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敲窗的声音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190 2019.06.07 19:50

  【大麦:这几天每晚都在做一个很奇怪的梦……】

  幽黑的夜幕笼罩着东州市,在这片繁华的都市里,芸芸的百姓各自忙碌。

  陈文伟上了一天班后,回到与人合租的公寓单元那也就五平米的小房间里。

  他就是那种扔人海里也没什么特别的普通人,在东州上的大学,会计专业,大学毕业后在这里找到份私企工作,薪水不高,却每天忙成了狗样。

  大学时谈的女朋友两年前毕业后不久就分手了,现在时不时主动跟单位一位姑娘尬聊,人家也没怎么搭理他。

  陈文伟知道自己的外貌平庸,又没钱,又不懂哄女孩开心,这样的状况实属正常。

  这个房间很狭小,放了张床和书桌就放不下其它什么了,但好在租金不贵,而且是二十五层高,有个飘窗窗户。

  每天下班回来,陈文伟都会坐在窗台上,玩玩手机,看看外面灯光璀璨的城市夜景,缓解一天的压力。

  这时候,他就坐着窗台与友人聊着微信,对方是他的大学同学,老哥们,也在东州工作,他们平时会聊上几句。

  陈文伟看了这条信息,按动手机随意地回复了一句。

  【文伟:什么梦?】

  他把其他人的信息也回复完,就去给自己弄个方便面吃。上次出去吃饭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一个人在大城市生活并不容易,什么都贵。他一个月才赚六千多块,把房租、水电、生活费等都去掉后,就只剩二三千了。

  这还是他过着非常节俭的日子,这样下去还需要十年才存得够小城镇小户型的首付来。

  陈文伟已经作着辞职回小镇老家发展的打算了,这里的消费水平实在太高。

  其实毕业的时候他就该回老家去的,但不留在这大城市闯个几年,总归有些不甘心。

  在单元的公共厨房泡好方便面,陈文伟就端着回到房间,在窗台一边吃,一边看手机,大麦已经发来了很多信息。

  【大麦:梦到在一个好像是荒岛的地方,有奇怪的声音,我往前面走,那种感觉很怪,像有点清醒但又迷迷糊糊的,走着走着就看到前面有一间大屋,屋外边有个长得很诡异的老人,然后我就惊醒了。

  大麦:前几天做过这梦第一次之后,我就每晚都做这个梦了,而且每次吓醒过来都是半夜的三点正……

  大麦:我最近也没看恐怖片啊,就是在网上看了一个帖子说做了这个怪梦的,感觉就被传染了。

  大麦:对了,醒来之后,我还听到窗外好像有人在敲窗的声音,真的邪门】

  陈文伟咕噜吃了一口面,往微信打下“你就瞎扯淡吧”就要发送,心里却忽然有点怪异感,大麦不是喜欢开这种玩笑的人……他把这句删掉,重新输入一句话:“真的?你最近压力太大吧,上火了估计。”

  手机震了震,微信又有新信息:

  【大麦:真的,唉,这几天精神差了很多,我估计是得去医院开点安眠药吃了。】

  如果这事是认真的话,陈文伟就没什么主意了,输入道:“听说压力大就是会做恶梦的,你去医院看看好了。”

  【大麦:有点害怕是不是什么病,这两天头都很痛,喝水总是喝不够。】

  “感觉就是压力而已,没事的,别自己吓自己了。”陈文伟又回复道。

  吃完方便面,他找了几件衣服就去洗澡,没有太紧张这事情,麦磊肯定就是压力大,精神紧张,越睡不好就越紧张,恶性循环了。可话说回来现在谁的压力不大呢。

  洗完澡后,陈文伟躺在床上玩手机,与家人聊了一会,妈妈发来些家里种的一片油菜收成的照片。

  之后他又看了一些视频,时间眨眼就过去,到了晚上十一点多。

  陈文伟起身去公共卫生间刷了个牙,回来就躺下睡觉。

  工作了一天,其实身心都已经很疲累,他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就迷朦地进入梦境。

  寂静,虚无,四周在飘浮,光影在翻腾。

  朦朦胧胧之间,陈文伟感觉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海水,周围是无边无际的海水,荒废的土地,蓬乱横生的杂草,扭曲阴森的树木,远处好像有一片山峰。

  他看不太清楚,所有景象都蒙着一层像是黑白照片的灰暗,隐约有一股诡怪低沉的声响,似乎在呼唤着他……

  空气中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异味,脚下的泥土很沉重,陈文伟迷蒙的往前面走去,好像看到前面有一栋建筑物,是古老破败的屋宅吗,为什么看不清楚,好像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

  陈文伟一步步走去,脚步仿佛不再是属于自己的,渐渐变得飘浮,全身的力气都像烟雾般散去。

  那呼唤声越来越近了,陈文伟看到,那道身影在望来,是一张老人的面容,枯老得像是树皮、像是裂土……

  但他看不到老人的眼睛,只好像是一团无可名状的混沌。

  “74……”老人对他缓缓地说了个数字。

  骤然的,陈文伟猛地一下惊醒过来,浑身肌肉在发抽,还没有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

  但他已经意识到了,刚才那是个梦,是个梦……

  只是这梦,不就是麦磊说的每晚做的那个荒岛怪梦吗?

  这个想法让陈文伟有些毛骨悚然,也感到更加的口干舌燥了,像缺水了几天那么难受。

  怎么会这样……陈文伟惊疑中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书桌上的闹钟显示:3:02

  他顿时心生茫然,半夜三点了?才刚刚睡着过去啊,怎么就半夜三点了?

  他又想起,麦磊说每次从恶梦醒来都是三点……

  陈文伟皱着眉目的看了看周围,逼仄的房间内只有死寂,在黑暗之中,熟悉的一切物什都蒙上了阴影。

  他又看向不到两米外的那个拉上了窗帘的窗户,窗是已经关上了的,没有风能吹进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文伟好像看到窗帘在微微地摇晃,窗外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他的心脏已是揪了起来,望着几乎就贴着他的窗户,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哒哒,哒哒。

  敲窗的声音突然隐隐地响起,这里是二十五层,窗外没有阳台等可站位置。

  “……”陈文伟的心脏揪得猛痛了一下,浑身发麻发酸,犹如坠入了冰湖之中,渐渐有些无法呼吸。

  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也这样……这是还在另一个恶梦里吗?

  麦磊说做过那个怪梦第一次后就每晚都会做……

  他会不会……也是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