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电话里的嘶哑低语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059 2019.04.19 18:00

  滴哒,电话接通了。

  顾俊眉头皱起,心头一掀,贴着手机的耳朵听到了一些嘶嘶沙沙的声音,像是信号不好的缘故。他注意着巷子周围,没有先出声,其实就不打算出声,他只是想知道古榕村范围内还有没有人……

  电话那头仍然没人说话,低沉沙哑的声音越来越响。

  听着这股声音,顾俊近来时常会有的那股躁乱,又从心底窜升了出来。

  是谁,是谁!是谁在电话那头……

  他很想就这么大声问道,但竭力地忍着,就连自己的呼吸也都压低,不让自己的声音暴露。

  仿佛声音一旦暴露,不兆的劫难就会降临。

  “……”顾俊也没有主动挂断电话,尽管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但他仍然在听着那嘶哑的低语,这是一种语言吗,他只知道不是龙坎视频中他自己喃念的语言……

  不,不对,这好像是喉咙不断摩擦挤动发出的声响。

  电话那头有生物,而且正在试图说话。

  顾俊努力地要听清楚,但周围环境很吵杂,过往的摩托车驶过,街坊居民在谈话,商店里播放着歌曲,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遮盖了那股怪声。他便一边继续听着手机,一边往小巷的深处走去。

  沙嘶,沙嘶……

  周围的杂音越来越小,电话那头的怪声越来越大。

  当顾俊走到巷尾接近垃圾堆的一处僻静地,他忽然能听到了,很小声却可以清楚地听到……

  “救我……”

  电话那头的嘶哑低语中,传出了这两个汉字,救我。

  那是人类的声音,虽然是那么的低哑颤抖,他认得出人类的语调与情绪,或者说,恐惧。

  似乎是喉咙说开了,电话那头陆陆续续地说着:“我没……死……我不是……他们……我没有……榕树里的东西……让我出去,啊……我不想死……救,救我……”

  这股声音中流露出的极大痛苦,让顾俊的心脏很难受。

  他隐约听得出,对方应该是古榕村的一位村民,暂时还没有死去,却也无法撤离,因为已经受到了感染,身体已出现畸变,所以被控制在村子范围内。

  在几天之前,顾俊还被绝症的阴影所笼罩,他知道一个人想好好活着却无力对抗死亡的滋味。

  “救我,求求你了,救我……”电话那头的声音还在哀嚎着。

  顾俊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握得更紧,让他自己也意外的是,这时心头想起了大一开学之初,在上第一堂课的时候,他和全班同学在课堂照例一同起立作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情景。

  当时的他,宣誓得满不在乎,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我正式宣誓,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

  “我将毕生以纯洁与神圣来执行我的医术。”

  顾俊默然,治病救人本是医学狗的天命。但是现在,他无能为力。

  他救不了古榕村的主任,救不了那个爬树的小孩,也救不了现在电话那头的人。

  “榕树里的……”电话传来的怪声越发痛苦,“东西……不是……不要……”

  骤然间,电话咔嚓的断掉了,嘟嘟嘟嘟……

  顾俊低头看着手上的手机,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对不起,如果可以,我想救你。我没有那份能力,还没有……”他抬头看向傍晚的天空,把那口气长呼出来,心头却有一部分,变得更加坚定了。

  那是他想要做的事情,当真正的医者,救人。

  没那么多高大上的原因……他觉得,自己就是不忍心。

  站驻了一会儿,顾俊把凌乱的心情整理好,默默地把这张新手机卡拔了出来。

  “榕树里的东西?”他开始思索起刚才那位濒死村民的话,什么东西?病源是那棵大榕树吗?

  扭曲的巨大树枝、嶙峋的树筋、纠结的须根……畸形的肢体……

  这些画面在顾俊心头渐渐重叠起来,一个想法自然生出:那些遗体的畸肢,跟榕树的枝根好相似。

  一棵榕树,怎样成的病源?

  顾俊一边思索着,一边转头往回走去。

  天色有点暗下来了,一阵凉风吹过,顾俊忽而闪过异感,他瞅了瞅四周。这一片叫“聚福巷”,没有高楼大厦,有的是老旧的楼房,逼仄的街巷,残破繁乱的店铺招牌,逐渐失落的传统。

  他以前经常来这里,因为聚福巷有很多正宗的东州本地美食档摊,东大学生都很喜欢来这里寻味。

  虽然这里到处都杂乱无比,但这一片的每条电线、每块招牌,他都很熟悉。

  然而现在走在巷尾的烂水泥路上,他感到有一股陌生的阴冷,在渐渐包围过来。

  滴哒,滴哒,好似有雨水落地的声响。

  天空尽管灰蒙蒙,却没有下雨。

  滴哒……顾俊猛然回头望去,逼仄破旧的空巷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些旧招牌在微微地晃动,“潮发屋,专业理发”“永隆饭店”“复印打字传真”

  “是那个跟踪我的男人……”顾俊却可以肯定,那家伙就在暗处跟着!他思索着怎么办,目光从后面收回,转过身来,却就看到一个平头中年男人站在前方不到五步开外。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普通便衣,面容有点枯槁,两边脸颊瘦得都凹陷了下去,双目里布满了血丝。

  正是那个跟踪了他多日的男人。

  怎么办?顾俊让自己保持冷静,转头就跑?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走过去?

  但他注意到,那个平头男人的目光毫无顾忌地望着他,眼中的阴沉诡异一点也不掩饰。

  顾俊顿时明白了,“他知道了我发现了他在跟踪我……”正因为这样,平头男人才会这般现身。

  一瞬间,顾俊决定先发制人,装着只是普通人普通事,没有其它牵连,故作轻浮地大声问道:“老铁,你哪位啊?这阵子我好像看过你几次了,都是在盯着我,你谁啊?你瞅什么呢?”

  “顾先生。”平头男人笑了笑,像木偶的嘴角被扯开,“把东西交出来吧,交出来就没事了。”

  顾俊面不改色,想着要怎么应对,李乐瑞那部手机就在他上衣的内口袋里,果然是为了它而来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