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光暗两面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63 2019.05.29 01:08

  毁灭,毁灭!

  顾俊面色煞白,眼睛却厉红,架着冲锋枪扫射着已成废墟的祭坛周围的来生会人员们,砰砰砰砰,陌生的后坐力几乎把他的肩膀掀翻,但手部还是勉强能保持着几分稳定……

  打光了弹匣的子弹后,他又去拿过杨鹤楠、再拿过周毅手里的枪,对那些还未倒地而试图逃跑的人员继续扫射。

  看着他们纷纷被被子弹带血穿透后倒地,血溅四处,发出令人厌恶的刺耳呼嚎……他开枪的速度更快了。

  顾俊这是第一次开枪,也是第一次杀人……不,这些东西并不算是人。

  那些童年的悲哀与过往的不幸,

  那些深埋在心灵深处的阴霾,

  那些时常会在梦境里跃现出来的魇魔,

  那些被献祭者的恐惧,那些异榕病患者的谵妄,那些浴血牺牲同僚的痛苦,

  全部都毁灭!

  难道我不是早已对你们说过吗,那个孩子会茁壮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并再次站在你们的面前。

  到了那时候,所有的债都将进行清算。

  到时候,那将是你们的末日。

  那个时候,就是今天。

  顾俊拿过了一把狙击枪,之前在回旋石梯休息时就有请教学习过要怎么使用的了,他瞄着枪上的热成像瞄准器,锁定了一个落荒跑在最远处的黑衣人,扣动扳机,砰!那个黑衣人的脑袋应声爆开,一个。

  一拉枪栓,咔嚓一声让子弹上膛,瞄准另一个黑衣人,砰!颈部被打烂了,两个。

  咔嚓,砰!从后背直穿过去,三个。

  “阿俊,阿俊!薛霸连忙地喊道,“最好打腿,留点活口,我们还需要情报……”

  顾俊瞄准远处又一个黑衣人的脑袋,砰!四个。再瞄准另一个,砰!五个。

  薛霸沉默了,抬抬手让杨鹤楠等人也不要强迫顾俊的意愿,由他吧。他们的身体还没全然恢复过来,而顾俊现在的S值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而且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咒术能力……他们还是收起肌肉,看着为好。

  射击爆炸声不断地响着,在异狼野兽的尸体堆里,已然到处是人类的尸体和濒死的残躯。

  不管是尸体或残躯,那一张张枯槁的丑脸上都挤满了痛苦、不甘以及一些反噬自身的困惑茫然。

  “顾俊……”那个为首红衣人倒伏在一滩血泊中,虽然也痛得身躯扭曲,却没有一声哀嚎,话声依然低沉诡异:“看来你的降生者……有什么隐秘的情况……但你能毁灭我们,毁灭不了我们的……”

  砰!红衣人话还没有说完,脑袋突然就被打开了花,身体落在腐泥上,再也发不出任何险毒的话语。

  “毁灭不了来生会是吗。”顾俊喃喃道,“这话你去跟恶魔说吧。”

  对于这个组织,他能猜测到大概了。

  来生会的起源必定是与异文文明的一帮秘密弃信者有关。他们背弃了认为把他们抛弃的生命女神,转投了另一种黑暗力量,把自己的灵魂投射到另一个时空,降生者,来生人。

  也许是某次的因缘际会,第一个降生者在地球世界出现了。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但他们都只有残缺的记忆与意志,他们秘密结社,发展壮大,研究异文文明,制造更多降生者……

  而他,是一批超级降生者灵童中的一位。应该在他父母结合之前,就有过很多的呼唤仪式。

  降生于他体内的不是弃信者,而是他们所认知的一个长眠地下的恶魔,“厄运之子”。

  不过……顾俊扣动扳机,砰!又一个。

  这些人怎么知道,这位属于某个什么旧日支配者手下的恶魔“厄运之子”,也就是“铁之子”莱洛雷-兰顿。那个卡洛普学院最优秀的学生,那个孤身深入霍克城解剖异类绘下图谱的勇士,也是那个留下遗书割喉自杀的落魄者。

  顾俊现在明白,自己那些异文记忆,对于医学的天赋,在龙坎海底独是他接纳到未知力量……原来都有迹可寻。

  莱洛雷-兰顿

  黑暗面,厄运之子

  光明面,铁之子

  现在这不同两面的力量都被唤醒了,正在他的内心深处纠缠对抗,也把他不断拉扯。

  兰顿真的只是因为信念破灭而自刎的吗?“死亡或许会给我另一种答案。”顾俊现在却觉得,兰顿也许是有着更大的图谋,化为厄运之子后,兰顿也仍然保留着几分以前的意志,等待着复苏,等待着成果……

  刚才他没被厄运之子吞噬,就因为铁之子的相助啊。

  砰!顾俊又开了一枪,但这一枪没有命中,身体晃了晃,几乎倒下。

  只是从施咒之后,黑暗的力量就渐渐占了上风,不断噬食着他的精神……

  “阿俊,够了,够了。”薛霸终于再一次劝道,方脸的神情非常真诚,“枪给我,你该歇歇了。”

  “是啊阿俊。”蛋叔也温言地劝道,顾俊的面色白得吓人,而且嘴唇发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再这样下去,他们不是怕莱生公司那些人真被杀光,是顾俊堕入癫狂。

  “哦……”顾俊深吸一口气,动作艰难地把狙击枪交给薛霸,轻喃道:“薛队长,我没疯……我甚至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这些没人性的畜生,留着他们只是给机会他们念咒,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

  顾俊一交出这枪,那股杀戮之意一松,就要往地面倒下,还好蛋叔眼明手快地扶住。

  薛霸立即让已经能动弹的队员们,都拿起枪和剩下不多的弹药去打扫战场,把那些未死的莱生人员留住。

  “为什么之前那些人像鬼一样?后来又现形了?”只能坐在一边的林墨不由问顾俊,满脸对真相的渴望,作为科研人员,真的太想知道答案了。

  “我想之前是因为……他们给自己施了什么咒术……”顾俊由蛋叔扶着往一块断石上坐下,声音缓慢而抖动:“但是被我破除了……我不会咒术,那一句是我……内隐记忆自带的……我只是用蛮力把祭坛毁灭而已……”

  “别问了,别说了!”蛋叔连忙打断,和气的圆脸上很紧张,“我得测测你的心率。”顾俊这症状,完全是心脏骤停前的临床特点。

  还不待蛋叔诊断,顾俊突然就整个人抽搐起来,显露出的皮肤全都苍白发绀,话说不出了,意识在丧失……

  “火伙,来抢救!”蛋叔顿时惊急地大喊,“大动脉搏动消失,瞳孔散大……没心跳了,快,强心针!”

  顾俊倒在了断石上,无神的双目望着灰蒙的天空,看到有一些不祥的黑色鸦雀。

  他感觉,一切都在远去。

  毁灭,毁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