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外科手术培训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3295 2019.05.01 19:02

  这天一早,顾俊第一次在天机局的宿舍楼里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有一股肉香味。

  他疑惑地揉着眼睛起了床,走出宽敞的卧室,便看到蔡子轩在厨房那边忙活着,一边看着书一边煮着什么。

  蔡子轩一看到他,笑道:“壕俊早啊,皮蛋瘦肉粥,马上煮好!我叫马师兄他们过来吃了。”

  “你哪来的皮蛋,哪来的瘦肉?”顾俊有点傻眼,不过煮得是真香,而且是用的这里厨房本就有的高压锅,那个鼠味电饭煲留在东大那边了。

  “所以说这里福利真的好啊。”蔡子轩不禁赞叹起来,“昨天接待员带我们来的时候,我不是说么,‘哇这么大的厨房,早知道就买点食材来了。’接待员就问我什么食材?我说皮蛋瘦肉那些啊,煮粥当早餐挺好的。”结果今天一早,他就把这些食材送到门口了!还给我买了好多调味料。”

  顾俊已经看到了,厨房不同于昨天的空荡荡,现在那厨柜上面放满了瓶瓶罐罐,老干妈的身影也能看到。

  “福利好是好。”他昨晚就在想了,“就不知道在这么好的福利背后,是要我们付出什么。”

  “也是。”蔡子轩闻言也思索,“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话很熟,又是莎士比亚?”

  “茨威格啊。”

  顾俊不理蔡子轩了,走过宽阔而空荡的大厅,没有往沙发坐下,那台电视昨晚打开是没有信号的。他来到阳台眺望开去,这里是第十二层,很高,前方的一栋栋楼房尽收眼底。

  虽然还不到七点,但已经能看到一些人员和车辆在走动……或者说,根本就是整夜都有人在工作。

  望了一会,顾俊就回去走向卫生间。他洗漱完的时候粥也煮好了,马师兄、孙宇恒等四人都寻味而来。蔡子轩再次以事实证明不会下厨就不是好医生,大家都吃了两碗,粥煮得香稠绵滑,非常的开胃。

  带着这股精神劲头,六人下了宿舍楼,与三位女生会合,一同由接待员带往这里的培训中心。

  在路上,他们获知了组织对自己的培养安排,分为三类,临床组、实验组和杂务组。除了被分到杂务组的程毅锋和周怡有点失落,大家都没有意见。

  “顾同学,上头对你有别的安排,你的培训内容会特别多,这几天你先跟着临床组一起培训。”接待员又说。

  大家对此都不意外了,顾俊顿时松出一口气,之前他很怕因为自己的绝症被分配去做些无关紧要的轻活,重视就好,重视就好。

  培训中心是一栋颇为庞大的现代高楼,有近十层高,他们跟着接待员一路走去,很容易就发现培训中心里不只有他们这些菜鸟面孔,还有些像是护士、药师等的年轻人也由接待员带着,这次的选才是全面的。

  众人拿了自己的实习证件,就分开前去不同的培训室了。

  顾俊他们去的是临床外科培训室,外科手术是他们首先要进行的培训项目,想想异榕病患者都需要接受截肢手术,外科应该是医学部现在最缺人手的地方。

  接待员把他们交给培训师就走了,并吩咐他们往后一个月每天七点半自己准时到培训中心就行。

  显然现在的局势只能抽出很少人当培训师,他们的外科培训师只有一个,名叫周家强,看着不到四十岁,身材很健壮,满脸的青春痘印,坑洼不平的像是碎石子路,不过笑容热情洋溢,跟那些运尸人的气质截然不同。

  “你们叫我强哥就行了,我好好的教,你们好好的学,很简单没问题的。”

  这个培训室不大,上方讲台、黑板和投影屏幕,下方十几张培训桌,还有一些教学模型和仪器。

  周家强在这第一课的开头,先笑着鼓励了五人一通,的确是拉近了距离,让蔡子轩、江半夏尤其振奋。

  “我们其实还是医生,只不过救治的患者不同寻常而已,该怎么治就怎么治,没什么好怕的。你们怕也就是没见过,像你们强哥我这样见得多了,不管什么样那也就是普通患者,没什么好怕的!”

  “做外科手术,第一条,就是不能害怕。你一害怕就会慌张,一慌张就出问题了。手不能颤,心不能乱。”

  众人听着强哥这番话,真有些被治愈的感觉,人体异榕树带来的阴影稍有消退。

  强哥说得对啊,见得多了就会司空见惯,历史上一开始做开颅手术的人也很害怕的,现在不也是成了常事。

  但顾俊总觉得那张满是青春痘印的面孔上的笑容,有着几分忽悠菜鸟上船的传销意味……

  “呵呵,阿俊。”周家强对他们的资料很熟悉了,笑道:“你的解剖功底最好,没问题的,对自己要有信心啊!若香、宇恒、子轩,你们呢也有很好的水准,上手同样会很快的。半夏你是中医学专业的,解剖技术相对没那么熟,不过没关系,在这里可以补上。”

  中医药大学本科也是要学人体解剖和西医外科学的,但相比起西医临床八年制,内容当然少得多。

  “嗯,大不了我给你们擦汗。”江半夏是活泼开朗的性子,顿时拿自己开玩笑。

  众人微笑,蔡子轩哈哈乐笑几声,做手术时因为需要遵从无菌原则,手术人员如果满头汗,自己是擦不了的,需要转过头由护士帮忙擦掉。蔡子轩看着江半夏,说笑道:“半夏,还有我呢,你别跟我抢汗。”

  顾俊讶然地皱皱眉,好像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王若香向他点头,昨天在体育馆就开始了。

  “好了,开始上课!”周家强稍微严肃了些,在讲台边踱着步,讲道:“外科手术的基本操作总的来说就几项,组织的切开、组织的分离、止血、结扎、缝合、剪线和拆线,以及换药。前面两项你们没大问题,差的是经验和技巧,其它的你们应该也有学过一些相关的基础了,今天我都再讲一讲,强化一下。”

  “做手术,当然要做好止血。止血有几种常用方法:压迫止血法,结扎止血法,电凝止血法,止血物品止血法,还有金属夹止血法。其中最最常用、也最要求技术的就是结扎止血法。”

  “结扎。”周家强强调地念了声,目光扫过了五位学员认真的脸庞,“手术止血需要用缝线进行大量的结扎,组织缝合之后也要做结扎。所以结扎是外科最基本而且非常重要的一项操作。”

  “怎么安全可靠、操作便捷地完成结扎呢?两点,一是选用适合的缝线,二是进行规范的操作——也就是先视乎情况把线结选对了,再把它打好。我先教教你们基本的线结,在你们的桌肚里有打结训练用的模型,拿出来吧。”

  周家强说罢,众人便从各自的桌肚里找了找,拿出强哥示意的模型。他们都有上过外科学总论及手术学的课程,但还是以理论和原则为主,具体的操作还没细学,像东大几位本来还有一个学期才去医院补习呢,所以这时拿着模型,感觉挺新鲜的。

  顾俊看着手上这个打结技能训练模型,透明有机玻璃材料,设计很精巧……

  “这个模型用的磁力系统模拟组织拉力,平行弹性条索模拟血管。”周家强介绍道,“三种不同型号的圆柱形成了各种打结空间,可以模拟很多深部结构进行各种深部结构打结训练。总之这是个法宝!归你们的了。”

  周家强笑着脸,但话语很认真:“上完课就把它带回宿舍去,睡觉也抱着它,好好地练。”

  他也从讲台里拿出一个模型,“单结,你们知道的吧,最基本的一种结。”他拿过一条缝线往模型上绕了一个圈,“这样绕一个圈的就是单结。方结呢?手术最常用的一种结。它是由两个方向相反的单结组成的,你要结扎较小的血管和各种缝合的时候就要用方结,只要打得正确,它就会很牢固,不容易脱落。”

  “如果你往方结再打一个单结,而且第三个单结和第二个单结方向相反呢?这就是三重结了。当你要结扎较大的血管和张力较大的组织缝合,最常用的就是三重结。”

  周家强讲了一通,边讲又边往模型上用各种的打结方法做示范,单手、双手、器械、深部……

  众人定睛看着。顾俊不只是看着,双手的神经也在跟着神经跳动,感受着强哥打结时用的速度与力度。

  “你们注意,打方结两个单结收紧线的时候,一定要有一次两手交叉,不然就成滑结了。两手用力要均匀,轻柔地慢慢地拉紧,不然容易断线,或者没扎紧,滑脱了,导致患者再出血,甚至是大出血!”

  周家强示范了一遍又一遍,“绕几圈打个结不难,难就难在力度控制上,你们看,像这样,慢慢地……”

  他们看着强哥一通操作,真的感觉他那双明明属于是粗汉的手轻柔得像小姑娘拿着绣花针。

  “……”江半夏顿时先紧张了,强哥说得轻易,什么不难啊简单啊,其实就像徐悲鸿教你怎么画马,先画出马的轮廓,再加上四肢的线条……马就画成了。

  “好了,明白了吗?”周家强笑道,“现在你们用单手打一次给我看看,先单结,再方结,最后三重结。”

  五人点头应好,不管什么想法都行动起来。

  蔡子轩微微有点笨手笨脚,打单结时没问题,打到方结时却一个不小心把线拉断了。见他犯了力度太大的错误,江半夏就柔柔地再柔柔地打……打出来的结成功滑脱。

  “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周家强一边安慰着他们,一边看着王若香和孙宇恒那边,两人都很冷静很稳,直到三重结的时候才发生磕碰,由于用力不均成了滑结,但菜鸟有这种表现不错了。

  这跟上头交给他的预期是一致的,不过听说这回有个神仙,要他对其不用客气,就要选最难的教。

  周家强看向顾俊那桌,是不是真的那么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