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觉悟

  在罗恩走后,房间内陷入了一片沉默,韦伯的脸上带着庆幸,庆幸着不必与罗恩进行战斗。

  伊斯坎达尔则是抚摸着下巴,晓有兴趣的通过窗户看着罗恩上车,远去的影子。

  他们当然接受了,并没有理由拒绝不是吗?

  罗恩本身与韦伯就是朋友,这就是有了信任基础。

  罗恩单刀赴会,将自身置于伊斯坎达尔的攻击距离,展现出了自身的气魄与自信。

  也就是有了资格……

  没有人会想要多一个敌人,增加盟友对于韦伯组也是有利的。

  不过……根据与罗恩交谈之中,透露出的一些内情,伊斯坎达尔与韦伯需要谈一谈了。

  “喂!小子…本王听那个小子说,本王的圣遗物是你偷来的?”

  这就是与罗恩交流中,所透露出的内情。

  “……”

  面对伊斯坎达尔的质问,韦伯不禁沉默下来,盗走了肯尼斯的圣遗物,召唤出伊斯坎达尔,这个过程可以说他是两边都亏欠。

  既是令肯尼斯无法获得强力从者,也是令伊斯坎达尔摊上了他这个无能的御主。

  韦伯是介于罗恩与肯尼斯对待从者态度之间的魔术师,肯尼斯是将从者直接当成了工具人,而罗恩则是会当成人。

  韦伯是……从者在韦伯心中处于工具人的位置,但是真是召唤出来,也察觉到了他们也算是活生生的“人类”,其性格无法让他将其当作工具,其教育让他无法当作战友。

  所以,他现在处于既不是自我的回答,也不是愧疚的道歉。

  “喂!小子,本王问你话呢!”

  伊斯坎达尔的大嗓门儿宛若轰雷,震得韦伯耳膜嗡嗡作响,本就复杂的心情因为伊斯坎达尔不客气而收到了刺激。

  他就像是被父母训斥恼羞成怒的叛逆期少年一样,十分不服气的说道:“啊啊啊!就是……就是我偷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小偷,一个下流的小偷,你满意了吧!”

  一通脾气发泄,脑子稍微清醒的瞬间,他内心之中就出现了后悔,他开始担心了。

  不是担心伊斯坎达尔离他而去,毕竟现在他们木已成舟,伊斯坎达尔本身已经上了贼床……贼船,没法后悔。

  而是就像是朋友之间,一时气愤口出恶言,担心对方因为这话语而伤心。

  他召唤出伊斯坎达尔大约也是小半个月了,朝夕相处之间,莫名的夜有了一种熟悉感。

  对于只有一个朋友的韦伯来说,伊斯坎达尔似乎正在成为他的第二个朋友。

  所以,在一时气愤说出话之后,他有些愧疚。

  “哈哈哈哈,就是应该这样,小子,有什么话就大声的说出来,别唯唯诺诺的像个娘们一样。”

  伊斯坎达尔的大手不断的拍在韦伯身上,那力道直接就把韦伯打趴在了地上。

  “咳咳……你这家伙……”

  “小子,我们可是战友啊!你破解了你老师所留下的保护,这不是偷盗……而是掠夺,是征服,不必如此,你并不需要羞于此事。”

  伊斯坎达尔正在用着他的强盗逻辑说服韦伯,用他发自信的声音感染着韦伯。

  “你这家伙……”

  韦伯作为一个现代魔术师自然不会轻易被他的强盗逻辑给扭转认知,但是也不禁失笑。

  有一说一,对于他破解了肯尼斯所留下的防守魔术,他还是很自豪的。

  “喂!小子,你的那个同学……很不简单,并且……你的老师似乎也来了吧!你要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

  伊斯坎达尔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的双手抓住了韦伯的肩膀,平视着韦伯。

  他沉声道:“小子,来参加圣杯战争,你有觉悟了吧!”

  “诶?”

  韦伯顿时一愣。

  “虽然仅有七人,七位从者之间的战斗,但是却也是一场货真价实的战争,而战争,就是要杀人,或被杀。小子,我问你……你有死在这场圣杯战争中的觉悟吗?”

  “我……我……”

  韦伯开始了思考,他真的有这个觉悟吗?

  他来参加这圣杯战争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要争一口气,要狠狠的在那个看不起自己的地方,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抱着一气的原因参加了战争,要说是有什么……压上性命的觉悟,还真的没有。

  这一点他还不如肯尼斯,肯尼斯虽然傲慢,认为自己必胜,但是却也有着压上性命的觉悟的。

  “……小子,你有杀人的觉悟吗?亲手杀掉你的老师,杀掉刚刚那个小子,你有吗?”

  伊斯坎达尔的第二次质问。

  战争之中,唯有生与死,面前的…无论是谁?在战争之中,主要是敌人,那就是你死我活。

  韦伯是否用着,不惜杀死罗恩、肯尼斯,也要获得胜利的觉悟。

  不是必须要杀掉,只是必须要有杀掉对方的觉悟,

  “我……”

  又没有!

  韦伯脑海中回忆起了时钟塔的生涯,虽然说肯尼斯一直也看不起他,但是在他受到欺负之后,却也会为他出头,虽然出头之后,则是很严厉的惩罚他。

  但是,却的确是……让他有着一点关爱。

  肯尼斯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自己的学生不能被别人欺负,所以出头。

  而自己的学生居然被别人欺负,丢人,所以惩罚。

  但是,在这一点上,肯尼斯的确是做到了一个老师的职责。

  虽然韦伯对于肯尼斯撕毁他论文的行为十分愤怒,恨的想要狠狠的抽他的耳光,但是却也不至于因为这样就要杀死肯尼斯。

  而罗恩……作为之前唯一的朋友,就更别说了。

  “没有被杀与杀人的觉悟吗?小子,战场可能不适合你,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伊斯坎达尔的叹息刺激了韦伯的内心,他本能的再次开口吼道:“你是不是也瞧不起我,Rider,我……”

  “小子!战场可是很残酷的,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那对于你来说…可能太沉重了。”

  伊斯坎达尔是发自真心的劝说,而有时……正是因为对方毫无恶意,是完全善意的劝说,才更加伤人。

  “我有,我没问题,我会在这场圣杯战争证明给你看……”

  “是吗?那么,小子……可不要后悔了。”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