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月白的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 19 章 我想出去玩

月白的禾 种豆得酒 2523 2021.04.08 14:34

  餐厅里,闻嘉敏和司月白说说笑笑的,她能感受到司月白今天的心情好多了,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反倒是一旁的哥哥,有些沉闷,一顿下来也没有说一句话。

  吃完饭,闻嘉敏非要拉着众人玩起了游戏,这是她刚刚从网络上学会的,钟鸣和竺清也没逃过这一劫。

  飞行棋是前几天让黄叔从外面买来的,五个人围在一个大大的桌布前,听着闻嘉敏讲解游戏规则、

  “这是四人游戏,你们先玩,我看你们玩。”司月白说。

  “司小姐先玩吧,我这脑子不太适合玩游戏,”竺清摸了摸头说,他光是听闻嘉敏说就已经够乱的了,看着简单的东西,却不知如何下手,配二小姐玩游戏还不如让他去打几个人更轻松一点。

  “我刚刚吃多,你们先玩,我陪警长玩会。”司月白摸了摸身旁的警长。

  “好啦,让月白歇一下,一会谁输了,再让月白更替。今晚我一定会赢得,若是我赢了,你们可要满足我的愿望哦。”闻嘉敏拿着骰子迫不及待的说。

  “哦?你有什么愿望,说出来我听听。”闻嘉禾听闻笑着看了一眼闻嘉敏。

  “那不行,得等我赢了后再说,万一输了呢。”闻嘉敏应声道,就这样,四人的飞行大战开始了。

  可能是竺清确实对此不感冒,四圈过去了,自己一个棋子也没有出去,都怪这骰子必须要要到六才能将飞机飞出去,此时的他有些抓耳挠腮。闻嘉敏今天的运气确实好,已经飞出去了三驾飞机,连闻嘉禾都出动了两驾呢,钟鸣比竺清要好一些,有一架飞机在外面。

  “我帮你骰一次吧。”司月白看着竺清有些焦急的脸上都冒起了细汗,轻声说。

  说着,落地的骰子稳稳的显示着‘六’。

  “哈哈,多谢司小姐了。”竺清笑着拿起眼前的小飞机妥妥的把它往前挪了六位。

  可能是借了司月白的运势,这一局玩到最后,居然是竺清赢了,最先到达了四架飞机,反而是一开始就遥遥领先的闻嘉敏最后一个到达。

  “啊,我居然输了,怎么可能,我可是看了好几天的攻略的。”闻嘉敏瘫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才第一局而已,都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下一局你就赢了,乖。“闻嘉禾看着妹妹有些气馁,摸摸她的头哄了哄,钟鸣和竺清也在旁边用力的点着头。

  ”好,那我们开始第二局...“闻嘉敏瞬间充满能量进入到第二局的战斗中....

  “啊,为什么,为什么啊?”闻嘉敏看着自己依然在飘落的两架小飞机,好看的小脸皱在一起“月白,月白你快帮帮我啊。”

  第二局钟鸣赢了,他已经尽力不让自己扔到6了,但是偏偏骰子都是大点数,他也很是无奈,闻嘉敏又一次落败。

  “好。”司月白看着有点愁眉苦脸的小丫头,坐在了闻嘉敏的旁边“咱们两个一伙,我来掷点数,你来走。”

  “你真好,你们等着,我现在有月白了,这局一定赢。”闻嘉敏看到司月白的加入,心中的斗志又被激起,开心的靠了过来。

  开局很顺利,四架小飞机都顺利的飞出了老窝,闻嘉敏开心的不得了...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间,闻嘉敏和闻嘉禾的飞机都进去了三驾,闻嘉禾还有三步就能将飞机飞进去了,而闻嘉敏还有七步才行,说明她最少要掷两步,两个三点以上才能赢,而闻嘉禾只要一次三以上的数字就能赢,氛围顿时紧张了起来。

  其实也就闻嘉敏一人为了赢得游戏而紧张,其他人都是怕闻嘉敏不能赢而紧张,钟鸣和闻嘉禾交换了个眼神,貌似在说“千万别掷了大点数。”

  由司月白先行掷点,闻嘉敏死死的盯着她手里的筛子,小心的念着“6点,6点”但是事与愿违,这次司月白掷了个1点。

  “嘉敏...”司月白有些无奈的看了看闻嘉敏,此时的场面有些尴尬。

  “...哥...”闻嘉敏只能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哥哥。

  说时迟那时快,闻嘉禾的骰子应声落地,2点。

  如果不出意外,闻嘉禾下次无论丢几点,飞机都能进去,而司月白必须掷6点才能反败为胜。此时的钟鸣和竺清已经暗自为自己脱离了这场隐形的战斗叫好,如果让闻嘉敏连输三把,这该如何是好。

  再次轮到了司月白掷点。

  “月白,加油...”闻嘉敏给司月白捏了两下肩膀然后握起自己的小拳头,给她加了个油,司月白笑了笑,这小丫头可让她如何是好。

  “哇,月白你太棒了,你太牛了。”闻嘉敏开心的蹦了起来。

  骰子跌落时弹了好几下,终于落在了桌布的正中间--6点。

  “你太牛了,我们赢了,耶,我们赢了。”闻嘉敏此时还处于胜利的喜悦中,却没有看到另外四人深深的松了口气,终于让这个小丫头赢了。

  “就知道你会赢。”闻嘉禾也开心的说道。

  “也不看看我和谁一伙,月白可真是我的福星呀。”闻嘉敏抱着司月白又开心的晃了晃,终于赢了一局,真的开心坏了。

  “好啦,时间不早了,该去休息了。”闻嘉禾说。

  “好吧,不过你们要记得,你们都要满足我一个愿望哦。”闻嘉敏回应。

  “说吧,想要什么愿望?”

  “呃,我,我想出去玩。”闻嘉敏有些结巴的抠着嫩白的手指头。

  “这有什么难,明天天气好,可以出去走走。”

  “我想去金市以外的地方玩,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有出过金市...“闻嘉敏低着头,细声说。

  ...

  屋里的几人脸色都有些僵硬,竺清和钟鸣看着闻嘉禾,他们在等这个当家人说话,这个愿望着实不是他们能实现的,外面的凶险,从未让闻嘉敏知道过。

  司月白也看着闻嘉禾,她知道这个愿望想要实现真的过于艰难,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只是一张机票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却是一场梦。司月白心里能够感受到,闻嘉禾应是除了这正常的产业外,还经营着其他她不知道的营生,也许那些是不能被搬到明面上的。

  每次闻嘉敏外出时,身后都会跟着许多保镖,还有钟鸣时刻陪伴;自从自己去了老城区,也会有人在后面跟随;还有闻嘉敏小时候那次意外,什么样的对家什么样的生意需要去绑一个小女生做威胁呢?她都能感觉到,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也从来没有问过。

  “我就是随便说说,不行也没什么,我去睡觉啦,晚安。”闻嘉敏看着气氛有些凝滞,知道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匆忙的道了晚安就上了楼,连司月白都没有等。

  “我们先下去了。”钟鸣说着就和竺清离开了。

  他们二人留宿时会住在后花园那边的房子里,那里的制高点可以更好的观察到整个城堡的全貌,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那里也藏着他们能用到的东西。

  闻嘉禾看着热闹的客厅就剩下了他和司月白,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他何尝不想满足闻嘉敏的愿望呢,他也想妹妹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却不是现在,尤其现在刘耀阳那边正虎视眈眈的觊觎着自己,他不能冒这个险。

  忽然,手里传来一股暖流,他低头看了一眼,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那炙热的温度顺着自己的手臂淌进了自己的心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