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有异文的照片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87 2019.05.16 00:35

  顾俊从幻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室里那些异榕病患者都已经走了,但王轲队长他们就在旁边看着他。

  “王队、各位,我刚才想起了一些幼儿期的记忆……”

  “你先跟我们来看看录像吧。”王轲队长说道。

  当下,顾俊跟着回到了刚才的大营房,心里对于那个记忆幻象的意味,一时难以整理。

  这里面当然有着异常力量……

  来生会那些人,与异文文明离不开关系。也许是那个世界被异类和怪病毁灭的前夕,一部分异文人认为生命女神抛弃了他们,而转向一个黑暗的“真神”,因而残缺的意识在这个世界苏醒。

  然后又拿他和其他一些小孩为实验品,搞了些献祭、降神的事情。

  虽然他不了解自己怎么能从谵妄中到了过去说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通过系统接纳属于其它世界的力量。

  他和普通人有分别吗?别说肿瘤绝症了,他15岁时得过一次流感,就几乎离开人世了。

  顾俊知道自己也是一个浊骨凡胎而已,正如系统标明的“人类-智人”。

  “肯定是这样……”他对自己心道。

  营房那块电脑屏幕上,很快播起刚才辨认室的录像。顾俊只见自己坐在椅上,神情越来越痛苦,双手捂着脑袋,突然似乎进入了谵妄中,先是死一般的沉寂,然后发出一股断断续续的怪异语言,并持续了十几秒……

  顾俊沉默地叹了一口气,可能又不只是那样,降神活动对他还是有了些影响。

  “顾医生,我们谈谈吧。”王轲拉过一张椅子让顾俊坐下,对着营房的一个摄像头。

  王轲的国字脸上写满了诚意,如同是老友聊天:“我告诉你一些情况,你也要告诉我一些情况。不管听上去是多么离谱荒谬的事情,我们互相坦白。我先说我们带走你的另一个原因吧,你在评审部那次人格测验中写出的那种疑似的文字,刚有了新发现。”

  “哦?”顾俊精神一振,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他渴望获知的信息。

  “这关系到行动部最新的这次行动。”王轲的面色转而沉重,旁边曹亦聪、唐子璎他们也是低沉下去。

  “这次行动有一个营500位同僚出动,送到你们医学部救治的那56人,是活了下来的,其他444人当场阵亡。”

  王轲说到444这个阵亡数字的时候,呼吸的气息重了几分,因为这是一个十分惨重的数字。

  而且这个数字,太像是一种故意的挑衅。他们这些调查员,不相信巧合。

  “他们是去一个怀疑与异榕病有关的秘密组织的窝点进行搜捕,但在那里遭到了一群潜土巨虫的袭击。顾医生,你明白吧。”王轲沉声,“我们的敌人并不是什么手无寸铁的人,他们可能没有枪械,却有着别的方法。”

  顾俊不由微微呼气,自己刚才真的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那些黑衣人红衣人只是一群疯子……

  然而他们有着什么样的能耐,他从来都不清楚。

  四百四十四条大好的人命,就这样没了……

  “什么方法?”他皱眉问道,“那些人有能力利用异常力量吗?”

  “顾医生,该你告诉我事情了。”王轲队长只是严肃道,“坦白是大家的机会。异榕病这宗事件牵涉很大,局里不会轻易放过任何可能的线索的,我不希望你要被抓去进行一些强制措施。”

  顾俊顿时自嘲地笑叹了一声,自己一直小心谨慎的了,还是要面对这样的局面啊。

  “我会说的。”他看看众人,讲了起来:“我想起一些幼儿期的记忆,莱生公司——我父母参与的组织,他们拿我做实验,还有一些别的小孩……后来他们让我看图写字,我好像写出了些文字……还有一次,他们把我放在一棵榕树的树洞里,然后他们在前面朝拜,不知道搞什么。最后可能发生了什么,我被放弃了,我父母又出了海难,我就成了孤儿。但我觉得这么多年来,那些人一直在暗中监视我。”

  他这些话全是真的,只不过有些地方作了模糊,他不能不考虑怎么保护好自己。

  一众调查员都在盯着顾俊看,观察留意着他任何的一个微细表情。

  “顾医生,我先不管你有没有隐瞒。”王轲没有逼问什么,“你的记忆与我们掌握到的情况是相吻合的。”

  “莱生公司已经被调查部列入邪组织了。这个组织最早可能创立于民国时期,一直高度隐秘,不向普通民众发展成员,它的招募原则我们尚未掌握,但有一条可以肯定的是,它会向成员后裔发展。

  由于国家建立以来,直至前一段时间,这个组织都没有过什么危害公众行为,而且莱生公司对外的活动全都是正规合法的,所以它一直没有进入国家部门的视线范围。”

  王轲拿过一叠照片递给顾俊,说着道:“但是根据最近的调查,莱生公司有着大量非法活动,而且你的父母被怀疑是当中的核心成员……至于他们后来怎么转去海上科研,在龙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尚未查清。”

  顾俊接过这些照片,一张张地看起来,都是些他父母与海鸟号的旧照片……

  有些是他第一次看到的,那两张面容没有与记忆中的相差多少。

  “顾医生,你并不是我们对话过的唯一一位莱生公司曾经培养的‘灵童’。”

  听到王轲队长这句话,顾俊心头猛地一跳,几乎要瞪大眼睛。

  这真是个意外,在幼儿期跟他一起接受训练的其他孩子?

  “就是因为有另一位灵童的配合,我们做了一些挖掘记忆的尝试,从而找到那个窝点。没错,这次行动部去搜捕的秘密组织就是莱生公司。在那个地方,行动部搜到了一些你写出的那种文字。只是这位灵童完全看不懂,也没有参与过你说的看图写字、坐榕树洞的那些活动。我有理由推断,你是那一批灵童里优胜的那一个。”

  王轲又从办公桌上拿过几张照片,在递给顾俊之前,又道:“顾医生,我们相信跟你的记忆相比,莱生公司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他们应该是获得了什么突破性的力量,才能制造出异榕病。”

  “所以如果你能看懂这三张照片里的文字,还请如实告诉我们。”

  王轲郑重地把三张照片交到顾俊手上,唐子璎他们也都在凝目看着。

  “嗯……”顾俊既好奇又疑惑,在刚才的记忆幻象中,那个红衣人说过他们不能识认旧世界的文字……

  那是十几年前的情况了……

  这些文字是怎么来的?是他们写的吗?

  他接过照片,马上就看向第一张,只见一棵庞大的榕树树身上有着一行血淋淋的异文:

  【我们已经错信过一个神,不会再相信任何哪个真神假神,包括你,厄运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