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犬开胸术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301 2019.05.04 18:30

  宽敞的手术室里很静,三张正被启用的手术台都被各自的无影灯照亮。

  其中一张台子,顾俊往人面犬的术部切开一道15cm的皮肤切口后,就道:“弯剪。”他接过右侧蔡子轩迅速递来的弯手术剪,就慢慢地剪开各层皮下组织、皮肌和腹侧的胸肌。对面的王若香默默地认真做着止血工作。

  他们三人都已经全心投入到手术当中,偶尔才会注意到那张可怖病态的人面,不过也只是一块背景板而已。

  顾俊必须剪得非常小心,尽量减少破坏这些组织的功能,而且剪刀需要尽量靠近肋骨前缘,以避开肋间的血管和神经。如果一不为意把哪条血管剪断掉,对于主刀来说,那才是恐怖的场景。

  不过现在他的精神还十分充足,心力、眼力和手力全都在线,一层层剪下去,没有突然鲜血喷涌的画面。

  “开呼吸机。”顾俊又说道,因为全神贯注,既面无表情,又声音不大。蔡子轩知道自己的职责,大喊道:“巡回护士,过来开呼吸机!”

  每张手术台边都有呼吸机、心电监护仪等这些常规的仪器,有的在之前巡回护士把人面犬搬进来的时候就开始用上了。而现在,一位巡回护士闻言当即走过来,协助开启了动物呼吸机正压给氧。

  在人面犬呼气的时候,顾俊打开了它的肋间肌和胸膜。

  他额头已有点微微渗出热汗,但双手保持着平稳,“创巾。”他把湿的灭菌创巾放在术部切口的边缘,“固定器。”再安上拉钩用的固定器,“拉钩。”他再接过拉钩用力均匀地把切口扩开,打开术野,拉钩挂上固定器卡槽保持稳定。

  手术做到这一步,虽然术部看着是一堆皮肉膜血,但通往心脏和肺门区的手术通路已经完全打开了。

  与此同时,站在不远处的一帮看客与周家强交头接耳起来。

  “那个主刀就是顾俊了。”邱组长看得一脸姨母笑,很满意但是不意外,“后生可畏啊。”即使是这种时势环境,也是有令人值得高兴的事情——发掘到这样惊才绝艳的年轻人就是其中之一。

  五位新任主刀都满脸惊喜,这是淘银子淘着金,找三助碰着二助了。

  人面犬保持了犬的身体特点,胸侧壁弯度大,膈的肋骨附着缘低,切起来有它的技术难点,不同于一般的实验动物。但是顾俊的手活是真好,稳,速度又快,好几次他们都以为他得剪断血管了吧,结果都没有。

  很多人都会有所谓的职业嗅觉,外科医生也会有,哪里有什么,需要用怎么样的力度处理,但这些嗅觉和技巧都需要经年累月的经验才能培养出来。

  顾俊的表现就像他已经有了,可是他们听说,这是他的第一台手术。

  这种人,天生做手术的材料。

  “邱组长,我还以为你说得多少有点夸大,现在是夸少了。”

  “都这样了还培养什么啊,顾俊给我吧,来我这边做三助。”

  他们的话声说得非常轻,生怕打扰了那边的手术人员们。但这时其中一位新任主刀朱瑞文闻言不禁大声了点:“三助?你寒碜谁呢,他有这一手当二助可以了,我这边让他当二助。”

  “不是还没看他缝合技术怎么样嘛!”

  邱组长看着属下们几乎是重演抢人的一幕,有点好笑,当下像秦老那般制止道:“别吵了,在手术室喧哗什么。先再看看缝合怎么样吧,阿强,让他们做到这就够了,不要再进去了,开始缝合吧。”

  “是。”周家强正要上前去说,神情颇是自豪。

  手术台边,顾俊正要再进一步进行心包检查,这时候旁边的心电监护仪却突然发出滴滴的警报声,王若香皱眉地提醒道:“动物出现心脏骤停。”顾俊把心神沉了沉,普通情况而已,说道:“静注肾上腺素,每公斤体重0.2ml。”

  这只人面犬体重16.3公斤,就是要打3.26 ml。

  “3.26 ml……”蔡子轩喃喃地计算到,“是这个数吧?”顾俊和王若香异口同声的道:“是啊!”顾俊又道:“打3-4ml都可以,抓紧。”

  蔡子轩赶紧用一次性的小号注射器把药液配好,同时叫来巡回护士,由巡护往人面犬的后腿做静脉注射。

  肾上腺素一打下去,没一会,人面犬的心跳又恢复过来了,不需要更多的处理。

  那边邱组长他们看着顾俊应对得不慌不忙,心里又多了一份称赞!

  手术中出现心脏骤停是很吓人的事情,谁都知道要打肾上腺素,但有些人有时候就是会断片一般想不上来,尤其是新手菜鸟,慌了。实习生能做到像顾俊这样真的是难得可贵。

  他们也在留意着另外两台手术的,相比之下就差些意思了。同样是侧胸切开法的开胸术,两位主刀都因为切深了、剪断血管了等这些问题,还在忙活着止血,要使用电凝刀了。幸好这只是实验动物。

  “阿俊,别进去了,缝合吧。”周家强这才上去说了邱组长的意思。

  “好。”顾俊听了点点头,让自己保持平静与专注,开始进行切口的闭合,把最近半个月苦练的技术统统使出来。

  他先用肋骨接近器使得切口两侧的肋骨接近,切口密接但是并不重叠,再用单股可吸收缝线,缝了6针把那两侧肋骨拉紧并打结;接着换吸收缝线,先缝合肋间肌,再是其他肌层,双重间断缝合法……

  众人望着顾俊缝了一层又一层,把主要肌健部分和各层肌肉分得清清楚楚,手法利落,结扎顺畅。

  真的是行云流水,一点轻微的颤动和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那一双手,简直就是手术老手啊。

  “邱组长……”朱瑞文争先恐后地看向领导,“他当二助没问题的。”

  其他四位新任主刀现在也知道没问题,纷纷要求把顾俊派给自己:“我的缝合技术都没他好!”“这小子练过。”

  周家强知道他们是在自谦,顾俊再厉害毕竟是实习生,暂时跟这帮老油条是没法比的。

  不过二助的主要工作就是浅部缝合结扎这些,他们这些主刀和一助做完深部的工作,就可以把手尾交给二助了。因为手术会一场场连续地做,他们需要保存精力花在下一场手术中。如果二助是像顾俊这样的,就能放心交接了。

  所以强哥也点头同意让顾俊跃级当二助:“邱组长,那小子每天都在进步,是个认真做事的人。”

  “唔……”邱组长还在考虑,这次主要是选拔三助来的,连着说二助也就是因为顾俊,“他这一手确实可以,这是他的优点,但他毕竟没有人体手术的经验,面对的又要是异榕病患者……”

  邱组长感觉自己现在就成了秦老,而朱瑞文等人眼巴巴的样子,又真像那天的自己和老郑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