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回去的路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13 2019.05.31 00:22

  寂静,没有异狼野兽的踪影,没有鸦雀的叫声,除了他们踩在腐泥上的脚步声,没有别的声响。

  顾俊边走边目光四望,这种“榕树”与地球的不同,树身更为庞大,也更加扭结奇异,树皮是苍沉的黑色,带有尸斑般的白点,有些诡恶的枝条与周围树连起来生长,形成一片畸形繁芜的树网。

  他们三人只能从间隙中小心地穿行,尽量不要碰到这些榕树的任何枝叶。

  但有时缝隙太窄,还是难免会碰蹭到。顾俊每碰到一下,就好像有阵阵阴风涌进心头,一些痛苦、恐惧、淒厉的哀嚎悲鸣在耳边若隐若现:

  “是你,榕树里的东西……”“放过我!”“啊,求求你了!”“我好痛啊……”

  周围仿佛有着无数死于异榕病的患者在哀伤地看着他,每一片叶子都是一张不同的面孔。

  来自于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文明。

  而这些榕树都繁叶蔽天。

  “唔。”顾俊凝着心神,见薛霸和杨鹤楠一路都没说什么,就知道这种情况只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既要压着心底那股黑暗意志的躁动,但又要从中辨别感觉,“这边。”

  薛霸、杨鹤楠跟在他的旁边走着,只是警惕地注意着周围。

  除了道路难行,路上并没有其它的阻挡,三人在密林中小心地走了三百多米,就见到前方有一棵特别巨大的榕树,能抵得上其它的三、四棵,而且主树干底下有一个天然腐烂成的榕树洞,这是他们走来唯一见到的榕树洞。

  “就是那里了。”顾俊沉声道,望着那个榕树洞,一股诡异的熟悉感更重了。

  小时候他坐在榕树洞里接受跪拜的那一次,连通的是否就是这一棵树?

  薛霸两人也在望着,疑惑于没看到榕树洞里有光亮。

  “薛队长,你打算怎么办?”顾俊问道。

  “如果那就是出口,我们先全队出去,然后立即通知局里叫支援……”

  薛霸虽然是肌肉男却心思细腻的,听出顾俊真正想问的意思,“阿俊,我知道你想摧毁这里,关闭两个世界之间所有的通道。但既然我们有了新的通道、有给这些榕树制造通道的咒术,这里的价值就不能白白扔掉了。”

  “那些尸体、祭坛,这些树……”薛霸以最大的真诚去说,希望能说动顾俊,“这一整个世界,都需要更多的探索,才能解决更多的问题。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怎么处理这里交给上头去考虑决定吧。”

  杨鹤楠听得连连地点头,“是啊,现在异常力量活跃,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的,局里需要些优势。”

  “没错。”薛霸又说,“如果这条新通道没有容量限制,明天这里就会变成一个大本营,上千上万位同事会进来。”

  顾俊只是唔的应了一声,对薛霸的设想不置可否。

  这时候跟他们辩论或争吵都没有意义,有些情况是他们不知道的,他也没办法告诉他们。

  这是一个已被摧毁的不洁世界,以他不多的了解,异榕病就不是最可怕的疾病。

  咳血病,令整个异文文明一同死亡的疾病。如果传播到地球,那可能就是智人文明的末日。

  没有足够实力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已经被毁灭的索多玛,回头看一眼也是自找灭亡。

  “先把大家都带过来吧。”顾俊心里自有打算,说道:“那个榕树洞现在是关闭状态,我的精神和体力只够打开一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不好说,所以大家要一起走。我感觉那棵树没有传染性,但保险起见可以让大家换上那些来生人员的长袍,说不定那有着抵御力。”

  现在顾俊怎么说,薛霸两人就怎么做了,当下都脱掉防护服,由顾俊一个人带着返回祭坛那边。

  因为三百米距离虽然不远,但榕树林里错乱复杂,甚至可能有幻象情况,只有顾俊认得路。

  接着,顾俊就这么来来回回的走了七趟,前六趟每次带过来穿上防护服的两个人,最后一趟带走断后的高明鹏。整支猎魔人小队都安全聚集在这棵巨树前面了,只带着担架、十六套较完好的长袍、尸体组织样本、首领红衣人的头颅等东西。

  至于那些工具、炸药和武器,都听顾俊说的先留下了。

  “我现在的状态没办法支持大家带那么多东西,带的东西越少,通道就越稳定。”顾俊这么说,也要求由自己拿着那五张古纸和那把解剖刀,“我需要它们来施咒。”

  众人现在都相信顾俊不是莱生公司阵营的,况且现在也没别的选择了,即使有疑问也只能全由顾俊操作。

  “我先留在这边撑着通道。”这时顾俊又对他们说,“通道另一边的榕树应该也在东州范围。你们走进树洞后就不要回头,一直往前面走,走出去为止,然后等我出来,我很快就会出来的。”

  薛霸的脸庞有点绷着,深深地看了顾俊一眼,“阿俊,我只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顾俊心头一跳,薛队长还是猜出来了吗,好吧……

  “我明白的。”顾俊重重地点头,也是话里有话,“我绝对是这里最清楚的那个。那我开始了。”

  当下,他一手握着卡洛普解剖刀镇压那股黑暗意志,一手戴着手套按在这棵榕树身上,感知沟通着它,用异文念着:“开启,旧有的通道,开启!”这并非那纸上的咒语,那可能用于呼唤异榕病的,而这棵榕树早有了通道。

  他的精神与体力迅速消耗下去,所幸的是,榕树洞里很快出现了朦胧的光亮,通道被激活了。

  因为厄运之子的缘故,这次感应对于他仿佛是打开家门那样简单,只是他的心灵似乎又多了几分灰暗。

  “你自己一切小心,不要勉强。”薛霸又向顾俊说罢,当即架着枪与另外带枪的两人一起在前面开路,“走!”

  走在中间的是楼筱宁、张火伙几人,林墨躺在担架上由别人抬着,蛋叔等人走在后面。他们穿着长袍,临别时都给了顾俊感激的一眼,然后毅然地走向榕树洞的光芒里。

  “阿俊,一定要活着出来啊。”蛋叔的圆脸满是冀望,又说了句笑:“出来蛋叔带你去会所玩。”

  “好。”顾俊微笑点头,“蛋叔,出口都找到了,别整得生离死别的,不吉祥。”

  “哈哈,你小子说得对,走了。”

  顾俊看着最后进去的蛋叔也隐没于树洞光芒之中,这才吁了一口气,转身往祭坛那边走回去,神情决然。

  如果让天机局上头决定,是不可能选择毁灭这里的。

  但这里必须毁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