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异文药实验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836 2019.04.12 17:56

  张林从液氮罐取出提筒,再从提筒里取出一支冻存管,然后把提筒小心地放回去,因为提筒里还存着很多其它细胞的冻存管。张林再封好液氮罐的锁盖之后,便开始了一系列耐心而细致的操作。

  他先把冻存管放在水浴锅里,用37℃的热水进行快速解冻,再换离心管用离心机离心五分钟,接着往超净工作台边坐下,把离心管管口往酒精灯烤一烤消毒,弃废液,用移液枪加入新鲜的培养液,反复吹打混匀……

  顾俊一直在旁边认真看着,有什么疑问就向张师兄请教,学到了不少东西。

  像离心机的转速控制、移液枪的吸放控制等,这些复苏操作稍有马虎都会影响到细胞的存活率和增殖速度。

  最后,张林把细胞悬液注入培养皿中,添加适量培养液,再放进了37℃、5%CO2的细胞培养箱中。

  “等着吧,至少要养两天。”张林脱掉口罩,推了推眼镜,“我建议你养上一个星期,那样成瘤率才有保证。”

  “养两天的先试一批好了。”顾俊耸肩说,没办法,时间不够了,系统显示他30天后就会病情加重,如果是真的,也许到时候连下床走路都困难。他又道:“师兄,晚上出去搓一顿?我请客。”

  “免了。”张林摆手,“晚上我还要去给小鼠喂药,我请客的。”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顾俊都在校园里度过,除了与朋友聚聚旧,一是看书温习,准备补考的事情,假如自己死不掉却要留级那也相当麻烦;二是每天去实验大楼照顾细胞,更换一次培养液。

  到了第三天早上,张林亲自来看了看,说细胞长得已经勉强可以了,他帮忙搞传代培养和制备细胞悬液。

  而顾俊去了学校的实验动物中心一趟,这其实是一个大型的繁殖基地,位于学校园区之外几百米,很孤独,可能是因为它弥漫着各种动物的臭味吧。

  他买了五只裸鼠,每只一百多块,挺贵的,幸好他还有两万块存款,但也撑不了多久了。

  钱到用时方恨少啊,顾俊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那么早就把钱捐了出去……人还活着,钱没了。

  咳咳。这些裸鼠每只也就两三指手指并起来的大小,都没有毛发,用一个无菌箱装着,它们一旦接触到外界有菌环境,很容易会被感染而生病死掉。因此平时的饲养、做实验的过程,都需要在屏障环境中进行。

  东大的屏障环境实验室都在实验动物研究中心,这栋五层高的黄砖墙建筑就矗在实验大楼的旁边。

  顾俊和张林在研究中心一楼大堂会合,订了一间小型裸鼠房一小时的使用权。这是只有21平米的小房,分为前室和后室,前室有实验台和仪器,后室是饲养室。

  在进去之前,他们和所有带上的物品都要先做一番严格的紫外线灭菌消毒。两人以一身特制的全身防护服、口罩、手套、脚套等全副装备,这才踏足裸鼠房。

  很快,在前室实验台,顾俊以打孔法给五只裸鼠做了标记,接着给它们一只一只的臀部右侧皮下注射肿瘤细胞。

  张林在旁边负责协助,这些细胞打到人身上,理论上也是可以成瘤的。现在见土豪俊对裸鼠们这么来劲,他才确定这位小老弟不是想玩谋杀。

  五只裸鼠全部注射完毕,顾俊把它们放到饲养笼中,接着就看它们能不能成瘤了。

  “师兄,多谢了。”顾俊给张师兄点了个赞,没师兄帮忙肯定不会这么顺利。

  “你说的那个老中医……”张林还是满脸柯南的警惕样子,“真的不是骗子吗?”

  ……

  之后的一周时间,顾俊继续先前的生活节奏,只是多了每天去裸鼠房看看那笼裸鼠。它们的饲养则由裸鼠房的管理人员统一照顾,每只每天食宿费3块钱。

  这周里他只完成了三个普通任务,因为那些需要治病救人的没法做,虽然医院就在旁边,但他还不是医生。他完成的任务都是些医学练习相关,手上的药片已经有5盒了,而泰然手的熟练度到了第一重(3000/5000)。

  到了第七天,顾俊再次一身无菌装备的走进裸鼠房,逐一观察那些裸鼠。

  它们都没有死,1号的臀部右侧皮下已经长出一颗黄豆般大小的类圆形肿瘤,经测量,直径为0.5cm;3号和4号也有明显的突起,直径分别是0.3cm和0.5cm;2号和5号则仍然没有任何成瘤迹象。

  至此他可以确定,五只裸鼠,三只成瘤。

  顾俊把两只成瘤裸鼠设为A组,一只成瘤裸鼠设为B组,两只未成瘤的裸鼠分设C组和D组,又去动物中心买了10只健康裸鼠,5只设E组,5只设F组。A组、C组和E组都将每天接受相同剂量的“异文药”(他起的名字);而B组、D组和F组都不会有任何给药,只作对照的用途。

  即是成瘤裸鼠、未成瘤裸鼠和健康裸鼠,都各有一个组用药,一个组不用药。

  此时,实验台上已经分好了六个笼子,裸鼠们唧唧叫着好不热闹。

  顾俊捣弄着25粒异文药胶囊,既然系统的说明是一盒可延长5天寿命,一盒5粒,那应该是一天一粒。这是成年人类的剂量,而这些裸鼠的体重平均还不到20g,如果它们也一天一粒,估计立即就要牺牲。

  他把一粒胶囊里的药粉全部倒出来秤了剂量,再以自己的体重换算出裸鼠的剂量,配成溶液,再按比例稀释。

  很快,顾俊一手拿着装好药水的灌胃针,一手抓着固定好的一只健康裸鼠,开始第一只的灌胃给药。

  “唧唧唧。”这只裸鼠稍有挣扎,但这可怜的东西,还是被他灌推了这一针药水,为医学作出它的贡献。

  此刻,顾俊的心跳有点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中的裸鼠。

  他一直没有做过异文药的毒性测试,直到这个时刻。如果它暴然死掉,也许这个实验就失去意义了。而现在,他盯着看了五分钟,接着是10分钟……

  半个小时过去,这只裸鼠还是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看来异文药没有明显的急性毒性。”顾俊松出了一口气,“慢性毒性方面还要再观察。”

  他这才继续下一只裸鼠的灌药。用了十分钟完成了三个给药组其它7只裸鼠的灌药后,他再观察了一个小时,它们全都没有异常反应,还是能动能叫,能喝水能吃饲料。

  “各位鼠友,都活下去吧。”顾俊嘀咕,按了按发痛的脑袋,自己的病情明显在日渐加重,“拜托了啊。”

  ……

  第二天、第三天,顾俊继续每天都来裸鼠房忙活。

  没有给药的B组裸鼠的肿瘤已经从0.3cm增大至0.6cm,体重和精神状态还没有出现变化;而有给药的A组两只裸鼠,两天下来,肿瘤的大小都是没有变化,维持在0.5cm。

  顾俊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异文药真的有疗效!这些胶囊可以显著地抑制肿瘤的生长。

  而且其它的给药裸鼠一切如常,这也意味异文药似乎没什么不良反应,对身体机能的损害不大。

  “也许,这回真的有救了?”他心想,虽然那份不安仍然缠绕着心头,但一份新希望同时燃烧了起来。

  第四天、第五天……转眼便是一周过去。

  B组裸鼠的肿瘤已经长至1.5cm,硕大的肿瘤与它瘦小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它开始体重下降了,精神也变得不好。而A组两只裸鼠继续病情稳定,所有给药裸鼠都活得好好的,与空白对照组裸鼠无异。

  不得不说,这个实验收获到的结果,太让人满意了。

  异文药的药效比目前市面上顶级的肿瘤小分子靶向药物还要好。

  不过顾俊也知道,异文药的不良反应还不能完全排除,这只是证明了它短时间内没有副作用。而且这毕竟是动物实验,与人体临床实验有一定的差别。

  但是,这个实验结果,已经值得他冒险了。

  这天下午,顾俊写下遗书后,来到了东大附属医院急诊科候诊区,往难得的一个等候长椅空位坐下。周围挤满了人山人海的病人和家属,多是哭闹着的小孩和哄慰着的家长,护士匆匆地走来走去、护工推着抢救床……

  一片闹哄哄,急诊科的广播持续地在叫号:“182号,陈梓洋。183号,王宇轩。184号,黄紫萱……”

  呼了一口气,顾俊决然地把一粒异文药胶囊扔进嘴巴,喝了一口矿泉水吞服下去。

  “来吧。”他沉着面色,望了望那边墙上的急诊标志,“如果有什么毒性反应,全都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