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谁人的意志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03 2019.05.25 01:04

  对于卑微的蠕虫,死亡是一种升华,因为那是它们唯一窥见真理的时刻。

  顾俊应了蛋叔一声后,却就站在原地没有动,脸庞的冷意越来越盛。

  “阿俊?”蛋叔看得出顾俊的不妥,心里暗道了声糟糕,他似乎碰上其它的异常力量了,“昏头了吗?醒醒!”

  不管站着的薛霸、还是靠墙坐着的林墨,众人也是看出端倪了,顾俊的眼神分明在失去着活性……

  此刻顾俊的心魂就像飘荡的夜风,游离在大地之上,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归于何处,是那大海的深渊吗,或是这条古城的石道。他声音沙哑的道:“蛋叔,我没做过这种手术,我不懂……”

  “没关系,我说你做,你知道眼睛的结构就会做。”蛋叔叫唤着他,“不用消毒了,赶紧戴上手套,马上做!”

  “蛋叔……”顾俊双目微微敛动,有一部分心思僵硬了,另一部分心思也想动起来,但身体不听了使唤。

  “你还在想什么啊!”蛋叔喝斥道,不管这小子是丢了魂,还是个内奸,现在都要把他拉过来,“抢救抢的就是时间,这都不懂吗!顾俊,醒醒!救人要紧,你是医生啊!”

  众人中哪个想出声说话的,都被薛霸抬手阻止下来,直觉告诉薛霸,这里只有蛋叔说得动顾俊。

  当然,顾俊对蛋叔毫无恶意,跟着小队这几天,一直承蒙着蛋叔的照顾,听了不少段子,学了不少东西……

  蛋叔这一通斥责让他的心脏骤然有些抽搐,仿佛是冰窖被点燃起来,这种怪异的痛感却带来了一丝清醒。

  为什么,为什么我刚才会说“我不懂”?

  顾俊脑袋发涨发痛,报复楼筱宁吗,看着她这样的惨状,听到众人苦苦的哀求,得到了快感吗……

  因为他们有理由的怀疑,就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亡,甚至乎……玩弄吗?

  那股低语,这条石道……似乎在呼唤着他的邪恶面,诱惑着他堕入黑暗……

  “你不救拉倒!”蛋叔知道没时间扯淡了,“火伙,开睑器!”医疗箱里有带开睑器,因为眼伤也是机动特遣队的常见伤。蛋叔一拿到这小小的双头铁钩,就不顾一切地看向楼筱宁,要给她那只右眼装上开睑器。

  蛋叔的面色迅速变差,双手颤抖,颤得装也装不上去,“啊……”

  这无能为力让众人钻心的痛,薛霸急忙上去要把蛋叔拉开:“不行了,别把你自己搭进去!”这句话,比整条石阶都要沉重。但蛋叔还是不肯走开,还在苦苦坚持:“救得了,只要把这只眼球摘掉,救得了……”

  直接一挖眼球就挖出一颗完整的圆珠,那只是影视作品的处理手法。事实是眼球被眼附属器所牢牢地保护,连接着6条眼外肌,如果乱挖乱捅只会搞得一团糟,比如眼球连着肌肉半垂出来,或者一半挖掉,另一半烂在里面。

  但现在也没其它办法了,薛霸把蛋叔推开,一脸怒容,喊道:“火伙,手术刀给我,我把它剜下来!”

  看着蛋叔的痛苦、众人的混乱,顾俊心头清醒的涟漪越来越大,旧有的意志在汹涌……

  以人类的标准,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圣洁的地方。

  它有一股诡特的力量……在制造着分离、惊慌、怀疑、隔阂、恐惧……制造着邪恶。

  它在设计……如果从他们十六人进入榕树洞起,这一切都是设计……

  那块咒文石头,那条潜土巨虫,那场狂风,那场红门……是不是都早已设计好的步骤?

  小队众人一路走下来,多次讨论过这条石道是为了什么而建造……是不是为的把他拖进黑暗?

  “顾先生,我们比你了解你自己。”

  石头上那句咒文,是黑色的。

  石道的那股生命力,也是黑色的。

  自我的意志在闪烁重现,顾俊霍然明白了,一股沸腾的怒火在心中呼啸而起,他咬了咬牙,对那股从耳道钻进脑子的低语心道:“给我闭嘴!楼筱宁这条命,我还真就救定了,我是个医生。”

  他的心火燃烧着那股狂乱的躁动,也把那股即将破壳而出的未知压下去,压下去……

  这里不是霍克城,前面红门之后的也不是铁之子兰顿的地下室。

  就算是又如何?这就是一个局。

  有些人、有些力量怀着未知的目的,想抹掉他的灵魂!想让那个“厄运之子”降临。

  “薛队长,慢着……我来,做这个手术。”

  顾俊的话声忽然响起,恢复了大半他平时的腔调,那些属于人的情感。

  “唔?”薛霸拿着手术刀就要往那眼球剜下去的大手堪堪停住,也已经被那异常力量影响得满头大汗。

  薛霸疑惑,众人也惊讶顾俊好像变回来了,蛋叔顿时大喜过望:“快点,洗手,戴手套!”

  “来了。”顾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倒了些矿泉水洗手,戴上头罩、口罩和手套,奔过去拿起开睑器,就给楼筱宁那只鼓突膨胀的右眼装上。他直视着这只眼睛,并不是全无受扰,但他忍得住……

  “有齿镊,剪刀!”蛋叔做起了器械护士,一边递给顾俊两把工具,一边道:“往近角膜缘处把球结膜提起来,再剪开一个小口,把剪刀从切口伸到结膜下面,用紧贴角膜缘环形一周的方法,剪开球结膜!”

  顾俊一戴上手套,拿过手术器械,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这让他顿时专注起来,谁在耳边低语引诱都已经比不过蛋叔的指挥。

  四位队员负责打光造无影灯,但都不敢直视手术区域,其他人也只能望着顾俊的身影;而顾俊听着蛋叔的指挥来操作,先切开球结膜,再分离结膜下组织,再剪断眼外肌……

  这些组织都已在坏死了,好在没有异榕病患者的那种扭曲;楼筱宁也没有挣动或惨叫,仍只是发着那种怪声。

  因此顾俊虽然是第一次做眼球摘除术,每一步操作却算不上难,再把视神经剪断之后,他用剪刀就把那只充满恐惧、布满血丝的眼球挽了出来,一整颗的正如影视里挖眼的效果。

  “啊,成了吗?”蛋叔连忙问道,众人也是忽然能感觉到,笼罩着石道的阴影似乎有所消散。

  “成了。”顾俊随即就把这只诡异的眼球扔在地上,一脚猛踩下去,顿时似有嗞的一声……

  众人看得愕然,但是那阴影仿佛一下子被破灭,周围都在变得明朗起来。

  不管你们是谁、是什么玩意,我跟你们不是同类,从来不是,从出生前就不是。

  顾俊在心里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