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东州大学医学院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1891 2019.04.11 08:00

  盛夏的七月很炎热,东州市还是那个东州市。

  东州大学医学院就位于东州市北部的青云区闹市中,挨着宽阔秀丽的“东州第一山”青云山,已经有上百年校史了。这里拥有最一流的教学条件,最一流的教师队伍,这里也培育最一流的医学人才。

  暑期的学生活动有很多,所以校区仍然到处都有学生的身影,还有来往的市民、车辆、游客等。

  “博学明道,仁爱济世。”顾俊望着远处宏拔的校正门,喃念了一遍校训后,大步走去。

  离开这里快三个月了,再次踏足已是怀着完全不同的心情。

  这是深潜惊变的第三天,昨天游轮停靠马尔代夫,他当即就乘搭最快的航班回来华夏东州市。

  今天零点,任务列表又刷新了。但受限于环境条件,全都很难完成。他现在身上没有一个任务,回来学校再说吧,因为学校和附属医院有足够多的环境条件。

  而且想试验那些药是否有效,必须回到这里来。

  在校门口旁边的街道,总是会有几档流动小贩车卖各种小吃。现在才七点多,顾俊还没吃早餐呢,就走到卖东州市本地小吃的一档前,向小贩老伯问道:“老伯,给我来一个煎饼,能微信支付吗?”

  “能,能。”老伯指了指挂在车头的一个二维码收款小牌子,老脸满是朴实的笑容,“煎饼每个5块。”

  “好的。”顾俊拿出手机扫码给了钱,看着老伯做起煎饼来。

  老伯一把年纪了,头发全白的,但手脚还相当的利索,精神劲头真好。老伯一边包馅一边笑道:“小伙子,给你整个多点馅的。”

  “多谢。”顾俊心里一暖。

  不一会,老伯就把煎饼做好了,热情地递给他,“趁热吃哟。”

  顾俊接过煎饼就咬了一大口,热乎乎的很烫口,但是真好吃,似乎游轮大厨做的美食都比不上。

  这就是家的味道吧,纵使外面暗流涌动,回到东大就像回到了家。

  “小伙子,你是东大的学生吗?”老伯问道,见他点头应是,顿时对他狠狠地翘了一下大拇指,“学医好啊,学医能治病救人。这是有大功的,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啊。”

  栋梁吗,顾俊不由失笑,老伯你莫不是东大夸夸群的一员吧,“老伯你夸张了,其实,呃……”

  老伯咧着破缺的老牙,却是赞不绝口:“没有夸张,我最佩服的就是医生,学医好啊。”

  “行行出状元嘛。”顾俊把一个煎饼全吃完了,赞道:“老伯你这手煎饼就做得很美味。”

  “小伙说话中听。”老头乐了,“送你一根油条!”

  顾俊笑着接过油条,但还是扫码付了钱,一块钱,感觉自己被老伯套路了。

  与老伯别过后,他啃着油条继续往校门走去,进了校园就前去实验大楼的方向,路上来往的人更多了,学生,游客,带着小孩的家长……

  走着走着到了校园北区,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顾俊忽然听到有人惊声叫他:“壕俊?”

  他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男人推着自行车快步跑来,“真的是你,几个月没见你了啊,微信、电话又不回。”

  来人不高不矮,发际线已经非常惹眼的严重后移,憔悴脸,死鱼眼,还挂着一双沉重的黑眼圈,看上去能有40岁了,比刚才的小贩老伯也年轻不了多少。

  但实际上,这家伙只有21岁,他的头部只是呈“医学狗综合征”的典型症状:一副压力山大的早衰模样。

  他叫蔡子轩,顾俊的宿友之一。两人同属于八年制临床3班,以前挺处得来,应该说蔡子轩是个老实人,没少被顾俊“欺负”,顾俊在那边胡天胡地,蔡子轩在这边给他打掩护、借他笔记抄。

  虽然蔡子轩不跟他胡混,但两人的友谊是实打实的。

  “出了些事情,办了休学,今天回来了。”顾俊笑说,上前捶了好友的肩膀一拳。

  因为他当时向确诊他的东大附属医院要求保密,所以自己得病的情况,学校里还没几人知道,只有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几位医生知情而已,却甚至不清楚他是东大学生。

  “呃。”蔡子轩吃痛地揉着肩膀,十分唏嘘的道:“大家都以为你退学了,还有说你在酒吧猝死的、说你家里破产了的……唉不提了,回来就好。你这个暑假要补考的话,我把笔记借你。”

  “好,我全都要。”顾俊点头说,心里的暖意更多,“那你呢?暑假不回家,挂科了?”

  蔡子轩顿时精神一振,面容瞬间年轻了几岁,“我入围了先锋杯!跟的古教授。”

  “哇!”顾俊不由夸张地叫了声,真心为好友感到兴奋,“恭喜恭喜。”

  先锋杯是医学院近些年开始办的——本科生利用寒暑假期进行科研实验。每年都被各届各个专业的全体学生竞争,但只有60人能入围,五年制和八年制各占一半,由教授们择优建组,分12个小组,每组5人。

  除了个人能力的锻炼和人际关系的发展,如果能完成论文,评上名次了,参赛学生还多的是好处。

  五年制要保研,八年制要名声资历,大家都要奖学金。

  “命运啊。你知道我给小鼠打药的工夫还可以。”蔡子轩这人就是喜欢凡事感慨,“然后古教授的课题方向是肿瘤光动力治疗,觉得有用得着我的时候,就把我带上了。命运。”

  他说起来毫无保留,既不是炫耀也不怕伤害顾俊的感情,因为土豪俊根本不会在乎先锋杯。

  “国家的栋梁啊。”顾俊把老伯的夸夸送给好友,子轩才应得这句夸奖。

  “嘿。”蔡子轩笑得很高兴,想起了什么来,“哦对了……”这才是顾俊会在乎的吧,他压低声音道:“我们组有个情况,我觉得要告诉你。”

  “什么?”顾俊疑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