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泣啸长歌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狐梦(四)

泣啸长歌泪 微子午 2755 2019.06.12 20:59

  经由二人所闻所见,大可断定这乞丐娃要寻之人,‘狐梦石’十之八九在其身上。想至此处,不由勾起老头子一丝回忆。想几十年前,卜心子刚刚入世,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下山游历除魔卫道,偶遇到一桩奇闻。山村小镇方圆百里,竟然彻夜灯火通明,百姓睡而无梦无法安寝。

  卜心子百般调查,乔装村民入住下榻店中。某夜,他见天空有绯星划过幻化为一名妙龄女子至宅院当中,女子熏倒屋主从囊中摸出一枚珠子欲图不轨。卜心子大怒,与其大战并将她逼退。这名女子便是墨姬,当时‘狐梦石’尚未成形且因她身负重伤,方才一时不敌败于卜心子之手。后二人再次交手,卜心子虽报以必死之决心侥幸将妖女斩杀,却无力压制灵石,耗费其毕生功力也仅能将‘石魂’逼出,却不知本体飞落何处。

  灵石吸收了太多私欲杂念,所孕育出的魂魄也并不完美。石魂为求自保而寄宿在人体之内就此沉睡,石与魂一旦分离本是与顽石无异,却不料恰巧被寄宿有石魂的娃娃拾到。二者相互感应,便促使‘狐梦石’张开结界,就连石魂本身也被束缚其中。而当狐梦逐渐瓦解,乞丐娃的美梦化作泡影,冤念由心而生进而被石魂吸收利用,幻化恶鬼伤人消除潜在错误。

  云苍子经此一役多少有些个后怕,自己一招走差险些酿成大祸。放于往日,莫说江洋大盗海陆飞贼,就是绝顶高手要从自己身上盗取财物也非易事,冒牌之人身法不凡,但也不至于刚一出手就让人家占得先机,怨只怨自己太过轻敌。二人在城中寻上一阵,卜心子倍感疲乏,其体内妖力与‘狐梦石’同根同源,非但无法借由灵石清除反而发作地越发频繁。卜心子为了克制妖力已经耗损不少精元,勉强留在此地非但帮不上忙只会成为累赘,二人关系匪浅话讲的直白一些倒也没什么,老头子脸一红这方答应离开。

  思量一番,卜心子却始终放心不下,倘若再有差池自己可没有能力再次搭救于他,便再三叮嘱道“臭小子,有三件事你必须牢记在心。第一,与那石魂动手之际,务必将它斩杀再毁狐梦石,否则无异于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第二,若那是娃娃一息尚存,能保则保尽量留他一条性命...”讲到此处,卜心子稍显迟疑。

  “师叔,旦讲无妨。”

  “唉,还有一事关乎此事成败,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若不应老头子我实在无法安心!”卜心子面色一沉,不待云苍子应承,便将事情讲完。云苍子听完不由心中动容,师叔要我保守秘密不可将标记之事泻露出去,岂不是要拿一县百姓当做诱饵,继续引恶鬼出手?!如此行事是否有违情理、道义,我不杀伯仁伯人却因我而死,说大点这与草菅人命有何区别,重点无非是在于一个‘人’字,若视之为人自当出手搭救,若是非我族类就要卑贱一分?!

  思来想去没有答案,倒不如一醉解千愁。云苍子二次来到酒馆前,想要讨上一壶。掌柜本是不愿,见他一脸愁容又不忍将他挡在门外,只得开门迎客。

  “客官,你怎么还没走啊?这已四更天,还不归家莫要让妻儿担心啊!”

  云苍子心中悲痛,那记忆清晰的就如昨日所见一般。素娘平日有些唠叨,总会挑剔他不做家务,然后却依旧默默将家中整理得一尘不染。玉儿颇为淘气,时不时趴在脸上尿床,惊醒后哭泣着害怕爹爹溶化了。原来都只是个梦,他甚至无法辨识妻儿的样貌,唯有那一朵梅花和红点反而成了她们唯一存在过的证据,想来实在可笑。不由眼圈一红,随口道“回娘家了,还要有些时日才能回来。”

  掌柜年迈,云苍子见他多有不便,便自行端上酒水,与同他比邻而坐,将酒杯斟满,眼见这壶中流出纸条,又放了下来,取下酒壶猛灌了几口。

  “客官是否酒水不合口?”掌柜追问,云苍子摆摆手,示意自己壶中尚有,掌柜便又端上几盘小菜,笑道“老朽上了几岁年纪,这脑子却不糊涂。你们小两口这是闹别扭了吧!唉,客官莫怪我多句嘴,这白头偕老,日子还得熬啊。”云苍子苦笑连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耽误时间在此消愁,眼前之人不过是幻化而来,与其再三攀谈无非是想强化这个观点,让自己可以更加冷酷一些。可与掌柜清谈之间,却处处可以体会到那份人味,他的记忆、他的情感、他的经历,与真实无有区别。留在这里已是徒劳,起身拜别,老掌柜送至门外,挽留道“先生还是留宿一晚吧!这留在外面太过危险,莫说被那恶鬼捉了去,便是被乞丐摸走财物,老朽也实难心安啊!”

  云苍子酒醒大半,回身问道“哦?老人家可曾见一个乞丐?”

  “见过啊,就在你来此之前,若不是他先行扰闹一番,也未必听得见你敲门。”说着向街角巷尾侧手一指,云苍子点了点头,见掌柜脸上未有涂抹痕迹,方才安心离开。这一寻便又是数个时辰,见天光微亮又实在乏困,只得先行修憩一番。行至家门之外,却无法再迈足一步。这茫茫人海没有卜心子身上残存的妖力感应,恐怕还需耽搁上一阵,总归要先寻个安身之地,随身无有金银唯有寺庙可以小住几日,便又往山脚走去。

  这小路林川依旧清秀,却少见有人行路。跨过山门之时,见一老者携一女娃,被挡在门外,一旁僧众持棍横在身前,对老人妇儒尚可如此,对常人是甚态度便想来可知。

  见有人上山,却换了一副面孔,双手合实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可是来上香?”那女娃回转身形,望着云苍子云苍子也是一愣,此人十分眼熟却似曾相识,而那额中的红点更令他浑身惊颤,不自觉地呼喊道“玉儿?!”女娃一吐舌头,道“怎么又是你?”老者见二人相熟,也客气拱手行礼。云苍子赶忙将其搀起,又打量了一番,方知是自己打了眼,这明明是那日上山头戴面具的女娃子。僧人上前一步,又追问道“施主,可是来上香参拜?”

  “贫道一路奔波初到宝地,身上囊中羞涩,不得已才来到贵寺寻间闲房停留几日,不知高僧可否行个方便?”云苍子好生客气,不想那僧人将嗓门一提,提棍架于肩头,冷笑道“入山一文,上香十文,开光佛珠一百文,无事请回!”

  云苍子颇为怒恼,还要与其理论三分,却被老者挽住,劝解道“道长莫恼,这佛爷一副金身,抵不过主持一席袈裟,这佛不拜也罢!若是不弃,道长同我走便是,老朽家中尚有闲房可供歇脚。”女娃也十分高兴,二人携手揽腕,有说有笑。云苍子恍惚间又忆起玉儿,鼻头一酸感触良多。三人行至山脚,却突然被一队人马冲撞,险些跌落沟涧。那为首之人,手持一把大刀,摇摇晃晃足有一丈来高。云苍子心中一惊,这不便是夏青夏大人?!随即先行让祖孙下山,独自尾随着大队人马再次临至山门前。

  众僧眼见来者不善,也不再询问因由,两队人马扭打在一起。这些僧人平日疏于操练,又怎敌挡得住这百十号武师,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横七竖八躺倒一片。夏青带领众人冲入堂院之中,主持方丈已然闻讯赶来,见僧众不敌,连连施礼,道“敢问施主,这是何意啊?”

  “老头,你可是这寺院主持!”夏青问道,见他点头称是,便又抚须道“你可知我南兴帮唤你何事?!”老僧知其来者不善,又不可硬敌,便催促小徒快快备些茶点,陪笑道“这位施主说笑了,你心中所想贫僧又如何可知。想是近来天气焦燥,不如先行入得堂内品些茶点,不知各位施主可否赏光?”

  云苍子飞身倚在院墙之上一阵唏嘘,这老僧油嘴滑舌好不市侩,与初识之时大相径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