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瘟疫医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精神与心理状态检定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2334 2019.05.09 00:24

  那天顾俊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只还记得那句话的意思,却怎么也无法想起那股低语用的是什么语言。

  这只是个恶梦吗?

  自从那个枯树恶梦之后,顾俊就不这么认为了。

  梦境是怎么回事一直都被人类所研究,周公说会反映运程,弗洛伊德有不同的意见说会反映潜意识。他觉得两人都有道理,自己今年真的流年不利,而自己的潜意识肯定有些问题。

  是谁在低语?“厄运之子”是谁?汝等是指谁?

  “难道是大榕树自称厄运之子对我说话吗?”顾俊想到这个怪异的可能性,声音像是从榕树那边传来的。

  顾俊带着很多的疑惑,第二天就去培训中心继续进行实习生未完的培训。

  他、王若香和孙宇恒三个不需要再做实验动物手术了,而蔡子轩六人在那三天一直都在练习。所以大家的外科项目都结束,但还有其它的临床项目。

  顾俊跟了临床几天后,又去做解剖训练,接着又去做精神、心理方面的训练……

  ……

  半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在这期间医学部没有接到新的异榕病患者,局面一时平稳了下来。

  从东州大赛选拔的精英医学生进来已有一个月了,他们这天在培训中心正式迎来培训的结束。

  “这个月都辛苦啦。”周家强高兴地告诉他们,“鉴于你们的优异表现,上头已经决定,全部予以转正为G级人员!不过要先通过评审部的一次对精神状态的检定。例行程序而已,没问题的。”

  蔡子轩他们没什么顾虑,还很好奇要怎么检定。

  顾俊却有点疑虑,检定就绕不开潜意识,他上次画出异文,这次呢?自己潜意识里怎么回事他自己也不清楚。

  会不会触发出幻象?他倒觉得不会,这半个月来他尝试了很多的办法,但依然不能触发出那张黑白照片的幻象,连一点苗头感觉都没有,应该需要去有榕树的海岸边试试。

  当下,周家强带着他们九人来到就在医学部北面靠山的一栋六层小楼,这是评审部在这里的办公地。

  他们一边走进去,强哥一边殷切地向他们解释着这个检定。

  这次不是要测验他们的人格,而是名为“精神与心理状态检定”的一个项目。

  “我们这些老油条都把这个项目叫做‘S值检定’,因为精神的英文单词Spirit是字母S开头嘛。我进来的时候就这么叫了,也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叫法,明明应该用Mentality的,心态值嘛,哈哈。”

  强哥对学生们侃侃笑谈,让众人的心情都轻松了些,这些信息他们应该是有权限知道的。顾俊听着想,这是用的Sanity来命名吧,精神是不是还正常,还是已经疯了。

  “强哥,叫S值是因为检定结果会是个具体的数值吗?”孙宇恒问道,大家也是这么想。

  “嗯是啊。”周家强边说,边领着他们走进评审楼的一楼大堂,“这是个综合数值。因为局里的工作特性决定了我们的精神很有受到创伤的风险,心态有时候会崩掉。这就需要时间来休养、治疗和恢复,不然就一团糟了。”

  进了大堂后,强哥向前台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就带他们乘电梯去二层,继续讲着。

  “S值包括了你的理智性、坚毅性、灵知性等等方面的状态,100分制的,高了好,低了不好,低于70就需要接受治疗和减少工作量,低于50就要强制放假了……嗯但你们这次呢是低于70就不行。”

  大家都听出强哥显然在尽量说得轻松,他们悄然面面相觑,所谓“强制放假”是辞退的意思吗?

  这个S值,真有点严格啊。

  “所以你们不用伪装,状态好就是好,差就是差。”

  周家强语气多了些郑重,反复强调道:“就算让你们骗过评审员,最后受到伤害的还不是你自己?对不对,不用装,不用隐瞒,把自己真实的状态展现出来就好。真有什么问题的话,也能赶紧得到最好的治疗。我们学医的,有问题要及早治这个道理不用多说啦。”

  “是啊。”蔡子轩认同地点头,强哥说得对,就是这个理。

  “阿俊、若香、宇恒。”周家强又道,“特别是你们三位,你们参与过手术工作,心里有压力是正常的,千万不要憋在心里,等会都说出来,可以的。”

  “没问题。”王若香微笑道,“要说有压力也不是现在,都过半个月了,被砍一刀也能自愈了。”

  众人轻笑了几声,没有遗忘那些悲惨,只是温暖了彼此的心态。

  “剪指甲刀吗?”顾俊捧哏道,让大家的笑声更欢了些。

  周家强见他们状态这么好,也能真的放心下来,带着他们出了电梯,从一条走廊走过,拐弯到了几个检定室外面的等候区。这次先做检定的是王若香、孙宇恒和蔡子轩,三人分别进了不同的检定室。

  顾俊、江半夏等人则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与强哥边聊边等着。

  顾俊当然希望自己可以顺利通过检定,不只是为了寻找种种的真相,他开始真心喜欢这里了,或者说喜欢强哥、朱主刀、曾一助等善良亲切的这些人,还有一起培训的这些同学。他心里有了一种久违的归属感。

  自从十岁那年他的家散了之后,这种归属感也就散了,可是现在它在重新凝聚。

  众人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蔡子轩最先出来了,一走来就对他们感慨了句:“我现在的心情真舒服。”

  这哪是去做S值检定,这是去做了个SPA吧?

  不过顾俊并不意外,如果子轩过不了,那肯定全部人都过不了。

  蔡子轩不能多说,就被强哥赶走了,让他自己先回一楼等着。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孙宇恒、王若香也陆续结束了检定,看上去都挺自在的,应该也没问题。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让顾俊进去王若香刚出来的检定室。

  顾俊站起身来,大步走进了那道打开的室门。

  检定室与上次的评审室完全不同,更为宽敞、雅致,灯光却更暖色调的暗淡,房中间是一张检定躺椅,旁边摆有很多的仪器设备。不见上次的那三位评审员,只有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女人坐在躺椅旁边的一张靠椅上。

  中年女人见他进来了,顿时起身迎接笑语道:“顾同学,请来这边坐。我是你的检定师梁佳惠,叫我梁姐吧。”

  “梁姐你好。”顾俊点头叫道,心里在想着……

  这么热情,是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的那一套“以人为中心疗法”吗?

  不管是安排强哥带路和解释,还是这个梁佳惠,都是想让他们处于一种放松和信任的心理状态。

  但他知道之后一定有刀子,那样才能谈得上检定,而且他和班长、孙宇恒的检定肯定是加料的,尤其是他。

  “来,坐,躺着也行,你怎么舒服就怎么样。”检定师梁姐笑道,“我再给你戴上些仪器。”

  “好。”顾俊想着走了过去,往那张躺椅坐下,继而整个人平坦地躺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