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都炸了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822 2019.06.01 20:01

  顾俊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生以来睡得最踏实、最酣畅的一场觉,是在一个隔离单间里。

  从榕树出来回到地球世界已是前天半夜的事情了。

  当时他们十六人待在原地,直至穿着重装防护服的行动人员上前来,给他们喝了些矿泉水,再让他们穿上防护服,然后全员走上开到旁边的净化隔离车。至于他们带出来的东西都被收走另行处理,包括那把卡洛普解剖刀。

  隔离车没开出多远,还就在莱生公司这个山村窝点里。如果他们带有病菌,就要控制在这个范围。

  工程部已经在这里迅速搭建好了一些装配式隔离间,以及一些相关的处理室。与此同时各种的仪器设备、各个部门的人员,都往这边赶来了。

  从住进隔离单间起,十六人就被分开了,每个人都得到了最最贴心、细致的照料,有东西吃,有水喝,却就是见不到其他队友了。

  顾俊就是在这个二十平小单间里的那张单人弹簧床上,睡出了有生以来最好的一觉。

  到了白天下午,他被带出隔离间去做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要知道历史上印第安人主要是死于欧洲人带去的病菌造成的传染病,他们从异世界有没有带回什么病菌,谁也说不好。

  所以两天时间下来,从皮肤到胃肠道,十六人在这隔离营什么都测过了。

  当然还有DNA检测,要与之前的数据比对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体检是一部分,精神与心理状态是另一部分。

  之前顾俊就听薛霸他们说过,机动特遣队人员每次任务结束后都要进行一次S值检定的,这个规矩不对任何人有特殊。不管你觉得自己有没疯,都测测为好。薛霸说:“疯子之所以是疯子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疯子。”

  这次给顾俊做检定的,还是老熟人梁姐梁佳惠,她一身厚重的防护服,但笑容依然十分和善。

  这次检定做下来也是让他挺舒心,梁姐开始仍是跟他谈天说地聊电影,之后问的问题与这次任务全无关系,到两个情境冲击才有关连,一个是看着队友被怪物吃掉,一个是自己掉进腐泥泥沼出不来。

  做情境冲击的时候,顾俊的精神是有些堵的,但接着梁姐对他做了疏导治疗,就感觉整个人身心都松了很多。

  检定的结果数值是多少,顾俊还没被告知,做完之后就被送回隔离间了。

  他正好可以多多休息,也好好地整理现在的线索与心绪,因此并不感到枯燥寂寞。

  到了这第三天下午,顾俊又被人员带到旁边一个宽敞洁净的营房,有办公长桌,有沙发,像是新潮的工作室。

  但是他知道,这里是审讯室。

  “阿俊,你好。”八位身穿防护服的中年人员已经等候在办公长桌后面了,他们都一脸微笑,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压力。当下互相一通认识,八人由评审部、调查部、医学部、科研部各两位人员组成,显然全是审讯的老手。

  “你们好。”顾俊往长桌对面的沙发坐下,心情平静,早就准备好会被全方位盘问的了,也想好了要怎么说。

  “除了我们,这番谈话还有姚总指挥他们看着。”调查部的陈兆延给他指了指角落上的摄像头。这位长相温和的中年男人坐在中间,似乎是这次问讯的主要操作人。

  顾俊看向那摄像头,点点头算打过招呼,并不意外了。

  要说东州分部、总部加起来有上千人正看着他,并分析他的一丝一毫,他也不奇怪。

  “接下来,请你把从进入古榕村榕树通道起,到你回来这里,这个任务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我们。”

  陈兆延的语气开始郑重起来,但还是像老朋友的关心那样,“所有你能回忆起的细节、对话、你的感觉、你的想法、动机……都说出来,没关系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不会打断你,你可以慢慢讲。”

  其他七位问讯员都微微点头,目光一致的平和。

  “好。”顾俊顿了顿,就开始讲述起来,“当时走进榕树洞,我看到一些光影,感觉很奇怪……”

  与此同时,在东州市区的天机局行政楼的一个会议室里,姚世年、一众应急小组副指挥和秦教授等人都看着会议屏幕中问讯现场的同步影像。这影像总部那边也有小组在看。

  他们现在的精神面貌都好了很多,有着一份喜悦过后的沉着。

  没有第一时间讯问是因为他们不要一种疲惫乖张的回答,也不想寒了将士的心导致反而出差错。

  这样的任务过后,S值的检定与恢复是首要工作,这也被考虑进相应人员说辞的可信度上。

  现在,姚世年他们已经听过了猎魔人小队十五人的说辞,事情经过完全一致,细节上也高度吻合。所以整件事是怎么样,他们都已有了解,唯一还不清楚的就是小队走了之后,顾俊还在里面做了些什么。

  尤其是那五纸羊皮纸,顾俊并没有带出来。那条榕树通道,也似乎崩塌了……

  这两个事物,都非常重要。

  不过在回答关于顾俊是否有可疑的暗示性问题上,小队十五人都表现出相信顾俊,并帮着他说话。

  “我试探过他。”楼筱宁大咧咧地回忆道,“我拿枪对准他,他讨厌死我我都不怪他,但后来他还是救了我。我听别人说的,他一开始有过犹豫,可那是被石道迷惑了,我自己就尝过那滋味,真特么够劲的!”

  而谈到这次的医疗,蛋叔则是比着大拇指赞叹说:“除了抢救他那次,我们一共做了三场不同的手术,其实我都是给他打下手了。阿俊是真心为队友考虑的,而且敢于担责。当时给阿墨做双下肢截肢,没人会说什么,但要清虫子,失败了就得怪到他头上。他没怕啊,像这样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去考虑的,这就是好医生。”

  队长薛霸同样对顾俊称赞不已,只有谈到羊皮纸和通道的事情,薛霸才沉默了半晌……

  “我不知道他在里面搞了些什么。”薛霸最后说,“但是选择自己最后一个走,那是需要巨大勇气的。因为我们全队那时候其实已经接近崩溃的了,都迫不及待要离开那个鬼地方。”

  薛霸沉着方脸,“这么说吧,阿俊对那里的感觉比我们都要准。我跟他可能有不同的意见,但他的感觉很重要、更重要,比坐在这外面分析的一些所谓理智和逻辑重要。”

  薛霸这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在警告审讯人员们了,你们没进去过,你们不明白。

  猎魔人小队已经给出了他们的态度,而天机局还在等待顾俊本人的说辞。

  这个时候,姚世年、秦教授等人静静地听着顾俊的讲述,他如何感应到咒语、对异文咒术的一些理解、那把解剖刀对他触发出新的内隐记忆、莱生高层要把他们献祭,他如何利用新记忆反击……

  顾俊说得不徐不疾,始终让他们感到一份平静、真诚、睿智。

  他有隐瞒一部分的真相吗?众人说不清楚,但从顾俊的往迹而言,这个可能性很大。

  终于讲到了最后,他独自一人在异世界的部分。

  不管在东州、在总部,还是在问讯室现场,所有人都只见顾俊还是一脸坦然的样子。

  “我用QN-202微型导弹把那些羊皮纸炸了,然后把整片异榕树林都炸了,最后用一公斤C-4炸药把通道也炸了。”

  他说得那么平静,就像只是在说炸了几条鱼,“我们的文明还没有能力去应对那个世界可以灭绝我们的其它传染病。我的感觉告诉我,那样的传染病在那里太多了。那里不是什么新大陆,是一个死亡陷阱。”

  他的语气里只有理所当然,没有半点彷徨或后悔,“那里必须毁灭,所以我毁灭了它。”

  问讯室现场,八位问讯员一片沉默……

  会议室里,姚世年、孟部长等人面面相觑……

  还以为顾俊会找些什么借口,比如说施完咒羊皮纸就爆了、异榕树就倒了、他出来后对通道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然而顾俊直接说出这么一番话,没有半点保留。

  “我为什么要毁灭它?”这时候顾俊自问道,“我相信电影的。在恐怖电影里面,有时候怂一点才可以活得更久。”

  是吗,众人很沉默,现在你可一点都不怂,是真的头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