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真是实习医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不如试一试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2147 2019.12.05 23:42

  哗啦啦啦——

  平车的车轱辘跟地面摩擦,声音灌满了整个走廊。

  无数病人于睡梦中惊醒。

  看看走廊上飞速略过的平车和紧跟着的白色衣角,陷入了沉默。

  然后,自发的,双手合十。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可是希望,能好吧……”

  ……

  59床病床上,目送老伙计离去的59床老爷子,怔怔的愣了好一会,眼睛红红的。

  突然,他以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速度从病床上弹了起来。

  抓起病床旁桌子上老伙计偷偷给他带来的“矿泉水”,就往厕所里又。

  “你要干什么!”

  58床大叔吓了一跳,赶紧跟了过去,就看到59床大爷直接拧开瓶盖,把“矿泉水”一股脑的往马桶里倒去。

  一股酒味蔓延开来。

  58床大叔愣住了,“你……”

  老爷子倒完了矿泉水,慢慢的转过头,混浊的泪水从眼眶里滑落。

  相顾,无言……

  良久,他张嘴,声音沙哑。

  “如果,我发誓,从此滴酒不沾,出院后就开始做慈善……我的老伙计,他,他能活着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

  58床大叔不知道两个老爷子的恩怨情仇,可眼睁睁的看着白大褂们如临大敌的把那个老爷子推走,他的心里也堵得慌。

  默默的走回椅子旁,重新缩在上面,58床大叔叹了口气。

  “等护士忙完了,让她们给我换一下床单吧……”

  ……

  六楼,胃镜室门口,二线医生和胃镜医生翘首以盼。

  “来了来了!”

  平车咕噜噜的声音从电梯拐角处传来,胃镜医生转身就往胃镜室跑,而二线医生则往电梯方向迎去。

  “是他吗?”

  “是他!上来前血压95/56mmHg,心率95次/分,有黑便,有头晕口渴乏力,暂时没有呕血!”

  “交给我吧!你回去补医嘱和病程!马上跟输血科申请血!”

  “好!”

  张天阳应了一声,把病人和病历交接出去,目送了一眼,然后转头钻进了还没来得及关门的电梯里。

  胃镜很重要,因为如果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胃镜下可以给曲张或者破裂的血管做套扎。

  就像是把大开的水龙头给堵死了,病人不再出血,慢慢的也就会脱离生命危险。

  可万一出血量已经很多,胃镜下抽吸血液的速度没有出血的速度快,看不到干净的视野,就没办法给破裂的血管做套扎。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用三腔二囊管压迫一下。

  可胃壁四周都是软的,又怎么能真的止得了血呢?

  张天阳很想跟着去做胃镜,可是联系输血科取血一样很重要。

  肝硬化患者本来就会有脾脏的并发症,造血功能受损,三系降低是常事。

  本来就贫血了,再来个食管胃底静脉破裂,大出血一下子,光补液肯定是补不回来的,一定要输血。

  现在何师兄腾不出手,这种事情就只有他来干。

  迅速电话联系输血科,然后冒着夜色跑去取血。

  一般血液制品之类的东西都是由专门的支持中心派人去取然后再送的。

  但张天阳等不及了。

  新取回来的血液是冰冻的,他顾不得冷,直接揣在了怀里。

  冰冷的血液是不可以直接给病人使用的。

  很多人输液的时候都会觉得手脚冰凉,身体不适,但输液的液体已经是差不多常温了。

  如果真的直接把冰冷的血输进去,病人会当场给你印象深刻的教训。

  揣着血液跑回感染楼,冲进胃镜室的时候,血已经有些热乎了。

  跟着来的小护士手脚麻利的给病人挂上,而张天阳的目光却停在了屏幕上。

  视野里,鲜红一片。

  再看脚边,抽吸出来的血液已经有半罐子了。

  “不行了,出血太快了,只能上三腔二囊管了。”

  正操作着手柄的医生叹了口气,准备放弃了。

  其实他作为感染内科的胃镜室医生,这种情况见的太多了。

  肝硬化的病人常规要做胃镜,看看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的情况,如果实在太严重,要做预防性的套扎。

  可是有的病人,胃镜一探下去,血管稍微一受刺激,就爆了,视野瞬间猩红一片。

  还有像今天这个病人这样的,本身已经出血了,胃镜一探下去都是红的,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用三腔二囊管压迫一下,可最后,还是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

  “真的不行了?”

  二线医生实在不想有病人在自己的班上出事,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看不到吗,视野根本没有啊!换谁谁能做?啥都看不到难道盲套吗?”

  做胃镜的医生也有些暴躁。

  “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第三个放三腔二囊管的了!真的是,难道我该去拜拜佛了?”

  胃镜医生怀疑了一下人生,准备把套扎工具缩回来,然后开始着手放三腔二囊管,随口问了一句。

  “怎么办,这个病人等会是推回你们那里还是放到急诊去?”

  一边说着,胃镜医生一边想把工具缩回来,但一双手却按在了他的手上。

  “嗯?”

  胃镜医生回头,看到了张天阳沉稳的脸。

  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还不放弃?”

  “师兄。”张天阳眼睛一直盯着屏幕,“这个收回来也不能给下个病人用了,不如试一试吧。”

  话音落下,张天阳稍微有些强硬的抓着胃镜医生的手转换位置。

  视野里确实布满了鲜血,正常情况下确实真的没办法了。

  可偏偏,他的眼力被系统加了2。

  刚刚一直盯着屏幕,竟然隐隐约约看出了血流的方向……

  虽然他也不太确定可不可行,但他现在自作主张,就算失败了,也不过是被骂一顿的事情,可如果成功了,就是病人的一条命!

  “血液从破裂的血管喷射出来,在对侧胃壁上回旋,然后被吸出来……”

  “如果反向推测的话,就应该是这个方向……”

  张天阳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试图抓住血流的微小变化。

  手上,胃镜医生已经挣脱出来,干脆的把操作手柄让给了张天阳。

  他退到一边,双手抱胸,虽然惊诧于张天阳竟然真的像模像样的运用着手柄,但心里依旧不抱希望。

  “随便换哪个医生来做胃镜,都不可能救的回来的!”

  话音刚落,张天阳手上猛然捏紧。

  “咔!”

  轻微的响声,代表套扎工具已经用了出去。

  三个白大褂一个小护士都不由得把目光放在充满猩红的屏幕上。

  真的,可以吗?

  不可能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