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奥尔加玛丽的新生

  “啊啊啊啊啊啊————”

  夏日的清晨,不列颠伦敦的时钟塔之中传来了少女的尖叫。

  “你……你……必须给我解释一下!”

  “知道吗?猫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都是神秘的化身,它们的行为十分的神秘,令人沉醉……”

  “所以……这就是我现在为什么会这样的理由了吗?喵。”

  雪白的长发伴随着清晨的微风轻轻飘散,橘黄色的眼眸异常灵动仿佛在低语,华丽的裙摆包裹着少女柔和的身躯。

  来自于平行世界的奥尔加玛丽一脸羞愤的抓着罗恩的衣领。

  至于原因?

  白色的猫咪耳朵自奥尔加玛丽头顶因为其强烈的情绪波动微微颤动,背后一条从裙子下面伸出的尾巴本能摇摆。

  奥尔加玛丽的手都是在颤抖着,心中的羞愤似乎要冲昏头脑。

  “……这个主要是一个意外,在我以你的概念为你塑造形体的时候,因为一只猫咪吸引了我的注意,导致我大脑出现了错误判断……嗯,跟我的xp系统一点关系都没有……”

  罗恩睁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从他的眼睛时不时撇向奥尔加玛丽头顶的耳朵,与嘴角微微上扬的“愉悦”表情来说……

  “把我变回去…”

  “这个…”

  “你不是说要照顾我的吗?喵。”

  “对啊!”罗恩突然站起,十分激动且热情,那样子简直就是像是梵蒂冈之中的狂信徒在传教般,对着奥尔加玛丽说道:“没错,还不够照顾你吗?这两个小小的装饰知道令你的魅力增添了多少吗?知道吗?那个男人能够拒绝一个有着猫耳猫尾,还带着‘喵’这样可爱口癖的猫娘少女呢?”

  “那把我变回去喵!

  “我拒绝!”

  “……”

  奥尔加玛丽面对着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喂喂!你怎么回事?明明之前你不是很可靠的吗?怎么一下子……”

  “哈?”罗恩挑了挑眉,有些像是看傻子般的看着奥尔加玛丽,随后说道:“咱们认识了多久?”

  “额……一天…二十来个……喵…”

  奥尔加玛丽愣住了,就算是从见到罗恩的第一面开始算起,她与罗恩不过是认识了二十多个小时,也就是一天,光是那一天的相识,她又凭什么觉得自己了解罗恩了。

  “懂了吧!玛丽,我们不过是相识一天,你只是见到了我在战斗时的状态,且未必真正了解了我在战斗时的状态,所以并不是我有什么变化,只是你现在才真正的开始认识我。”

  没有人是一台机器,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保持一个状态运转,话说机器也未必能做到,

  罗恩自然也是有很多面,在战斗之中,赌上生命,赌上胜利,罗恩自然是进入完全认真的状态,拼尽智慧,运用一切,夺取胜利。

  学习中,认真冷静,扩展思维,多方学习,不耻下问,都是为了让自己多得到一点东西,自然是要认真。

  但是生活中呢?咋地?还得认真生活,跟个封建时代的霓虹妇女一样,按照规矩认真生活吗?

  什么是生活?生下来活下去,是最基本的概括,其中包含着学习、拼搏,也包含着娱乐、休闲,完全认真的活下去,那还叫生活吗?

  那只是一个名为“认真”的傀儡而已。

  奥尔加玛丽所见识到的可靠之人,以“凡人”之身,运筹帷幄调动众人击败英雄的罗恩,只是罗恩的一部分。

  就像是人们对于历史课本上英雄的认知一样,是片面的。

  没有人会只有一面,没有人会如此程序化。

  英雄是这样,罗恩也是这样。

  “玛丽,从今天开始,就让我们从朋友,成为真正的好友吧!”

  所谓朋友到好友,就是一个从片面的认知,缓缓扩展到整个人,且能够包容对方的缺点的过程。

  “……喵……”

  奥尔加玛丽有些呆愣愣的看着罗恩,这一刻……

  那三个重叠的身影,分裂了。

  名为“罗恩”的身影,从那个奥尔加玛丽心中“完美”的魔术师形象之中裂开。

  新的身影出现在了奥尔加玛丽的心中,“罗恩”,仅仅只是罗恩。

  她向往着向“吉尔什塔利亚(A组组长)”“雷夫”与其父“马里斯比利”那样完美的魔术师形象,好似一切尽在掌握,强大、智慧的形象。

  并不是她真的憧憬,而是因为她想要被人夸奖,尤其是被那个…一直以来对她不管不顾的“父亲”,得到他的夸奖。

  奥尔加玛丽认为只要成为了那样,那么就理所当然可以得到夸奖。

  但是……现在心中的“偶像”破碎了,由一个曾短时间内成为她“偶像”的家伙,亲手打碎了。

  不一定非得变成那个样子,这样……似乎也可以。

  “哼~谁要做你的好朋友了喵!”

  奥尔加玛丽双臂环胸,微微昂着头,嘴里嘟囔着,从胸前抽出右手,放在了罗恩的手心。

  “呐,为了纪念我们的友谊,玩个游戏吧!”

  “诶?什么游戏喵?

  “这个游戏叫做…打手背,看…就像是这样……”

  罗恩露出了一抹恶劣的笑容,手快速抽出,一个半圆打在了奥尔加玛丽手背上。

  “啊——”

  “你这家伙……”

  奥尔加玛丽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嗯,就是,总之张牙舞抓的朝着罗恩扑来。

  猫科动物的本能也似乎渗透到了骨子里。

  “别乱来,我可是你的未婚夫,我要是死了,谁给你们阿尼姆斯菲亚家传宗接代?”

  “哈?”

  奥尔加玛丽因为一扑,直接跳过了桌子,把罗恩压在了椅子上。

  结果…罗恩却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文书”。

  那是一份“自证强制文书”,是一种强制性的魔术师契约。

  而上面由拉丁文所描绘的,正是一份由马里斯比利与罗恩签订的婚约,别误会……是由父母代孩子签订的。

  在魔术师的世界里,孩子属于魔术师的私人财产,有权利对其做出任何事情。

  “……”

  奥尔加玛丽已经知道了这里是平行世界,也从这份契约之中,感受到了与那边父亲一模一样的魔术气息。

  如果是之前,她恐怕会乖乖屈服,即使是平行世界,但是她依旧没有勇气去反抗“父亲”。

  但是,经过了罗恩刚刚的“劝说”。

  奥尔加玛丽一把把这玩意丢在了地上,十分不屑的说:“这东西我才……唔喵~~怎么回事?”

  一股脱力感从奥尔加玛丽身体上传达,原本自“复活”之后活力满满且身体素质远超之前的身躯就像是被抽干了水分一般,毫无力气。

  “哦!你魔力不足了。”

  奥尔加玛丽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从者,因为她本身没有身体,且因为她仅剩下一个投影概念。

  所以导致罗恩通过圣杯复活的她,呈现着伪从者状态。

  与正常从者不同,类似于失去了御主的“野生”从者,且虽然与罗恩之间有着契约,但是却因为本身的概念不稳定,无法以契约直接恢复魔力。

  而因为本身仅剩余概念,也无法向正常魔术师般提取自身的生命力,也无妨摄取大源。

  而对于这样从者进行恢复魔力的方式只有一种。

  补魔

  “嘛!我就牺牲一下,勉为其难的帮你一下吧!”

  “谁要你……呜呜~~”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