不能被它吓倒,立即远离它的接触范围。否则你就会变成树的一部分了。”

  视频中这时候,那两位防护服人员把几只众人都很熟悉的昆明小鼠扔进铁笼内。

  “吱吱!”小鼠们惊惶地叫着,它们落入笼中缩成一团完全不能动弹,异榕树的几只人手抓住了它们……这时视频的播放速度被调快了,只见那些人手的皮肤渗出黑液浸透了各只小鼠……

  十几分钟后,它们就出现肢体扭曲,又十几分钟,就出现了角弓反张,不到半小时就发展到丧变期!

  然后,几百位师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异榕树是怎么粘连的,监视视频的时间条表明也就过了两个多小时,那些昆明小鼠就宛如是这棵异榕树天生的一部分。

  场馆里一片嗡嗡的低声,医学生们抓着头发,医学生们捂着脸庞,医学生们长长地叹息……

  “呃……”蔡子轩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忘记了想说什么。

  王若香同样的沉默,何雨涵害怕地抱紧了她,喃喃着:“太惨了,太惨了……”

  是的,太惨了。顾俊沉着眼神,直视着屏幕中那恶魔的造物,但为什么在这种造物上,他又看到了一种宏大?

  就像在毁灭一切的废墟上,重新建立起的一座更加诡丽的通天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