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世子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气到昏迷

穿越之天上掉下个世子妃 希之秋 2038 2019.11.28 11:38

  李如烟敏锐的感受到了这些公子小姐看向目光,其实她对于自己能不能够赢下李若韵这件事心里十分没有底气,可是现在她骑虎难下了。

  “怎么会呢?姐姐能够赢了妹妹这是应当的,妹妹怎么会哭鼻子。”说到哭鼻子这件事,李如烟白皙的脸庞出现了两顿绯红色的云,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这些公子小姐发出了善意的笑声,显然是没有在意一个庶女挑衅嫡女的事情。

  反倒是楚挽烟冷哼一声。

  “我倒是不知道,一个庶女也能够挑衅嫡女了。”这是在帮着李若韵说话了。

  李如烟有些诧异的看着楚挽烟,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楚候和父亲关系并不是很好,那么现在又是为什么要帮着自己这个姐姐说话呢?

  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因为这些公子小姐看着李如烟的眼神已经变了,显然是楚挽烟提醒了他们关于庶女挑衅嫡女这件事。

  就连刘徽看向李如烟的眼神也变了,变得十分的深不可测,他还不知道这个李府的二小姐竟然如此的愚蠢。

  李如烟自然能够感受到这些目光,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只能够一条路走到黑了。

  “姐姐,妹妹不是想要挑衅姐姐,只是想和姐姐玩玩。”

  十分可怜的话,再加上李如烟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人都是感官动物,偏偏李如烟也是真的会运用优势,她清楚的知道,长相就是自己最好的武器。

  这样的李如烟让不少的公子小姐,对着李如烟再次发生了不一样的感想,不过李若韵也没有表示出什么。

  “行了,要玩就玩吧,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李若韵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对于这样的小心思她真的不屑玩。

  游戏很简单,不过李若韵的准头十分的好,随意的一投,这支箭就一件在哪个长劲壶里面了。

  看见这个,李如烟的脸色都变了,她自认为自己那么好的准头,所以这次她是输定了,这个认知让她的脸色都白了。

  “怎么?妹妹不准备去吗?”看着李如烟久久的不上前,李若韵干脆的催促到。

  李如烟知道自己现在上去投一投才是最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能够移动了。

  “砰。”李如烟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快,她晕过去了!”第一个发现李如烟晕过去的小姐喊了出来。

  这让李若韵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她看着自己这个妹妹身边的丫鬟。

  “还不快点送到大夫哪里去!”

  冷淡的表情让这个丫鬟抖了抖。

  最后李如烟还是送到了大夫了哪里去,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些公子小姐也玩不下去了,纷纷找借口离开了。

  “还是抱歉,今日的踏青让诸位不是那么的愉快,改日若韵定然登门道歉。”李若韵送走了这些公子小姐,谦逊的态度让不少的公子小姐对她改观了。

  楚挽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多谢你的提醒。”

  没头没尾的感谢让李若韵微微一笑。

  “楚小姐说笑了,若韵并没有帮楚小姐什么。”

  或许是发现了这个李大小姐并不想说什么,楚挽烟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李若韵,带着侍女离开了这里。

  “觅尔,你说,有多大的可能性,母亲不会知道今天的事情?”李若韵的神色有些复杂,如果被母亲知道了的话,恐怕自己又要被念叨了吧。

  觅尔觉得这个小姐真的有时候十分的天真了。

  “小姐还是不要有这个想法比较好,这件事就是不可能的好吗。”

  想到来自自己母亲的念叨,李若韵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算了,我们先去‘夏季’吧。”

  能躲一时就是一时吧,李若韵有些无奈的想着,想想她让夏行帮忙的事情,应该有结果了。

  果然,夏行这个时候正在‘夏季’巡察着产业,他也正在等待着那个合伙人。

  李若韵刚刚进入‘夏季’就被掌柜给带到了后院来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夏公子竟然还在这里。”

  要知道,李若韵已经做好了自己要再次来的准备了,毕竟她没有给夏行留下怎么联系。

  其实,李若韵让夏行查的那件事,夏行很早就查到了,只是一直在等着李若韵来‘夏季’,好歹李若韵还是来了。

  “我这几天都在这里的。”夏行给李若韵倒上一杯茶水,有些无奈的说。

  这让李若韵觉得有些尴尬,因为她也不清楚夏行需要多久,只能够晚几天才来了。

  “抱歉,下次夏公子可以让掌柜去丞相府找我的。”

  至于这个借口,自然就是‘夏季’上了新的首饰了。夏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将自己收集来的东西递给了李若韵。

  只是薄薄的一层纸,可是看过纸上内容的夏行却有些心惊,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姑娘,恐怕没有人知道,这个面善的四皇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若韵,你想好了吗?”看着李若韵准备打开这张纸,夏行还是忍不住劝说。

  李若韵叹了口气,并没有放下自己手中的纸张。

  “夏行,你忘记了,这个都是我让你帮我收集的,你说我想好了吗?”

  想到那天的事情,夏行还觉得有些诧异,李若韵就一个人在这里等着自己,夏行以为李若韵有什么重要的问题,没想到的是,李若韵让他帮忙查一些事情,然后收集一些证据。

  原本夏行也没有当一回事,直道李若韵说出了自己要查的那个人,四皇子刘徽。查的还是关于四皇子手下的人受贿的东西。

  这让夏行觉得十分的惊讶,如果不是李若韵给出的这些比较详细的东西,恐怕真的没有人能够查到,四皇子刘徽在悄悄的敛财。

  想到哪个独自一人来找自己让自己帮忙的李若韵,夏行突然觉得劝说有些可笑。

  觅尔站在李若韵的身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小姐手中的纸张,直觉告诉她,不能够去看这个纸张,最后,觅尔选择了遵守直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