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梦中的老人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52 2019.06.18 00:57

  沙沙,海浪声传来。

  顾俊看了看周围,回头能看到身后是一片茫茫的海面,这里是个岛吗?

  脚下的泥土非常枯涸,四周荒凉破败的树林,有着重重的阴影。

  风中飘传而来一股呼唤声,低沉迷乱,喃喃碎语。

  他往朦胧的前面走去,神智似乎是清醒的,又似在迷糊当中,走进了那阴森的树林,树木不管有多高大全都枯死一般拉垂着枝叶,毫无生命力的影迹。但他好像看到那些枝叶之间,有什么在蠕动……

  当他穿过这片树林,就看到前面的山脚下有一栋古宅矗立在那里,那栋古宅看着是木制的,造型非常奇特,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建筑风格,也不是异文文明的感觉。

  它的造型就像什么异怪生物的尸体一般,古老而败落。

  就在古宅敝开的大门口前面,有一道身影站在那,穿着黑色的衣服,望着这边来。

  顾俊继续走了过去,呼唤声渐渐停下了,距离那身影还有十来步的时候,他看得清楚对方的面孔,那是一张老人的脸,每一处皮肤都皱巴得像是干尸,像死过了很多次。

  老人的眼睛里一片混沌,让他想起了恶梦病初期患者手术中谵妄时的眼神……

  顾俊又走近几步,老人像是打量了他一眼,那片混沌似有变化,对他缓缓说道:“你来了。”

  我们认识吗?顾俊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看着老人转过身,往那栋古宅里走去。

  但这时候,他骤然想起自己从姚指挥那里知道的一个情况,每位恶梦病患者的恶梦中都会出现一个老人……像有电流在他身上疾窜而过,他猛一下清醒了几分,一股深寒也涌上心头。

  我这是在那个恶梦中?

  这个老人是……

  顾俊感到周围的景象在摇晃起来,梦境要崩塌了……他抓紧着像挣脱鬼压床那样不断挣扎,就在老人半边身子走过了大门的时候,他终于喊出了一句话:“老狗叔!?”

  那个老人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却没有回头,继续往古宅里走去,淹没在黑暗当中。

  “老狗叔,是你吗?是你搞的恶梦病?这都怎么回事?”

  顾俊急忙地要追上去,可这时候猛然的浑身一沉,眼睛就睁瞪了开来,景象一下全然不同了。

  上方是天花板,周围是昏暗的宿舍卧室,刚才那是个梦……

  顾俊睁着眼睛一时间一动不动的,茫然泛过心头,我做了那个恶梦?

  过了一小会,他深吸一口气,才伸手去按了按房间天花灯的开关,四周明亮了起来,他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感觉只睡了一会,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手指点开了通讯录,从秦教授、姚指挥、通爷的名字都掠过,最后打给了吴时雨。

  她的双胞胎理论有些夸张,但他们俩确实有着训练出来的超感联系。

  嘟嘟了好几声,通话才被接通,传出一把懒困的女声:“啊,你不知道很多杀人事件的起初都是扰人清梦吗?”

  “时雨,你刚才有没有什么异感?”顾俊立即问道,“你刚才梦到什么?”

  “梦到在睡觉,刚要睡着就被你叫醒了。”

  “我好像……做了那个恶梦。”

  “啊?”吴时雨顿时一声惊呼,“不要告诉我!”

  但她马上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哦完蛋……就知道半夜的电话没好事,还不赶紧找通爷?”

  顾俊听她闹了闹,心里却是松了很多,倒不怎么慌了,“吴时雨,其实你是个康乐部人才。”

  “告诉过你的,康乐部一直是我的梦想。”吴时雨无奈道,“快找通爷啊。”

  结束了与吴时雨的通话,顾俊便当即给几位领导都打过电话。

  不多时,就有几位行动人员来到宿舍,把他带去了心理楼12层的恶梦病研究中心。

  这里又有研究人员在通宵达旦,众人还不知道他的状况,但保密的高层会议室里面气氛沉重,坐在会议桌边的秦教授、会议屏幕上不同影像中的姚世年和通爷,大家的面色都不好看。

  顾俊是一份希望,是研究咒术的关键人员,也是他们对抗这个病的主要力量。

  昨天那场脑白质切除术,如果没有顾俊,还不知道要伤亡多少人,亦不会取得现在的实验结果。

  如果连他也倒下了……

  可是顾俊并不知道那个梦的详细内容啊,就算知道了并且身处东州,也是有些人会发病,有些人不会,机制未明。秦教授他们就没发病,顾俊怎么就发病了?只是类似的梦吧?

  然而众人的这份侥幸,被顾俊的讲述一点点地粉碎,大海,荒岛,老人……这就是那个梦。

  之前顾俊先说的自己在解剖室看到巨人观幻象,他们也没有头绪,是这个的关系吗?还是患者的精神攻击导致?

  “然后老人对我说,‘你来了。’”顾俊又道。

  这顿时让秦教授他们面面相觑,听他讲完了始末后,有一份希望重燃起来。

  “阿俊,你的梦和患者们的不完全相同。”秦教授仍是满脸严肃,“老人对患者们是说出一个数字,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统计到有三种数字出现,74,31,12。之后患者就会惊醒,感到口干舌燥,有强烈的喝水需要。大概一分钟后还会听到敲窗声,即使在没有窗户的房间,他们还是能听到,我们推断那是他们的幻觉。”

  “我没口干舌燥,也没听到敲窗声。”顾俊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不是典型的状况。

  你来了?为什么是这句话,为什么好像老狗叔认识他一样……

  “会不会是新型、亚型的恶梦?”姚世年也没有乐观,“针对像阿俊这种高灵知、高精神力的人?”

  这么一说,他们在座的各位身处东州的都有危险,会议室里又沉重几分。

  “我觉得不是。”通爷的眼神却显然另有想法,“阿俊这小子就不是个普通人,跟我们也不一样。他有我们没有的一些天赋,以及出身。他进入了那个梦,不一定是谁要吞噬他精神,可能有着其它的原因。”

  是与不是,什么情况,再过几天才能知道。

  但他们不能只是等着好运或厄运的降临,该做的事情就要继续做。

  “你对那些数字有什么想法?”秦教授问顾俊。

  姚世年知道这不是医生们的专长,研究所已经试过各种的推测了,都不能有什么确定。

  “这好像……”顾俊望着会议屏幕显示的三组数字,那个梦境隐现眼前,也因为一些童年往事。

  对于这些数字,他有了一种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