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眼睛里的异象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509 2019.06.09 20:20

  在刚才的实验过程中,肖仕辉一直保持沉默,作为考核小组组长他需要考虑得更多。

  “这种图片选择还是有受到熟悉性影响的可能,只是我们还不清楚原理。”肖仕辉对通爷慎重的道,“资料上说,他们都接触过咒术,有类似于施放咒术的纪录。咒术,我只需要一点点的展示,眼见为实的展示。”

  一旁的沈博士连忙道:“肖组长,咒术的研究工作我们还没展开,这个阶段主要是开发他们的精神力……”

  “咒术……不是用来展示的……”通爷的话声有点冷,“给不给你展示,让他们自己回答。”

  很快,顾俊、吴时雨和八位参与实验的督察员小队成员从各个房间出来了。

  展示咒术?即使超感知觉被证实,督察员们对咒术是否存在也是依然保有怀疑。

  “阿俊。”肖仕辉亲切地叫道,“你在上次的任务报告中有说自己曾经‘用精神力量突破莱生公司众人的咒术禁锢’,猎魔人小队对此予以了证实。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展示一下那种力量。”

  “那不是咒术。”顾俊压着心中的不悦,现在每多耽误一会,也许就多一位恶梦病患者,“那是一种精神攻击,类似瞬间向对方强制超感传送大量信息,导致大脑功能失常。”

  那旁边,通爷微微的眯动眼睛,拿出迷你酒瓶自灌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可以尝试展示,但需要一位愿意接受攻击的人。”顾俊说得严肃,“这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精神损伤,甚至会有生理伤害。我会尽量控制着,但是医疗抢救要准备好。”为别人,也为他自己准备。

  不待别人说什么,肖仕辉就点头道:“我来配合你,我想亲自见识到这种异常。”

  “那好。”顾俊心里微宽,明白了肖组长不是有意刁难,也是有职责在身而已,他敬重肖组长这个行为。

  当下,医疗人员做好了急救准备。其实这里满屋子都是医生,又就是在医学楼,考核小组并不感觉这有多危险。

  但小旭、通爷和沈博士,都有着不同于众人的神色。而秦教授和姚世年,又有着另一种紧张。

  顾俊更是万分谨慎,对吴时雨又是一番交待:“如果我有任何失控的迹象,你马上用你的精神呼唤我。”

  “哦。”吴时雨点头应下,“有用的吧?”

  “应该有的。”顾俊这就是个保险的设想,“是一种强行打断吧,我能打断别人施咒,你能打断我。如果完全失控了应该不行,所以一出现状况,你别管那么多,立即打断。”

  一切准备好之后,在大家的旁观中,肖仕辉听从顾俊说的,走出来站在他对面的两米外,注视着他的眼睛。

  顾俊也在望着这个平头正脸的中老年男人,平缓着呼吸,对自己心道:

  虽然没有那把卡洛普解剖刀,但你现在不同以前了,你的精神力更强了,也更懂得怎么去掌控超感知觉,你可以从数百种声音中凝神听出一种来,这种精神攻击只要程度得当是控制得住的。

  那就开始吧,使用那个异榕病咒术前几句话的黑暗,打破肖组长的疑虑。

  就像通爷说过的一句话,“理智很重要,但混乱和扭曲可以打破思维的禁锢。”

  想着这些,顾俊的脸庞渐渐变为面无表情的沉寂……

  肖仕辉在注视他,众人望着两人。

  突然,一种晦涩怪异的语言从顾俊的口中说出,这里的那些知情人顿时听得出,是异文!

  姚世年还听得出是顾俊提供的那张第五页羊皮纸上的咒文!这个月来,在恶梦病疫情出现之前,东州科研部根据顾俊给的异文写法和读音对那些羊皮纸做了一些研究,因此姚世年对这长长的一段话颇为熟悉。

  不过正如顾俊说过的,他们把它怎么写、怎么念都毫无反应。

  然而现在,实验室里的温度仿佛骤然下降了,姚世年浑身的寒意,周围众人也都直皱眉头。

  “变异种籽如战斧破出腐烂的泥土瓦解厌恶,”顾俊缓缓地念着,怎么划分这段话只是全凭感觉,但只念了这么一句,心中就涌起了一股躁动,有些狂乱的异象闪过,心底的黑暗意志在翻涌。

  “臭烂代替芬芳,污秽血肉聚拢万千子孙……”

  肖仕辉全程看到顾俊眼神的变化,犹如起了一场风暴,又似卷起了深渊里的漩涡。肖仕辉几乎在目睹那个漩涡的瞬间,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拉扯了下去,诡厉的幻觉淹没而来。

  无数的尸体堆积在一个狭小的石室里,中间一条往上延伸的回旋楼梯也满是腐烂的血肉……

  污秽的血肉在聚拢着,凝结着,涌动着,沸腾着……

  从泥土里破出,从楼梯顶端的开口喷发而去,所有的病态往四周不断蔓延,把一切都涂上黑色。

  死亡,死亡,死亡……

  “啊……”肖仕辉骤然一声异喊,想避开那眼神里的可怖,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已是掉落到了深渊之底。

  考核小组的众人都被肖组长的异状吓了跳,组长的面部皮肉在抽搐起来,嘴巴艰难地张动,分明是说什么却说不出。张澹杰等督察员们纷纷紧张地站起身,想做点什么,他们虽然也有发寒,却没有那般反应。

  与此同时,通爷沙声道:“阿俊,够了,可以了……够了!”

  听到通爷一声大喝,顾俊心神一震,就要停下自己的话语,那股黑暗的力量却不肯就此消散。

  “虫蛆之物……”他的声音变慢下来,但还在念着,带着一股竭力的挣扎,“跨越界限……”

  肖仕辉的面肌全都诡异地扭动,身体角弓反张般往后折去。另一边,姚世年突然按住脑袋也叫痛起来。

  “时雨,快拉阿俊一把!”通爷急忙喊道,“失控了!”

  沈博士他们都焦急万分,却做不了什么,只能阻止督察员小队情急下试图推拉顾俊的行动。

  吴时雨已经立即呼唤起来,她其实也不懂要怎么做,只是按刚才顾俊说的,凝神默声地呼唤着他,试图拉扯他的精神:“阿俊,醒醒!我带你去吃大餐,出来!”

  尸体,好多尸体……她忽然也看到了异象,但忍着脑袋的裂痛,继续猛地一声叫唤:“出来!!!”

  顾俊只感到自己悬垂在深渊边上之时,上方突然多了一把力往上拉了拉他,他顿时一下翻腾上去!

  “呼,呼……”那话语终于断掉,顾俊的面色迅速煞白,大口大口地呼气,心里继续用力压着那股躁动的黑暗。

  这段咒文即使只是前面几句话,即使不是真正的施展……

  因为他体内力量的缘故……如果不是有这个月的特训,有吴时雨在旁边帮忙,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啊……”肖仕辉顿时一下瘫倒在地上,仍有轻微扭搐的老脸上满是茫茫,似乎还没有能回过神来。

  “我早说了咒术不能随便搞的!”通爷怒骂道,但情绪渐渐地沉下:“不然上个月我们直接向你展示得了,为什么要让他们特训,为什么要搞全域训练?激发、控制、使用,先激发,再学会控制,然后才能使用!不懂控制就随便使用,对人对己都会万劫不复的。老肖,你现在明白了吗……”

  肖仕辉被几位督察员扶起坐回到椅子上,仍有些发蒙,喘息未定,说不出话。

  考核小组的众人都惊茫地围着他,肖组长刚才是看到了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