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鱼入网中

  “蠢货,前所长从来就没有指望你,你心里应该有数吧!别自作多情了,按照正常的情况,你不过就是延续阿尼姆斯菲亚血脉的工具而已。”

  雷夫带着戏谑的笑容,毫无怜悯的戳破了那一层遮羞布,或者说……就是为了看到奥尔加玛丽的绝望,而故意的。

  从他人身上获取愉悦,这并不只是人类的天性,而是所有智慧生物的特点。

  当看到他人苦难,一旦对比,那就会自然而然的愉悦起来。

  “还真是恶劣啊!”

  罗恩微微耸肩,对于雷夫在奥尔加玛丽进行的补刀,只感觉恶趣味,他也喜欢将自己的愉悦建立在别人的悲苦上,不过却不喜欢建立在绝望上。

  罗恩想要看到的只是其他人不幸却还要努力前进的苦难,而雷夫则是喜欢看他人坠入深渊的绝望。

  两人虽然类似,但是本质上却截然不同。

  “罗恩……救我……救救我……罗恩……我不想死……我还要去维护人理……”

  “别挣扎了,你已经死透了,现在存在于此的不过是一个投影,说你是灵魂,都是过于夸大,不过是一个偶然的意外而已。”

  雷夫的话语说的没错,现在的奥尔加玛丽仅仅只是一个投影,连灵魂都算不上,就像是从者一般,是一段意识与魔力的结合。

  此刻的奥尔加玛丽,就是因为灵子转移之下出现的一个偶然。

  本体可以说是已经死的透透了。

  “我……”

  “没关系,还有我……我会救你的,你不会死……”

  罗恩轻拥着奥尔加玛丽,话语温柔的安抚着她的恐惧。

  不知为何……她平静了。

  头轻轻侧在罗恩身上,感受着罗恩身上的温暖。

  “谢谢你……罗恩……”

  奥尔加玛丽知道自己的现状,她可以说不过是过去的残影,如果说灵魂,那么活下来很容易,毕竟魔术师嘛!但是仅仅只是一段残影……

  “哈哈哈哈,还真是温柔啊!本来我还以为……你会跟我一样愉悦呢?那么……能把圣杯给我了吗?”

  雷夫的脸上露出了野兽的恶相,双目宛若黑夜之中的野兽般闪烁幽绿的光彩,令人不禁心生恐惧。

  “哦?这个吗?”

  罗恩抬了抬手中的金色结晶体,俊朗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恶劣的笑容:“我拒绝!我罗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向自以为占据优势的家伙说不!”

  不,其实罗恩也许与雷夫也并无不同吧!对于敌人时,他也是个恶劣的家伙。

  “……”

  雷夫的笑容消失了,明明是恢复正常状态的表情,但是却比刚刚之前一脸恶相,更宛若妖魔,野兽。

  他幽绿的目光死死盯着罗恩,宛若狩猎之前的野兽,随时可能如子弹般穿膛而出。

  “罗恩前辈,小心!”

  玛修拦在了罗恩面前,手中的十字盾紧紧提着,目光盯着上方的雷夫。

  她感觉上方的雷夫十分危险,那是一种与Saber完全不一样的危险,就像是黑夜中被狼群紧盯,窥视着猎物。

  即使是玛修拦在罗恩面前,但是她心中却本能的知晓,一旦是与之对抗,那么绝对会被秒杀。

  “即使是付出生命…也一定……呀~~”

  玛修的脸蛋突然红了起来,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般。

  而罗恩则是露出了恶作剧般的微笑。

  刚刚罗恩轻轻的在玛修的脖子处哈了一口热气,引得这位可爱少女脸蛋一红。

  “前辈……请注意一下时候……”

  玛修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脖子,漂亮的大眼睛快速的眨了眨,脸蛋微微鼓起,有些不满的说道。

  “抱歉!抱歉!”

  少年露出没有丝毫歉意,并且似乎还想继续的笑容。

  “嘶~~”

  左拥右抱的少年终究还是付出了代价,藤丸立香与奥尔加玛丽的手,不知何时放在了腰间。

  “……”

  奇怪的情况下被塞了一嘴狗粮的雷夫表情愈发狰狞,当然他本身并非是因为被塞狗粮,只是单纯被三人忽视而感到愤怒。

  “混蛋,卑贱的人类,居然敢看不起我?”

  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自雷夫身体中释放出来,空气都变得沉重,众人浑身的汗毛都仿佛竖了起来,仿佛被远古的魔神死死紧盯着。

  众人仿佛看到了一只只巨大的眼眸,死死锁定在他们的身上。

  “本来其实好想要玩玩的,不过……既然碍事了,那就在此结束吧!”

  实质般的恐怖魔力自那看似平凡的身躯之中溢散,魔力似乎化作了实质般的雾气,铭刻在DNA之中的反应升起,本能的恐惧自DNA冲上大脑。

  头皮发麻

  “给我去死吧!”

  “快逃!躲避,我马上用灵子转移将你们送回……”

  雷夫与罗曼的话语一前一后几乎没差多少说出。

  “喂喂!虽然知道自己蛮菜的,被看不起也正常,但是……啧,还是很不爽啊!”

  罗恩的话语平淡无奇,如湖水般波澜不惊。

  与奥尔加玛丽不同,罗恩从来不会将“生气”这一面表现出来,作为魔术师,不需要为任何事情生气,如果真的实在不爽,那就做点什么,让自己心情畅快起来。

  而最简单的自然是解决生气的源头。

  天空破碎了!

  一片片似乎是玻璃碎片的东西从天空中飘散,那些碎片便是世间最锋利的刀锋,是世界的碎片。

  那东西的落下,可以轻而易举切断一切的物质。

  一只手伸了进来……那是一只前段被鳞甲所包裹,形成一只鳞甲手套,后段则是露出白皙的小臂,宛若最完美的天然羊脂玉般温润的手臂。

  当看到那手臂的时候,唯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

  完美!

  没有任何瑕疵,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找到这只手臂瑕疵,其似乎没有细节,又似乎全是细节,浑然一体,宛若天成。

  而对于雷夫来说,却并非是美丽之物,而是……

  “这是……这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

  “我说了…我是冠位Rider,说出来我并不感到羞耻,没错,我很弱,即使是现在也仅仅只是二流到一流水平的从者,如果你我二人对决,毫无疑问我会被你轻而易举斩杀于此,但是…我依旧是冠位Rider,并非是因我能够驾驭她,只是因为她愿意令我驾驭。”

  相信不少人都有着猜想,如冠位Rider的骑乘技能是否为EX,那么EX的骑乘由是否可以驾驭“兽”?

  现在,罗恩就在此宣告……

  所谓的骑乘技能对于“兽”根本毫无意义,唯有“爱”,人类恶同样也是人类爱,唯有与之相“爱”,才能真正驾驭。

  而一旦驾驭了“兽”,那么无论如何,就是冠位!

  “雷夫啊!为了钓你这条大鱼我等了很久,现在……收网了。”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