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北冰洋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082 2019.06.18 23:46

  “这些数字,我感觉像是经纬度。”

  夜半的天色依然深沉,气氛严肃的会议室里,顾俊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小时候看过父母的很多海图,上面总是有着一些像这样的坐标数字,他感觉梦境中的地方是个孤悬在大海中的荒岛。他想起海鸟号去大海各处科研,去龙坎,也去很多地方,寻找的目标有没有那座荒岛?

  “我感觉是梦境中那座荒岛的位置。”他说道。

  海图经纬度?姚世年、秦教授等人都变了神情,顾俊的“感觉”不能寻常对待。

  在此之前,研究团队一直偏向于这些数字是一种倒计时,因为它们出现的顺序是从大数到小数的。

  “我马上让大家重点往这个方向走,把这条纬线细查清楚。”姚世年点头道,“经纬度的设想之前有被提过,但只有74,31,12,这最多是一个纬度,还不够组成一个地点。”

  要有一个详细如医学部这里的坐标,需要精确到度分秒的两条线:经度XX°XX′XX〃,纬度XX°XX′XX〃

  如果是“东州市”这么大的范围,经纬度都要是度分至度分:XX°XX′- XX°XX′,XX°XX′- XX°XX′

  而且还得搞清楚是东经还是西经,北纬还是南纬。

  不过标准格式是正度数表示东经和北纬,负度数表示西经和南纬,纬度排在前面。

  现在的这一组数字,如果就是表示“北纬74°31′12”,这条纬线是在北冰洋……

  但是没有经度,就没有办法定位到具体的位置。

  在之前的研究工作中,他们有用军事卫星查找过这一整条纬线,上面的冰岛不计其数。

  “阿俊,你感觉为什么没有经度?”姚世年问道。

  顾俊想着这个问题,灵光若隐若现,“会不会是老狗叔还需要恶梦病疫情继续扩大,才会把经度也说出来?老狗叔说出这些数字,是不是也需要积累力量?”

  他这么一说,众人的面色寒了几分,秦教授沉沉的道:“每组数字是隔着至少上千名患者才出现的,而且越到后面,隔着的病患人数就越多……”

  顾俊顿时心头也一沉,如果真是经纬度坐标,那还要多少患者才能让老狗叔说出其它的三组数字?

  可是老狗叔为什么要说个位置,想把别人叫过去吗?为什么?

  种种的问题都隐藏在晦涩的迷雾之下,而有可能出现的线索都需要时间来给予。

  只是如今忙得缺乏睡眠的众人都已有着一股深深的疲倦,尤其是秦教授、姚世年这两位花甲老人,那发胀发黑的眼袋让人担心,真不知道还能像这样高强度工作多久。

  这个会议结束后,顾俊时隔一个多月再次被隔离了。

  他暂时住进了心理楼的一个特别隔离单间,例行的被隔绝了通讯,他要和秦教授、通爷他们联系都得先被接通线路。大家不是信不过他,是防止他出现谵妄疯狂的不可控制情况。

  顾俊躺在隔离室的床上,在千头万绪的心情中,让自己休息睡去。

  ……

  三天时间过去,医学部变得更加忙碌。

  在顾俊疑似发病的那天半夜,一些因实验被安排入睡的患者继续有梦到那个恶梦,梦境内容还是老样子。

  而接受了脑白质切除术的四位患者,为了试验手术效果,也是有进入睡眠。

  但晚期患者杨建明的神智状态术后未见好转,他没有睡着、有没有梦到,都没人清楚。在次天上午,术后的第18个小时,杨建明就因为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不治身亡了。

  中期患者麦磊仍然有做恶梦,病情没什么变化。

  不过陈文伟、邹馨月这两位初期患者,连续三天,都没有再做那个恶梦!

  这是让各处研究中心都为之欢腾的情况,这似乎证明在患者病情初期,通过损毁其脑前额叶,确实是可以切断患者与另一端的神秘存在的精神联系。

  虽然陈文伟两人还有着类似多系统萎缩(MSA)和帕金森综合征的症状,但相比没有接受手术的初期患者,三天时间可以从初期进入中期,他们两人病情的发展速度戛然缓慢了下来。

  通爷那边的超心理学研究组有一个假想,“他们的灵魂没有被继续吞噬,就像水龙头关上了。不过已经流失的精神、已经萎缩的神经都不会因此立即就能恢复过来,很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另一个不好的情况是脑白质切除术的后遗症如影随形,陈文伟、邹馨月都表现出与之前不同的一种撕裂感的剧烈头痛,他们的性情也有了明显变化,一方面显得安静,另一方面又十分怪异。

  即使这样,现在医生们至少有了一个治疗的机会,就以MSA的治疗方式来治。

  不过MSA目前还没有特异性治疗方法,主要是针对自主神经障碍和帕金森综合征来对症治疗。

  MSA患者从首发症状进展到陈文伟那样的术前病情平均时间为2年,恶梦病只需要5-7天。

  MSA从发病到死亡的平均时间为9年,现在以两人术后的情况,似乎至少也能再撑个一年半载。

  “这是个重大突破。”秦教授对顾俊说,有着几分欣慰,“手术有效,这说明这个病是可以治的。”

  可以治,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希望。

  医学部已经在安排第二批患者接受手术了,发病后越早手术越好,但还得找到一种能大规模推广应用的手术方式。

  在第一场手术中倒下的宋以龙四人手术后仍昏迷在重症监护室,这样的情况不能再发生。

  顾俊这三天都在隔离室里度过,耐心听着传来的一个个消息,休息了个饱。他自那天后没有再做过那个梦,也没有发病的临床表现,这让通爷他们都长松了一口气。

  新的患者还在不断出现,新的数字却还没有踪影。

  在第四天的清早,顾俊走出隔离室,结束了这次隔离。

  只是还在走廊上,他看到前来带他走的心理组组长唐志峰几人全都面色沉重,有着一股不同以往的难过。

  “唐组长,怎么了?”顾俊心头顿时突起,三天时间犹如隔世,是不是谁出事了……

  此刻,佩亚尼的日记又如鬼魅般闪过他的脑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