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黑白照片里的面孔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495 2019.05.08 18:43

  夕阳把天空映红,有一股鲜血蔓延般的诡异。

  外科楼以82%成功率完成了这批异榕病患者全部624人的手术后,就让奋战三天的医护人员们放假了。而顾俊、王若香等这些实习生,也可以回去宿舍休息。

  这是他们三天来第一次走出外科楼,大家都累成了狗,但学医以来这几天对他们的塑造胜过前面几年。

  蔡子轩已经在宿舍煮好了一锅又美又香的青菜肉末粥,好好慰劳了他们的嘴巴和胃一番。吃过粥后,疲惫的众人就散了,暂时都不愿多谈这几天的经历。

  顾俊去洗了个澡,回到自己的卧室往床上躺下,也想先睡一觉。

  只是他一闭上眼睛,过去几天的一幕幕就涌现眼前。

  那位老婆婆的死状,那位小男孩的死状,那些怪异扭曲的肢体,突兀蜿蜒的血管,黑液流淌的皮肤……

  “呼。”顾俊睁开了眼睛,望着苍白的天花板,空洞有时候是一种难得的美景。

  “在天机局待久了,真的不会疯掉吗。”

  他喃喃,在这里成长的速度比在医校、普通医院都要快得多,不过接受的挑战不是同一回事。

  即使他自觉自己有着些阅历,人生起起伏伏也不少了,现已心志坚定、头脑清醒。但他就是控制不了内心受到的影响,潜意识里发生着意识层面无法察觉的变化,但一定是在变化当中。

  现在他更明白了强哥说的话,人固有的认知越多,内心的枷锁越重。

  望着天花板静了一会儿,顾俊才聚起精神去管系统的事情。

  三天二十场手术有成有败下来,泰然手的修为变为第二重20000/30000,熟悉度一共增加了13000,他的手术贡献度是越来越高的,但熟练度就是这样,开始涨得快,后面越来越难涨。

  现在还差着10000熟练度能升上第三重,如果继续这种生活,不会花上很久的。

  看过泰然手,顾俊再打开手术生涯列表拉了拉,又关掉了,这些都是宝贵的手术经验,但他现在不想回顾。

  他再打开任务列表,这三天除了那个隐藏任务就完成了一个普通任务,奖励都还没领。

  当下顾俊拉过被子蒙着自己,先领了那盒“人类消炎药”,跟肿瘤靶向药差不多,没什么特别,又是铝箔包装,但一排10颗胶囊,没有说明书,药盒上的异文看不懂。这盒药他先放进口袋里贴身带着。

  然后他的心神,就看向了那个隐藏任务:

  “有任务奖励等待被领取:模糊残旧的照片1张,点击领取你的奖励”

  顾俊用念头点了点,顿时有一股凶狂错乱的光影不知道从何处涌进脑海,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这份强度是前所未有的,让他不得不双手按住就要炸裂的脑袋,闷闷地发出痛苦的一声。

  同时就在他的识海之上,那股光影渐渐凝定,成了一张照片模样的东西。

  “啊……”顾俊忍着痛楚,需要缓上一会儿,这是他领取时对精神消耗最大的一份奖励。

  他还没有点开细看,就能远远看到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相纸发了黄,有些斑驳和模糊,边缘有些破损,看上去这张照片年代非常久远了。照片中,或坐或站的有四、五排的几十人,排着都面向镜头,这是张合照。

  他们身着的衣服,看着都是那个献祭榕树幻象中那些人的民国风格长马褂……

  这是莱生公司那个组织的合照吗?哪个年代的?都有什么人?

  顾俊看着那面容模糊的几十人,有一份紧张揪了上来,合照中会不会有爸爸妈妈的身影?

  他再留意了下照片中的背景,似乎是大海岸边的一棵巨树前面,海面显得非常灰暗,那棵树盘根错节,大小每一根的树枝都扭曲得充满畸态……又是榕树。

  停了一会,他的念头终究还是点了点,把这张黑白照片打开放大。

  顾俊看了一眼,顿时间有一道诡雷在他的心头炸开,睁大的眼睛里一片茫茫。

  照片中的那几十个人,不管是高是矮,是壮是瘦,是老是少,面容全部都是一个样子,那个枯槁男人的面。

  尽管他们的脸形稍有不同,但只是同一套五官下的不同状态,都十分枯槁,脸颊下塌,有些瘦得连眼窝也深陷进去,就像骷髅一样。但他们,全部是一个面孔!

  “……”顾俊沉沉地看着这张照片,这个情况不是他之前的任何一个设想。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电脑合照片?不,他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狂躁感告诉他不是……

  面具?那不是面具。手术?又有一个想法在他心中突起:“这些人是不是都做过面部整容手术,把自己整成的这样?”他看着却感觉不像,这些面容非常协调,流露出的诡异只是阴冷,并无畸形。

  为什么?他看着他们,感觉这几十人也在看着他,他数了数,五十二人。

  顾俊从里面认出了献祭榕树幻象中的那个红衣男人,面容五官的比例一模一样;而其他的五十一人,也许就是伏跪在榕树四周的那些黑衣人。

  这么说……那个“招待员”男人并不是红衣男人,也不是照片中的任何一位,而是另一个人。

  顾俊思索着,心头浮现出那个“招待员”古怪咧嘴笑说的话:“我是个无关重要的人,好对付的,一个你可以看到的人。不像那些你看不到的。”现在想来男人的语气里有着得意,也有着嘲弄……

  因为即使他看到,他也认不出来谁是谁。

  那他印象中多年来曾经见过这个男人很多遍,那些朦胧记忆当中的枯槁男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莱生公司,莱生……”顾俊喃喃了几遍,“这个名字到底有着什么意义?”

  他早就多次想过这个问题了,却不能确定头绪。莱是一种植物,是古代贫者常食的野菜。字典上是这么说的。

  但现在看了这张照片,顾俊有个想法渐渐确切了下来,“如果‘莱生’只是借音呢?其实是‘来生’?”

  这一生,下一生,下下生……那个男人的一生生,就是他们一个个的化身。

  所有人都是同一人,正如异榕树会把众人、众生融合为一个生命。

  “来生会?”顾俊忽然喃喃出这个名字,心底的狂躁感越发强烈地在汹涌,潜意识深处好像有什么在翻腾。

  来生会这些人从大海中寻求力量,从榕树中呼唤未知……他们在追求什么?永生吗?

  顾俊感觉自己就是茫茫大海上的一条孤舟,努力地寻找着海岸,终于看到远方有灯塔散发出的一点点光亮,他似乎找到了方向,驶了过去,却只是驶进了一片看不到边的迷雾当中。

  他看着这张照片看了许久,许久,才把它关闭掉,眼神中仍有着一份坚毅。

  “我得想办法触发这张照片的幻象,真相是什么,一定要弄个明白。”

  顾俊想定了心思,便决然地闭目睡去,把精神养好才能应对这未知的一切。他调整着呼吸,屏弃着杂念,努力让自己睡去……卧室里一片寂静,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坠入了梦境,似乎……

  他听到了一股秘迷的低语,难以理解,时高时低……他好像走在泥泞的路上,走向一棵大榕树……

  那股低语越来越响了,响彻了天地,这时他也忽然能听得明白。

  “吾乃厄运之子,汝可知,汝等乃污秽之物,汝等乃愚昧之物,汝等乃卑贱之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