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真是实习医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你一哼唧,他就知道用力

我真是实习医生 请叫我医生 2075 2019.11.30 21:17

  问完病史,张天阳的A4纸上已经记满了字迹。

  陈师姐伸头过来看了看,嘴里啧啧有声。

  “青年男性,巨脾查因,这是疑难杂症啊。”

  张天阳盯着自己做的笔记沉思,“确实,可能的原因太多了。师姐,你怎么考虑的?”

  “你可别问我。”陈诗诗瞬间换了台更远的电脑,以示距离。

  “这种疑难杂症我可没资格发表意见,你开好常规医嘱之后打电话请示何师兄或者朱教授吧!”

  “好的吧。”

  张天阳耸肩,这种判断病情的事情,确实有点超纲。

  “什么病人啊?”

  佘师兄有点好奇,默默的飘过来看张天阳写病历。

  看着看着,又默默的飘了回去。

  疑难杂症,告辞告辞!

  ......

  除了常规的入院套餐之外,79床小伙子的重点在于鉴别诊断。

  张天阳思考了一会,然后先给他开上了几个额外的检查。

  网织红细胞、血吸虫抗体检测、铜蓝蛋白、尿铜定量,以及眼科的会诊。

  网织红细胞是为了筛查血液系统疾病,其实张天阳还想给他做个骨穿,但还是得先等血常规的结果出来再说。

  血吸虫抗体检测是为了看看是不是血吸虫病导致的肝脾重大,更明确的诊断是做个腹部增强CT,但增强CT这种这么贵的检查,不是他说开就能开的。

  铜蓝蛋白、尿酮定量以及眼科会诊则是为了筛查是不是遗传性的肝豆状核变性,患有这种病的病人体内会有“铜”的聚积,铜蓝蛋白和尿铜都会偏高,眼睛里也可以看到特征性的K-F环。

  “我能做主的就只有这些了。”

  张天阳叹了口气,刚想给何师兄打电话,陈诗诗的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喂?何师兄?你那边处理完了?”

  是何师兄的电话。

  “啊,小陈啊,朱教授跟我说你们新收了一个27岁脾大的,怎么样啊现在。”

  79床小伙子确实是有硬背景的。

  朱教授早上专门嘱咐过,下午又让何师兄专门看看,对他可不是一般的关心。

  “病人来了,是师弟收的,师兄你跟他说?”

  陈诗诗把电话给了张天阳,张天阳很快给何师兄介绍了小伙子的病情。

  “这么年轻,不好说啊。”

  何师兄对面的背景音依旧吵杂,“小张,你问了他是哪里人吗?”

  “问了,苏省宜兴的,是血吸虫的疫区,小时候也有接触疫水的病史,已经给开了血吸虫抗体。

  对了,要不要给他做一个上腹部增强CT?如果能够看到地图样变就能确定是血吸虫了。”

  张天阳说完,对面沉默了好一会。

  何师兄本来准备指挥张天阳去问特定的病史,教他怎么诊断血吸虫病来着。

  结果刚说问了他是哪里人没有,对面就马上反应过来他是想问血吸虫的问题,然后噼里啪啦全都给说完了。

  思路清晰不说,还都很准。

  跟以前的实习同学真的是一点都不一样。

  “做,给他约上吧。”

  何师兄顿了半晌,还是没忍住,“你真是小张?”

  “对啊,是我,怎么了?”

  “没事。”何师兄打了个哈哈,把自己的固有印象扭转过来。

  “对了,小张,他的家族史你问了没?”

  “问了,他自己说家里人都没有这个情况。我已经给他开了铜蓝蛋白,也开了尿酮定量,眼科会诊单刚打出来,还没给他。”

  得,又是只说了个家族史就被猜出来自己想问什么了!

  何师兄震惊片刻,突然从心底涌上了一股浓浓的满足感。

  如果手下所有的下级医生都像小张一样该多好!

  ......

  不好意思错屏了。

  如果所有下级医生都像小张一样,对病情有准确的判断,你不用说就已经把所有事情给安排好,你说一个词他就能迅速的领会你的意思并且精准详细的汇报......

  不像是以前带过的实习同学那样,说什么做什么,不说就绝对不会做。

  跟工具人有什么区别?

  “唉,可遇不可求啊。”

  何师兄突然叹了口气,把张天阳整懵了。

  好在对面很快又抛出了新的问题,“小张,你还考虑什么?”

  “考虑血液系统疾病,已经查了血常规和网织红细胞,骨穿我想等血常规出来再给他开。”

  全都考虑到了啊......

  何师兄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自己只是个摆设。

  虽然自己的猜测都已经被对面说完了,但他还突然起了好奇心,这个小张还会不会有什么自己没想到的想法。

  所以他试探着问,“还有呢?”

  “还有一个,我不太确定的,有没有可能是特发性的脾大?”

  张天阳想了想自己在系统里学习的文献。

  “有些脾大的病人找不到病因,会归类为特发性脾大,但好像有人研究过,这些脾大的病人幼年大多有过脐带感染。

  我也问过病人了,但他自己不太清楚,说要打电话给他爸爸妈妈问一下。”

  “特发性脾大。”

  何师兄默默念叨着,想起来确实有这种可能。

  对面张天阳已经开始解释起来,“特发性脾大只有实在找不到病因的时候才考虑,我觉得还是先让病人把检查都做了看看结果再说。”

  “对,你说的对。”

  哪怕打电话其实看不到对面的情景,何师兄也在使劲的点着头。

  “行吧,这个病人你看着吧,有什么检查你觉得要做的就给先约上,病人那边等明天查房的时候我来沟通。

  你判断,我放心!”

  挂了电话,张天阳继续在电脑上给病人开检查。

  之前担心自己没权限没给开的,现在统统给开上。

  “这些东西都要做?”

  佘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无生息的飘到了张天阳身后,一脸震惊。

  “师弟,你问过上级医生了吗?”

  “问过了,说我看着开。”

  张天阳没在意,继续开着医嘱,留下身后的佘师兄满脸凝重。

  这种动辄几百块的检查都能不经上级医生一个个批准就开上?

  要是开多了,不是坑病人吗?

  佘师兄眉头紧皱,心中暗暗下定决定。

  不行,明天朱教授查房的时候我一定要跟她如实汇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