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脑叶白质切除术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559 2019.06.15 23:59

  首先进行的是陈文伟的手术,手术室设在外科楼十层神经外科的一个Ⅰ级特别洁净手术室。

  Ⅰ级是手术室空气洁净度最高级别,尘粒最少,细菌浓度最低,适用于颅脑、器官移植等手术。

  此时宽敞的手术室内,一身病服的陈文伟已是以仰卧位平躺在手术床上,因为打好全麻而在沉睡之中。相比凌晨的时候,患者年轻的脸庞又憔悴萎缩了几分,两边脸颊更显凹陷下去。

  麻醉师和护士们在候着,不多时洁净走廊门被打开,一群穿戴着无菌衣装的医护人员走了进来。

  顾俊就走在其中,看着周围灯光明亮、仪器齐全的手术环境,颇有点感触,回来了。

  只是……这里虽然不是简陋的石道,将要施行的事情却更加野蛮。

  “患者体征平稳。”坐在麻醉机旁的麻醉师郭军对他们说道,“麻药还是能抑制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的。”

  顾俊看了看麻醉监护系统屏幕的脑电图,信号线条显示陈文伟正处于深度催眠状态,图形看着就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不过手术过程中会不会引起机体的什么应激反应,他们这里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经验。

  脑叶白质切除术的标准手术方式源于条件落后的年代,无法保证精确度,也是其饱受诟病的原因。

  但现在有了一些更成熟的方式和更先进的影像设备配合,比如用MRI精确定位目标,大大提高了手术的精准度。

  这个部位的切除术,还是会应用于挫伤、肿瘤病变等的情况。

  只是因为恶梦病患者即使病情尚在轻期,免疫力和机能状况却都已经大不如前,手术方案要考虑到术后恢复。因此定下的方案是以新科技结合旧方式,那是能有效破坏脑叶白质的,而且创伤更低。

  不过主刀司寇显、一助宋以龙等人,全都严阵以待。

  这帮中年男人虽然每一位都是东州医学部最好的神经外科专家,就连四助也不例外,做各种开颅术是家常便饭了,在这种野蛮方式方面却缺乏经验,还容不得出现半点错误。

  “就当普通手术来做吧。”司寇显鼓励了大家一句,也鼓励着自己。

  众人往手术台边落好位置——神经外科手术有不同站位,主刀医生站在患者的头部上方,麻醉机设在左侧,动力系统和器械台设在右侧。而顾俊是站在器械护士后面一些张望着。

  与此同时,经由手术台上方无影灯的摄像头,以及周围多个的监控摄像头,这里的情况正在实时播放在这个楼层的一间会议室的大屏幕上,以及精神心理楼的研究中心,还有总部的研究所那边。

  无数的研究人员都在默默地观看,秦教授、唐志峰他们也是其中之一。

  很快,各个屏幕上是手术开始的影像,陈文伟的头部被三钉头架固定,并向手术入路对侧旋转了90度,头发早已被剃光了,脑电监测电极传感半头罩避开了术部。

  鲜血涌流,鲜血又被止住,他们先做头皮切口,再做皮下解剖……

  顾俊在远边一直凝神看着,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些资料,也有参加刚才的术前会议,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患者头部两侧都要各钻一个小孔,每侧将在不同的三个位置实施手术。

  眼下,司寇主刀用单极电刀切开颞筋膜、颞肌、骨膜层,再把相应的那一小块肌皮瓣在骨膜下分离,用拉钩固定好,里面的颅骨就暴露出来了。

  “开颅钻。”主刀医生说,器械护士就给。

  司寇显接过一把装上了小钻头的Midas Rex开颅钻在手中,俯身对准患者术部的颅骨,也就是耳道的正上方准备打孔,这个钻孔位置是已经精确计算好的了。

  嗞嗞的电钻声响起,同时打破了手术室、指挥中心等多个地方的沉静,紧张的暗流正在涌动。

  手术室里都是做惯开颅的老油条,最不习惯的还是顾俊,往脑袋上动手脚,总是比肢体更要令人发冷。

  他就这样望着那个转得看不清楚的高速钻头,一点点钻破了患者坚硬的颅骨……

  接着一助宋以龙用刮匙清理掉钻孔下方的骨碎残渣,而司寇显接过一把“脑白质切断器”,它就像一把大螺丝刀,杆子把手连着一支伸入脑部的长细探头,侧面是开了口,并且没有尖端的。

  但它的端部开口处藏有一个钢丝圈,只要一拉手柄,钢丝就会在拉动作用下弹出转上一圈,切断神经纤维。

  这时候,司寇显把切断器探头从钻孔伸入患者的脑部,到达一处预设位置,先停着手。

  宋以龙拿着手术导航系统的探针探了探,旁边的电脑屏幕实时结合术前获取的MRI影像数据,以3D影像显示出脑部的情况,让司寇显把切断器探头的位置调整准确。

  “这可是拿过诺奖的手术。”

  司寇显喃喃了句,就一拉切断器手柄,顿时似有咔哒一声,看不到的钢丝圈弹出把患者前额叶的一处搅毁了……

  这侧完成一处,还有两个位置。

  手术室的空气像是凝结了,顾俊看得面无表情,这样搞会造成什么脑损伤真的没法预测清楚。

  但他知道,如果恶梦病的治疗没有取得进展,这只会是个开端,还有很多手术会进行。

  双侧扣带回毁损术,大脑半球切除术……

  总之医学部会对患者的脑部这里切一点,那里切一点,看看都会发生些什么。

  这似乎违反了人道主义,但患者没有选择,他们医生也没有。

  在找不到治疗方法的瘟疫面前,一瞬间,他们又回到了那个血腥愚昧的旧时代。

  司寇显还没调整好切断器,突然这个时候,突嘀嘀的报警声响彻手术室,一个他们担心出现的情况出现了。麻醉师郭军急道:“患者心率过速!脑电也偏离了,这……”那些监护仪器屏幕上的数据都已经乱了套。

  不待众人怎么着,沙哑怪异的呜咽一声响起,就从患者的头部那里。

  “啊。”器械护士最先惊叫了声,还有巡回护士等人和一众医生,纷纷剧变了面色。

  手术台上脑袋被开了个洞还插着切断器的陈文伟,突然睁开了眼睛,并发出声音,眼神中只有糊蒙混浊……

  “指挥中心,患者……患者醒过来了。”司寇显面对这一幕第一反应也是怔了。

  虽然早有患者会出现应激反应的预案——那也是麻醉状态下的机能变化而已。

  长期以来,是有极少数患者会在各种手术过程中突然意识清醒过来,能感觉到痛苦,能听到医护人员的声音,自己却不能动弹和说话。因为麻药失了效,可还有肌松剂,患者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

  此时的陈文伟,却能睁目和发声。

  “文伟?”司寇显国字脸上的神情稳了稳,立即问道:“文伟,能听到吗?”

  可那边顾俊看着,心头涌现着一股迅速强烈起来的危险感……

  “Ph……”陈文伟的身体没动,头部也没有扭动,但面色变得一片诡异苍白,满眼的血丝像要流出血水,那沙哑怪异的声音继续从他的嘴巴说出,“nglui……nafh……Cthulhu……”

  顾俊顿时一下瞪目,听得出来,是那句话!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几乎也是同时,他感到有一股巨大的精神冲击波如同海啸的巨浪狂暴地扑来,就从陈文伟那里爆发而出。

  “啊!!”距离最近的司寇显、宋以龙都突然惨叫出声,双手本能地按住爆痛的脑袋,被口罩遮了大半的面容瞬时变得惨白,身体已是摇摇欲坠。

  紧接着,二助、三助、四助、麻醉师和一众护士,手术室里除了顾俊的所有医护人员,全都被猛烈的痛苦淹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