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往事里的黑影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247 2019.06.14 01:29

  乌黑的夜穹下,凛冽的寒风吹动着这片古老墓地里的杂草。

  在远离本村祖宗们坟墓的最偏僻那处坟头,满目被盗挖过后的混乱。破旧的石碑倒下了,本来深埋在土地里的棺木被挖出抛到了一边,盖板被破开,里面的骸骨已经被盗一空,连残留的痕迹也不剩下多少。

  “也许因为他们外乡有不同习俗,老狗叔那一家在我们村是很怪的。”

  陈树怀坐在别人搬来的军用折叠凳上,神情复杂,缓悠悠地说着当年的事情。

  不管是年轻的顾俊、壮年的薛霸、或老年的姚世年,众人都恳请这位老人把自己对老狗叔家的一切了解讲出来,无论那听上去有多么的荒唐。

  有些老人是很喜欢跟后辈谈说过往的,陈树怀就是这样的老人。

  “他们一家有差不多十口人吧,大人都长得挺怪的,小的就长得跟我们没两样。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孩,也是跟着大家指指点点,取笑老狗叔长得丑、是外乡佬。不过老狗叔从来不跟我们生气,我就没见过他生气。”

  “本来大家赶他们走的,阿公让他们留下。可他们毕竟是外来的,又不嫁女,又不娶老婆,大家平时就不往他们家走动的,他们家住在村尾啊,几乎都进去山里了,自己砍了些木头混着泥巴搭的几间房舍,围成了一圈……”

  听到这里,顾俊不由问了声:“老狗叔的旧宅还在吗?”

  陈村长继续充当翻译,陈树怀听了叹道:“不在啦,都塌了、烂了……那里不住人的,有五六十年了吧,你们后生还不知道为什么啊。”陈村长翻译时讪讪多说了句:“我还真不清楚,就是说那边阴气重,风水不好。”

  “那时候我还小,都喜欢到处跑,可是也怕往那边去。”

  陈树怀讲起这足有八十多年前的事情,恍如隔世,“老狗叔他们不养猪、不养鸡鸭,连狗也没有一条,但他们家的院子总是有一种怪味熏出来……”

  顾俊心头一提,其他人也听出了情况,怪味?

  可是这时,那位也上了90岁坐着轮椅的村老轻蔑的道:“树怀,那不就是狐味吗,你还老说怪味怪味的。”

  他们是指狐臭味,绝大部分国人都是没有狐臭的,但也有有的群体存在。

  “不是狐味,你没我记得清楚……”陈树怀叹气,跟老伙伴争论也是费劲,“那种怪味我也不晓得是什么,很臭,有点像尸体的臭味……我们那时候河里有时是会飘来死尸的,那气味很像……”

  顾俊心里有念头闪过,老狗叔的怪样、尸臭味,难道老狗叔甚至他们全家真的是食尸鬼吗……

  “那些浮尸我们是拿竹竿捅着让它们飘去下游的,不然可能会搁在哪里,但做这种事啊大家都嫌晦气。后来还是老狗叔他们家把这个活做了,村里就没人再要赶他们了,但也更加躲避他们了。”

  陈树怀一连叹气,老斑点点的脸渐有苍白,“我说的怪事,也是差不多从那时开始的……”

  “我当时每天都要上山去捡柴,所以每天都会经过他们家。每次走过都很不自在啊,他们总有人在的,在院子里、或者门口边,没做什么,就是看着你走,也不说话。”

  “不记得哪天了,有次我走过的时候,听到里面砰砰的响,好像是有什么撞到木门上的声音,而且有一种好像哪种野兽的低沉叫声……我就说老狗叔家是不是藏起什么狍子了?”

  八十多年后的现在,谈起这些,陈树怀仍然不能明白。

  “那时候打仗啊,要吃顿饱饭不是很容易的,要吃点肉就要等到过时过节了。我就琢磨着是不是老狗叔他们从山上捉了什么野兽,藏在家里要当存粮……我回去跟我父亲叔伯说了,他们就找着阿公,想让老狗叔把狍子肉拿出来给大家分一点。”

  顾俊皱起了眉头,薛霸、蛋叔他们也感到一股切身的危险……

  “靠。”楼筱宁嘀咕,听着就像自己要再次去看那个红门门孔。

  但陈树怀还是活到了95岁的现在,“阿公真去找老狗叔问了,老狗叔之后就真拿了一整头狍子出来分了,后来又分过几次,大家吃了狍子肉,才算慢慢真的接纳他们,老狗叔死了也能葬在这里。”

  “可是我听到狍子被宰的时候的叫声,又觉得那不像。那种怪声消失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响了。”

  “那时我年少胆大啊,就想看个清楚明白,找了一天提早爬上那附近的一棵树上盯着他们的院子看……”

  说到这,陈树怀停了下来,嘴巴张动几次才能继续说出那份悚然:

  “我藏到了半夜,又饿又冷,都要下树走了,突然就看到……老狗叔全家从房舍走出到院子,他们走着很奇怪的脚步,怪声念着什么话语,走了一圈又一圈……好像是他们的习俗?”

  “但我真的看到了!就在院子的中间,有一道奇怪的黑影从泥里钻了出来……”

  “我吓得几乎从树上掉下去……我感觉他们注意到我了,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再看……”

  “后来怎么样,我已经不知道了,等他们院子没了动静,我就立即下去跑回了家。一路上我注意到,全村的狗、鸡、鸭那些畜生都不叫了,全部丢了魂似的动也不动,第二天就全部死了。”

  “当时全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是不是邻村有人来投毒。我把那件事告诉了阿公,但阿公去和老狗叔交涉后,说我那是做了个梦,不要再提这件事。”

  “怎么会是梦啊,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可是这事后来再也没出过,老狗叔家的怪声也没了,他们很安分。”

  “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做梦了。”

  陈树怀唏嘘地说完这桩往事,当年那份悚惧仍在老目之中,“那个黑影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陈村长为老人在这么多领导面前胡言乱语而有些尴尬,却还是如实翻译出来,毕竟这里懂东州土话的不只他一个。

  与此同时,猎魔人小队众员、姚世年和顾俊,都沉着面容,因此想到了很多……召唤仪式?

  老狗叔这一家,不管是食尸鬼,还是在召唤食尸鬼,都离不开关系。

  这里面究竟有着怎么样的牵连?接着,姚世年用手机给陈树怀展示了几张图片,莱生公司首领红衣人的枯槁面孔、一些死皮人的样子,陈树怀却都摇头表示从来没见过他们。

  “陈老,你再看这张肖像图。”姚世年又换了一张图片,展示前特意吩咐顾俊他们不要看,因为这涉及那个恶梦。

  “哎?”这次陈树怀一看之下就惊了声,“是了,老了点,但老狗叔就长这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