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杀人魔的末路

  “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重复四次——哎,五次?啊啊,少了一次吗,重来吧。”

  在黑暗狭小的房间里,吊儿郎当的青年在鼻子里哼哼着英灵降灵的咒语。

  他边说,边用温热的鲜血在起居室的地板描绘出召唤阵的图案。

  作为一个陶醉在杀戮快感中无法自拔的恶人,雨生龙之介单单是披了一层人皮的恶魔而已。

  这是他的第四次作案了。

  即便警署碌碌无为,再发生几次就会彻底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件事上了。

  “过了今晚,就离开冬木市吧!”

  雨生龙之介这么想着,但很快又回过神,继续专注绘制眼前的召唤阵。

  也许真正的仪式该更诡异庄重一点?

  但那不符合雨生龙之介轻松散漫的习性方式。与其模仿,还不如情绪舒畅来的重要。

  等魔术阵绘制完,呈现在雨生龙之介眼前的是一副缭乱复杂的图样。

  ‘一次就成功了吗?真是的,明明还有那么多存量没消耗完呢。’

  雨生龙之介叹息一声,剩下的鲜血被颇具艺术感的绘成了几个恶鬼的图样涂在墙壁的四面。。

  做完这些,他懊恼的挠挠头:“动手太利索了,要不然就杀一个女儿,品尝作为父母目睹这些的表情应该会很有趣吧?”

  ——不过呢,追悔莫及也没用。

  苦恼的神情变成了淳朴的淡笑:“嘛,总纠结过去也不是办法。”

  他再度按照书里要求的:“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这回是五次了呢。0K?”

  做完这一切,雨生龙之介走向被他捆绑着扔在角落的小男孩,欣赏孩子凝视血亲们残骸的反应。

  “喂,小鬼,你相信恶魔的存在吗?”

  他全然不在乎被堵住嘴的小鬼该如何作答,很随意的自言自语着。

  直到末了,雨生龙之介凑近到孩子面前,瞪大狰狞的瞳孔倒映着孩子这时的表情:“你觉得,恶魔吃不吃小孩子呢?”

  似是心有所感,恐惧漫上心头的小孩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

  “呜!!!呜!!!!”

  被捂住的嘴巴断续不定传出支吾的声音,眦开欲裂的双目充满惊恐。

  看着小孩恐惧的模样,雨生龙之介就像恶作剧成功的淘气小孩,他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就在雨生龙之介还想继续的时候,客厅的电视突然播出了一则新闻。

  【新闻的内容是最近在冬木市发生的连续杀人案,其中还提到,最近几次还出现了用鲜血画成的魔法阵,有关人士怀疑,这是某个邪教组织的成员犯下的恶劣罪行,这简直是恶魔!】

  “啧啧!竟然称我为恶魔啊!”

  雨生龙之介欣喜的咂了咂舌,然后他突然看向那个被绑着依旧恐惧的小孩。

  “喂,小朋友,你说我像不像恶魔呢?上面都这么说了,果然很有潜力吧?不过啊,我只是普通人而已,根本不是真正地恶魔,如果我能把恶魔召唤出来该多好,对了!小朋友,你说我把恶魔召唤出来之后,能不能拜托你被它吃掉啊?”

  “唔——呜呜呜!!!”

  小男孩惊恐的瞪大双眼,zui中发出呜呜的叫声。

  “嗡~~轰~~”

  宛若轰雷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蓝白色的光芒闪烁着,即使是拉上了窗帘,那光芒也近乎将房间彻底照亮。

  “喂喂,怎么回事?”

  雨生龙之介皱起眉头,那外面的声响令他此刻正在愉悦的心情都糟到了影响。

  他稍稍拉开窗帘,不满的看向外面。

  只见由两头公牛所拉的战车停留在了院子里。

  “牛?”

  雨生龙之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突然……

  他看到了站在战车上的彪形大汉与一个小受?

  “轰~~”

  雷霆再度闪耀,整个窗户被直接震碎,剧烈的气流将雨生龙之介冲倒,伊斯坎达尔一把撕下了窗帘,看向了里面。

  “……”

  “怎么了?Rider?”

  “小子,你还是不要进来为好,这些……也许不是你能够接受的。”

  电视剧因为雷电早已短路,房间内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但是这对于伊斯坎达尔这样的从者来说,并无大碍。

  “什么吗?怎么了?”

  对于伊斯坎达尔的语言中的“劝告”十分不满,有什么是他看不了的。

  韦伯拿出一瓶药水,对其中注入魔力,药水闪烁其光芒,照亮了四周。

  伴随着他走入房间……

  “唔~~”

  首先就是一股浓郁的血腥气,随后入眼的便是宛若修罗地狱般的景象。

  血液沾满墙壁,甚至在墙壁上刻画着恶魔的姿态,脚下出来黏浊的触感,是已经接近干涸的血液。

  墙角倒着两具不成人样的尸体,以及一个不断流泪,惊恐的小孩子。

  “可恶……”

  韦伯眼前的一幕让他这个深入魔术世界还不远的少年心中升起极大的愤怒。

  “呕~”

  血腥气与眼前的一幕使得韦伯不禁作呕。

  “我都说了……这些……”

  伊斯坎达尔拍了拍韦伯的肩膀。

  “可恶,连你也瞧不起我吗?”

  “不,小子,要是有人看到这些,依旧是没有任何波动的话,那才是有问题。”

  “可是你……明明就……面无表情啊!”

  韦伯的眼角已经泛起了泪花,他捂着嘴说着。

  “只是因为…我见多了……已经……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啊!”

  伊斯坎达尔目露凶光,凛然的杀气笼罩在倒在地上的雨生龙之介。

  “哦哦……好厉害的杀气……你杀了很……”

  雷霆炸裂开来,直接将雨生龙之介化为了一段黑炭。

  “这是……圣杯战争的召唤仪式?这家伙没有成功,看来Lancer的御主不是他,哼……居然差点儿让这种人成为御主了吗?”

  伊斯坎达尔看了那黑炭一样,目光之中尽是厌恶。

  “……”

  韦伯一言不发,也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吧!

  “小子,战场比这里还要残酷的多,如果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即使只是七个人,七位从者之间的战斗,其残酷程度也绝对不亚于一场战争。

  “别看不起人了,我们可是战友啊!现在……”

  韦伯看向了角落里的那个孩子。

  犹豫了一下,他摸上了孩子的头,那孩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韦伯改了他的记忆……让他忘记了这一切……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从此,这个孩子沦为孤儿。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作者感言

皮成天外仙

皮成天外仙

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龙之介是通过鲜血刻画了圣杯战争的仪式,并以自身魔道家族的一丝血缘,勉强让仪式有了反应,但是因为没有位置了,所以召唤不出来。但是有反应的魔力就引来了伊斯坎达尔。

2021-06-10 18: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