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真是实习医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骂不下嘴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2076 2019.12.07 16:47

  “呦,这黑眼圈!”

  朱教授心情似乎不错,还拿何师兄和张天阳的黑眼圈来打趣。

  “昨天事很多啊,何医生,张医生,辛苦了!”

  朱教授笑呵呵的打开医生工作站,“咱们这两个医生辛苦了,今天查房就迅速一点,早点处理完,早点让他们回去休息。”

  说要迅速,就真的很迅速。

  简短汇报病情,迅速给出意见,然后换下一床。

  周一的查房格外的迅速。

  “82床,这是谁的病人?”

  “我的。”

  张天阳站了出来,“上腹部增强CT的结果出来了,脾栓面积有百分之七十......”

  “怪不得一直发烧。”

  朱教授点点头,何师兄也恍然。

  脾栓术后本身就会有吸收热,栓的面积这么大,吸收热肯定更严重。

  “继续住吧,每天敲敲肚子,有腹水就放,等体温稳定下来再放出去。”

  “好的。”

  张天阳点头。

  其实周末82床大爷的体温就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高了,虽然依旧在发热,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到好转的趋势。

  “教授,他的体温单在这里,抗生素方案是不是可以降级了。”

  张天阳把早早抄好的体温单递了过去,朱教授扫了一眼,点头,“行,你拿主意吧,我放心。”

  朱教授身为“稀有医师”,在特定地点随机刷新。

  她出现的少,但不代表她不清楚病房这边的情况。

  何师兄作为主治医师,每天都会跟她汇报病人的情况,汇报完还不忘夸张天阳两句。

  她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特别是今天早上,她找何师兄聊天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堆夸张天阳的话。

  张天阳继续介绍自己管床的病人的情况。

  “83床,过来放腹水的,现在基本情况都还行,病人和家属表示症状好转了想出院,明天给他出院?”

  “行,你定。明天出的话刚好,你们今天回去休息,明天出一个,再收一个。”

  朱教授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出反驳的意见,哪怕是到了79床那个青年男性脾大的病人那里。

  “79床,脾大查因,现在已经排除了血液系统疾病、肝豆状核变性,增强CT的结果还没回报,但是我和何师兄看了图像,没有血吸虫病典型的地图样变。”

  张天阳顿了顿,“患者幼时有脐带感染病史,现在考虑一个特发性脾大,检查的话还欠个肝穿刺,之后应该就可以确诊了。”

  “但他的三系都低,血小板才41,即使要做穿刺应该也不能直接穿,估计得用境内静脉。”

  朱教授认真的听着,末了点点头,“小张可以的。”

  79床小伙子是走了朱教授的关系的,目的是让朱教授多关照关照,好好查查病因,看看怎么治。

  朱教授本来也想关照关照的,结果发现根本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所有的可能和检查都被张天阳全部安排好了。

  思路清晰,目的明确。

  有时候甚至她都觉得张天阳完全可以不给上级医师汇报,自己做决定的。

  她思考片刻。

  “这样,你跟家属谈谈,愿不愿意做穿刺,好好说说两种穿刺的优势和风险,然后如果不做就出院,要做的话就到增城分院去做吧。”

  “好的。”

  所有病人都查完了,朱教授带领着一群白大褂走出病房,挥挥手让别人先回去各忙各的,唯独留下了张天阳。

  张天阳看着朱教授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心里咯噔一声。

  总归还是没逃过!昨天的事情要追责了!

  “来,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跟你说。”

  朱教授带着张天阳往拐角处走,路过了一群欲言又止的家属。

  张天阳看到了昨天出事的8床大爷的孙女,这时候小姑娘眼睛还红红的,怔怔的盯着张天阳,但脸上已经没有了昨天晚上的悲切,隐隐约约有一丝酒窝的印子。

  看来8床老爷子十有八九已经脱离危险了。

  张天阳心里有些高兴,这样一想,等会即将到来的一顿大骂似乎都不是那么难以承受了。

  “小张,张医生。”

  朱教授终于把张天阳带到了角落,避开了远处那一群探头探脑的病人家属。

  该来的还是来了。

  张天阳叹了口气,低头认错,“对不起教授,我不应该贸然行动的。”

  朱教授气息一滞,原来想要呵斥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她有些无奈。

  带过那么多实习生、规培生各种学生,犯错的时候要不然就是低着头一声不吭,要不然就是下意识的找借口。

  像张天阳这样一口承认错误,甚至还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的学生,还真没几个。

  一气呵成的呵斥被打断,朱教授瞬间凶不起来了,只能叹了口气。

  “你真知道错了?”

  “知道。”张天阳立正挨打,“我违反了规定,在没有医师资格证以及上级医师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做侵入性的操作,我错了。”

  张天阳说完,就等着朱教授继续骂。

  朱教授看着低着头的白大褂倒是有些无奈。

  你倒是给自己辩解两句啊?

  至少把病人从必死无疑的局面拉回来了啊!

  朱教授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感觉有些牙疼,“你就没有别的要说的了?”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哪怕初衷再好也是错了,我认罚。”

  张天阳态度端正,搞得朱教授无奈的笑了起来。

  “那我问你,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你还会擅作主张吗?”

  张天阳思考片刻,突然抬起了头,“人命关天。”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能力的时候是救人,没能力的时候是害人。”

  朱教授摇摇头,脸上装出来的阴沉再也维持不下去。

  “你倒是挺明白的。知道有能力的时候出头是救人,没能力的时候强出头是害人。”

  朱教授深深的看了张天阳一眼,“毕竟是违规,检讨你还是要写的。但是临床上奖罚分明,违规了要罚,救了人要奖励,这件事我会亲自跟教务处说的。”

  这就是说这件事她扛下来了,写个检讨,就算翻篇,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奖励。

  张天阳露出了笑容,“谢谢教授。”

  “医生阿姨!”

  一个弱弱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两个白大褂扭头,就看到了眼睛红红的穿着校服的小姑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