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毁灭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558 2019.05.28 20:22

  祭坛周围响彻着低沉而一致的咏咒声音,每一个韵律都透着诡恶和渐重的狂热,犹如并不是由人类所发。

  就在这咏咒声的笼罩中,顾俊被手中的解剖刀触发出的幻象,带着穿破了过去与未知的隐晦迷雾……

  有一些书信上笔迹潦乱的异文,如同遗失已久的记忆般涌现在他的眼前:

  【我很怀念在卡洛普学院求学的岁月。每天是潜心钻研医学,研读各种的典籍,与老师和同学讨论不同的命题,蒙在一种无知的快乐当中。真希望那样的日子没有结束。

  可是我知道那已经不再可能,我必须羞耻地承认,我失败了。

  我的力量和智慧在这场恐怖的风暴前面,什么都算不上。我想,即使继续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可能也既无机会打败那怪异造物,也无机会触及到生命的、医学的、时空宇宙的等种种超越我们智性能及的真知奥义。

  死亡或许会给我另一种答案。

  至于救治这个世界的事情……还请转告我的同学们,每个人都应当有自己的追求,不要因为我的决定而沮丧。尤其告诉瑞布迪-佩亚尼,他的能力足以接过我的工作,不要放弃,但我要先走了。】

  顾俊感觉看到了幻象,但这些幻象又好像赫然是正在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一样。

  在一处死寂的海边悬崖上,寒冷的狂风不断吹来,几乎要吹动悬崖边嶙峋的怪石,他就站在那里。

  他望着无际的远方,海面都似翻腾着黑色的海水。他忽然举起手上的解剖刀,猛力地往自己的脖子抹去,凌厉的刀锋瞬间割破了皮肉,把气管、颈总动脉都一下割断。

  鲜血当即疯狂喷涌而出,被海风吹散溅落在石头上,他顿时发出呼吸不畅的难受声音……

  疲惫的身体摇晃几下,终是缓缓跪倒在了地上,他茫茫望着无边际的大海,喃喃着:“毁灭,毁灭……”

  他一遍遍地重复念着这个词,鲜血很快就把他周围的乱石都染红,他的声音越发低落艰难……

  他的灵与肉在重归虚寂,可也是这个时候,他感觉到后面有什么默然出现了,缓缓地回头望去。

  只见就在身后几步外,不知道从何时起,不知道从何处来,九道身影就站在那里,都被黑暗所朦胧,看不清楚是人影、兽影、还是什么异类的形状。也分不清是真的站在那里,还是扭曲了时空的幻影。

  “铁之子,莱洛雷-兰顿。”那九道身影当中,有一把阴沉的声音平静响起,对他说道:“我们的旧日支配者已经有一个恶魔席位给你准备好了。在人类的认知之上,有着更伟大的奥义。”

  他望着那些身影,明明那是黑暗深渊的投影,他却看到了一道光芒。

  那是终于找到了道路的光芒。

  他摇摇欲坠地站了起身,手中滴着鲜血的解剖刀掉在地上,他用最后的力气说道:“那些奥义……我想知道。”

  骤然间,这个幻象砰然破碎了,顾俊急促地呼吸起来,气管在收缩,颈总动脉在搏动,都并没有断裂。

  顾俊看到自己还是处身于祭坛之中,周围的薛霸、蛋叔、林墨等人都还在,他又可以认出他们每一个了。

  手握着这把曾经用于解剖异类、也用于自杀的卡洛普解剖刀,身心都涌起了一股如同久渴后饮到甘泉的滋味。

  他又可以动了,他作为顾俊的意志已是全然回来,牢牢地占据着这具身躯。

  那些厄运之子的躁乱与阴暗被另一股感觉压制着,这股感觉因为幻象而复苏,并且滋助了他的心神。这是铁之子的光明意志,仿佛正在他的脑海深处对他轻轻低语:

  “不要放弃……结束混乱……你就是成果……”

  伴随着这股感觉而来的,是无数看不清楚的模糊光影,也是上千个清晰的异文词汇。

  以及对于咒术的一些新体会,顾俊依然不知道具体的咒术学问,但是他记得一个咒词……

  “阿俊?”小队众人都被扰了精神,只有意志最顽强的薛霸还能颤声说出话,也最先留意到顾俊好像变回来了。

  与此同时,咏唱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周围除了四个红衣人还平静如故,那些黑衣人一张张枯稿的面孔上,都有了畸形的扭结。

  他们衣袍上的神秘花纹好像尽皆是咒符,因为他们可怖可憎的咒声而运转:

  “הבשרשלךהואארוחהטובהשלנו,השםשלךיהיהשייךלנו,אניאדונך!”

  灰雾渐渐退去,祭坛四周的每一颗巨树原来都是大榕树,重重阴影之间,那些阴森扭曲的枝条看着像是由各种的尸体结合而成。难道就是这些榕树,向异空间投影降生,传播着疾病的苦痛与恐惧……

  祭坛的石头细纹里红光越发强盛,并流转得越来越快,全部涌向那四根石柱,仪式就要完成了。

  但是突然的,那些异狼野兽最先嗅到了变化,刺毛垂下,有些不安地夹着尾巴。

  本不可能还说得出话语的顾俊,却开口说话了,声音沉稳、毫无恐惧:

  “你们……真的知道被你们呼唤降临的‘厄运之子’是谁吗?”

  知道这个答案的存在,并不会有很多。在异文文明,在地球文明,都是。

  因为那个人,被认定是自杀死亡了。

  他在龙坎海底接纳到的力量,却是来生会还不曾有过清楚了解的……

  顾俊扫视过那一张张仍然平静但明显已有疑惑的枯稿面容,他的脸庞上冷凛渐重,“你们在唤醒恶魔之前,有做好被恶魔吞噬的准备吗?”

  兰顿有怀念的岁月和师友,他也有啊,他不会放弃。

  他体内被压制着的黑暗意志再一次翻腾汹涌,但这次是他主动释放的,这些自己无法掌握的黑暗力量随时会完全吞噬他,然而此刻他没有惧意,张动嘴巴发出了那句异文咒词,强行去凌驾操纵祭坛的所有力量:

  “毁灭,毁灭,毁灭!”顾俊一遍遍地念着喊着,向着不同的方向,把这从深渊传出的声音传去,“毁灭!”

  在异文语言当中,“毁灭”亦即是“厄运”。

  他每多喊一遍,自我意志中的灰暗就更多一分,眼前的光影也更加错乱。

  犹如看到解剖尸体时的种种腐烂残缺,犹如看到石室幻象里那堆积如山的死尸。

  但他的声音已成山崩海啸之声,只不过是几个瞬间,整个祭坛瞬间就四分五裂地爆开,那四根石柱也轰然倒下,地底传出一阵令人悚然的雷鸣轰隆,大地都在震动,那条五千米长的回旋石梯正在崩塌。

  所有还活着的异狼野兽都发出惊惧的哀嚎,慌忙向四处逃窜而去。

  弥漫在祭坛周围的迷离霍然破灭,那些黑衣人、红衣人的面色都变了,他们显得比刚才要真实存在。

  而他们的咏唱的咒语声,早已戛然停下。

  “毁灭……”顾俊整个人摇摇欲坠,面色煞白而诡异。他从旁边还没能动弹的薛霸手中抢过了一把冲锋枪,随即对准前方的来生会人员们,尤其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为首红衣人。

  “毁灭!”他右手食指就扣动了扳机,火光冒出,砰砰砰砰砰……

  薛霸、还有回过神来的蛋叔、楼筱宁等人,都为这个场面愕然得张口瞪目。

  冲锋枪打出的子弹终于不再是穿过阴影,而是从那些黑衣人、红衣人的身体穿过去,头破骨碎,血肉飞溅。这些刚刚还在亵渎恶魔的枯面人,纷纷难以置信的倒在血泊中。

  这一片诡林空间,没了怪异可怖的咒语声,有了回荡在地狱中一般的怨厉惨烈嚎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