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真是实习医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真的没办法了吗?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2561 2019.11.24 21:00

  8床距离医生办公室隔了一个护士站。

  张天阳急匆匆奔去,引起了护士站里办公护士的皱眉。

  “谁啊?”

  “医院里没有急事是不能跑的不知道吗!这么没规矩!”

  新来的小护士跟出去看到了张天阳的背影,“是新来的吧?刚刚看着还挺年轻的。”

  “新来的,哼。”护士长正在电脑上操作,冷哼一声,“肯定是五年制的,早就听说这一届的实习医生坑。”

  “对了,小同学,你也是新来的,千万别学他!”

  ......

  张天阳不知道自己的跑动引起了护士的微词。

  就算知道了也没空搭理。

  现在他只希望,千万不要像他担心的那样。

  “8床,是你吗?”

  匆匆停在8床面前,张天阳终于看清了这个阿叔。

  “医生,来查房啊?”

  阿叔并没有像是病程记录上写的那样嗜睡昏迷,还能主动跟张天阳打招呼。

  但张天阳一点也没有放松警惕。

  有些病人,你上一秒看他还一切正常,下一秒他就能死给你看。

  更何况,这个阿叔虽然看起来坐在床上上半身活动自如,可他的脸色是真的不好。

  张天阳不懂风水也不会算命,可在临床上看的病人多了,冥冥中也有预感。

  看到这个阿叔的瞬间,他就想起了四个字:

  印堂发黑!

  “医生啊,这个氧气我能不能不吸啊?”

  阿叔手里拎着被他自己扯下来的氧气管,跟张天阳讨价还价。

  “你看我现在,还是呼吸很急促,好像没什么用。”

  旁边跟阿叔长得很像的哥们也在补充。

  “对啊对啊,从昨天晚上开始我爸爸他就一直这样,呼吸急促,而且还睡不好,半夜坐起来喘气......”

  “别说话!”

  张天阳直接打断了他们,撩起阿叔的病号服就开始听诊。

  放在平时,他一定会详细的听完病史,可现在情况紧急,没有时间浪费。

  呼吸急促,半夜端坐呼吸,再加上肝衰竭的前提和肝性脑病的病史,一切都让张天阳感觉很不好。

  更何况,这个病人2天前还下过一次病危!

  听诊器落在阿叔的左前胸,先从心脏听起。

  “心率好快,而且不齐。”

  听诊器里的反应和监护仪的上的数字差不多,都是一分钟一百多次。

  正常人的理想心率应该控制在55-70次每分,超过85次医生都会想办法控制心率,更何况一百多次!

  再听肺,张天阳险些手一抖。

  满肺全都是湿罗音!

  呼吸频率32次每分!

  快到正常人呼吸频率的两倍了!

  阿叔是肉眼可见的呼吸困难了,监护仪上的血氧饱和度一直在95%以下,而且病人自述吸氧也没用!

  再按脚......

  别说脚了,一直到膝盖下面都是一按一个大坑。

  双下肢重度凹陷性水肿!

  妈的,分到这种病人还敢因为摆脸色而脱岗!

  张天阳在心里骂了一句,马上决定要把上级医生叫过来。

  这种情况,他顶不住,佘师兄也顶不住!

  “家属别走!等我回来!”

  话音未落,张天阳已经整个人消失在病房外。

  ......

  “准备电脑查房吧!”

  医生办公室里,朱教授制作好了朱组专属的交班表格,招呼着几个白大褂准备电脑查房。

  “有几个病人需要注意一下的,首先是这个8床......8床是谁管来着?”

  “是我。”

  佘师兄不知道啥时候已经“上完厕所”回来了,这时候应了一声。

  “对,这个病人有点难搞,小佘,佘医生,他的病情怎么样......”

  朱教授刚想问病情,就听到旁边嘎吱一声。

  粗暴的开门方式让里面正在工作的医生们都眉头一皱。

  张天阳半个身子探了进来,朱教授连同后面的白大褂都面色不渝。

  “张医生,你怎么......”

  “教授,快去看看8床,我觉得病人不太好!”

  张天阳直接粗暴的打断了朱教授的话。

  朱教授很少被这样直接打断,但仅仅愣了半秒钟,就迅速反应过来。

  “走,去看看!”

  张天阳转身就跑,朱教授紧随其后。

  虽然是五六十岁的身子,可病人出事的时候,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

  主治医生何师兄和规培医师陈师姐也二话不说跟了过去。

  佘师兄反应慢了半拍,打心底不愿意相信。

  “8床不是我的病人吗?不太好?不至于吧?

  一个实习生,能判断的准吗?

  八成是临床经验不够,大惊小怪。”

  话虽这样说,但佘师兄脚下也没慢多少,只比张天阳他们晚了5秒踏进病房。

  朱教授动作比张天阳还快,扫了一眼正在滴滴报警的监护仪,手里抄着听诊器就摸到了阿叔的身上。

  张天阳在后面干着急。

  阿叔的病情及其危重。

  病情进展到如此地步,他张天阳没办法逆转的了。

  他及其的希望以及盼望,朱教授能够做点什么。

  但朱教授专注的听诊,一直带着笑容的脸早就冷若冰霜,严肃的让人不敢发出哪怕一丝声音。

  家属是8床阿叔的儿子,这时候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眼睛慢慢变红。

  花了一分多钟仔细听诊,又进行了体格检查,朱教授缓缓的把听诊器塞回口袋。

  她刻意把声音放缓,身子也弯下来压低到跟8床阿叔处于同一个平面。

  “没事的啊,一点小问题。”

  然后,她拍拍阿叔的肩膀,扭过头,冲家属使了个眼色。

  “家属出来一下。”

  家属跟着朱教授,一群白大褂跟着家属,一起沉默的重新走进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里的空椅子不多,朱教授没有让一群白大褂坐下,反而给家属小哥搬了一张椅子。

  “坐。”

  从来没有得到如此待遇的小哥眼睛红的快要滴血了,直愣愣的站在那,顿了好久才挤出一句话。

  “医生,我爸爸他......”

  “很不好。”

  朱教授直接给出了他最不想听到的结果。

  明显的,家属连同后面站着的白大褂在这一瞬间都气息一滞。

  “医生......”

  小哥的声音都颤抖了。

  他已经经历了两次被告病危,前两次报病危他爸爸也确实坚挺了下来,现在甚至醒了,还能说话,还能吃东西。

  可前两次,医生只是委婉的跟他说,“你爸爸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现在......

  家属不肯坐,朱教授也不坐,就这么站着盯着小哥的眼睛。

  “家属就你一个吗?其他的家属在哪?”

  “还,还有我妈妈,她刚刚去买吃的了......”

  “赶紧叫回来吧。”

  朱教授这句话一说出口,小哥身子肉眼可见的一晃。

  “真......真的......没办法......他明明醒过来了......”

  小哥咬着牙,强忍着,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表情。

  可张天阳却看到了他紧握着颤抖着的手。

  “回光返照,听过吗?”

  朱教授很冷静,也很严肃,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看起来有点“冷漠”。

  但医生的职责如此。

  治病救人,同时,也让他们看到残忍的真实。

  小哥说不出话了。

  朱教授拍拍他的肩膀,塞给他一张名片。

  “能叫回来的赶紧叫吧,病人现在醒着,等一会就不一定了。”

  “如果家离得不远的话,看看能不能送回去吧。”

  “再晚,就不一定能送到了。”

  ......

  家属小哥走了,医生办公室里一片沉默。

  “好了好了。”

  周教授使劲拍了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小佘,佘医生,你赶快弄个病危告知书出来,给家属签名。

  剩下的人,准备电脑查房了。”

  佘师兄去弄病危通知书了,张天阳在后面看着,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虽然知识储备已经告诉了他答案,但他还是没忍住。

  终于还是问出了那句,家属没说出来的话。

  “教授,8床,真的没办法了吗?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