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1952 2019.04.23 16:47

  “能传染、粘合其它生物而持续生长是异榕树生存状态的主要表现,它最终能生长到什么程度,我们也不知道。”

  秦教授继续向全场众人讲解着,“当我们把异榕树放到真空实验室,把几乎所有的空气都抽走后,半小时左右,异榕树就会死亡。我们观测后发现,它所有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全身的血液和黑液停止了循环,开始出现尸体现象,就和普通机体生命活动终止后一样,需要用福尔马林保存。这是它的死亡状态。”

  “在死亡状态下,它的黑液失去活性,不具有传染性。当有生物靠近它的时候,它仍然能出现一种非条件反射,就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样发出声音。我们用x光透视观测到,声音是由它那些咽喉部的多个器官挤压发出的,说出的话推断是死者在丧失自我意识前最后一刻说着的话。当把他们的眼睛合上,反射就会结束。至于这个非条件反射的原理,目前还有待研究。”

  大屏幕播放起相关的x光透视录像,众人可以清晰看到异榕树的那些声带、气管、食管等是如何诡异地挤压。

  视频有标注文字显示为“死亡第十天”,这么长的时间,而且眼前这一棵还泡过福尔马林,居然还能出现非条件反射吗……

  顾俊想起了曾经在课堂上亲手做过的一个动物实验,对旁人说道:“你们觉得这像不像青蛙的搔扒反射?”

  蔡子轩、徐海他们一听,顿时感觉抓住了重点!

  “像,很像。”王若香转动双眸,发散地思考起来:“那些黑液会不会就使皮肤起到感受器的功能?你一走近,可能是你的呼吸气体就刺激到它了,它的传入神经和传出神经还有活力,所以就能出现这种反射。”

  “我也这么想。”顾俊想着点点头,“这的确已经是变为另一种生物了。”

  搔扒反射是挺重口的一个实验。他们要首先把实验青蛙的头部剪掉,去除了大脑,这时候青蛙当然是死了的。但在短时间内,当他们用沾了低浓度硫酸的纸片涂抹青蛙的腹部皮肤,青蛙就会用后肢去挠被涂抹的位置,诈尸一样。

  这是因为青蛙未被破坏的脊髓里也有神经中枢,体内有多个反射弧,受到刺激就会做出反射。

  异榕树怎么死了还能发出嚎叫,可能就属于这一性质。只不过它死亡后的“短期”对人类而言是非常的久,而且反射所需要的外界刺激是生物的靠近。

  “搔扒反射。”听着他们讨论的古教授嗯了声,说了个小小的冷笑话:“我刚才还激动着世界上真的有鬼呢。”

  因为秦教授说了这是非条件反射,全场想到搔扒反射的不只是顾俊一人,许多师生都嘀咕讨论起来。

  大家依然惊奇,不过总算可以用现代医学去理解那棵畸怪东西了,少了一些害怕,多了一些震撼。

  这时青云大学校队的孙宇恒举手提问,“秦教授,请问你说的病原体和榕树有关是什么情况?这是一种病毒吗?都有怎样的传播方式?”

  这三连问也是在场每一位师生想知道的,尤其是第一个问题。

  可惜秦教授回答道:“病原体的情况恕我不能在这里多说。这是病毒,万幸的是我们暂时发现它的传播只有两个途径,一是生物接触病源的榕树,二是与丧变期患者的活性黑液有直接的皮肤接触。”

  听了后两个问题的答案,大家都是松出一口气,这样只要扑灭病源榕树,做好患者的隔离控制,情况不会很坏。

  最怕的是像非典那样可以通过近距离呼吸道飞沫传播的病毒,甚至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埃博拉病毒。

  相比之下,虽然异榕病恐怖了些,但那些病毒才有可能爆发出像欧洲中世纪黑死病大瘟疫般的疫情。

  许多师生都定下心来,人类战胜得了非典,控制得了埃博拉,不怕一个异榕病!

  “我们将来要面对的可能不只是异榕病。”秦教授平静而肃然的几句话,却把他们拉回到了地狱的边缘。

  “相信大家都明白这场大赛的选才目的了。”秦教授顿了顿,“但是现在……我可以说,情况在发生变化,现在我们的工作需要更多的人手来运转。”

  众人又一下听到了重点,情况在发生变化!

  果然,秦教授接着又道:“很遗憾在你们当中,不是每一位都有我们看重的资质。刚才就是第一场考核了,大概有十分之一的人能通过。这些同学将可以进行下一场考核。其他人可以参加普通的技能项目,是担当我们部门和普通医院之间的桥梁。”

  老头儿说得很郑重:“所以也可以说,你们都被录用了。国家需要你们,还需要更多的人才。这样的选拔大赛不会只有这一场,你们的上升通道不会被堵死,努力吧。”

  秦教授的目光渐渐望向了东大的坐席,望着中后排的顾俊,又道:“至于我们部门,我们要的资质,一是意志,二是医学技术,缺一都不可。好了,大家都先休息一会儿吧。”

  这些应该不是单独事件,而有着一种他还不知道的连系。

  那边话声落下,秦教授便与一众评委向过道那边走去,工作人员们也终于把那个大铁笼推回去。

  场馆里不见了那个东西,空气顿时都清新了些,师生们感到头顶上的乌云也都不见了。

  有时候,无知真的是一种福份。

  对于自己有没有通过这轮考核,学生们大都心里有数。有些人明白自己真不是那种资质,如果像顾俊刚才那样站在异榕树旁边,腿都给吓软。

  有些人则希望、渴望自己能进入下一轮,顾俊就是其中一个。

  过了半晌,大屏幕上把入围名单公布出来了,一个个学生名字列在上面,全场几百人都定睛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