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相对的两个极端

  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埃尔梅洛君主,这就是罗恩这节课的老师。

  这是一节普通的课,如往常一样,肯尼斯讲解着一些使用且比较普遍的魔术知识,唯一不普通的也许就是……

  “韦伯·维尔维特,这篇论文是你的真实感受吗?”

  临近课堂结束之际,肯尼斯突然拿出了一份大约一厘米厚度的论文,对着坐在第三排,与罗恩相接的韦伯问道。

  他的语气充斥着一种天然的傲气,仿佛本身就高人一等一样。

  虽然他的傲气算起来也算是理所当然,毕竟他本人可是时钟塔鼎鼎有名的“神童”,其天赋如果不算罗恩这种亿万之一的“奇迹”,可以说是最顶尖的存在。

  同时期,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没人能比他更加完美的解决,而他的努力也没有超出常规的目的意识,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的研究成果会在某时某处比别人做的更好而已。因此他便接受了被人们看做“天才”这一事实。谁也没有对这个称号怀疑过,甚至没有出现威胁其的存在,所以他既不需要骄傲也不需要自大,只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个“天才”这一称谓。

  没有碰壁没有为所谓的“极限”烦恼过,天资聪颖,名门嫡子,不仅继承了代代相传的魔术成果的刻印,自身也拥有与之相称的世间少见的才华。

  后就职于时钟塔,在数目繁多、成绩显著的研究成果之中,以破竹之势位列前茅,一直集他人羡慕与嫉妒与一身的肯尼斯却没有一点满足感和成就感,这对他来说只是人生的“必然结果罢了。

  而这样的过去自然养成了他傲慢的态度,而实力与其水准,令他的傲慢顺理成章。

  对于他来说,过去是这样,未来也一定是这样,这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人生约定”,对于肯尼斯是毋容置疑的。

  因此,如果出现非常少见、且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意外“的话,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混沌,是对神的秩序的一种侮辱和亵渎。

  而此刻……韦伯交上来的这一篇论文,便是对于他本身的侮辱。

  “呵~什么魔术师的资质不来自于悠久的血脉传承,什么要发掘新的资质……可笑,可笑至极!”

  对于韦伯这篇堪称是对他一贯理念全盘否定的论文,他本人没有丝毫的怒火,有的仅仅就是怜悯。

  因为……他觉得韦伯脑子坏掉了。

  没有一个人会因为傻子反驳而愤怒,他只是会无视,蔑视……直接否定!

  于是,肯尼斯将韦伯的论文彻底撕成了碎片,伴随着响指间完成的火焰魔术,韦伯花了几个月心血,细心描绘的这论文,化为了一抹灰烬。

  咬紧牙关,拳头紧握,但是这个少年甚至于连向肯尼斯投向愤怒的目光都不敢,仅仅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怒火在心中积压,不甘的情绪与眼中不断蔓延。

  “我要证明……证明给他看!我要……打到他,让整个时钟塔为我而侧目!”

  这便是此刻这位少年,韦伯心中的真实想法。

  “呵~~”

  肯尼斯压根儿就没有再多看韦伯一眼,目光直接就把他本身当成了空气,看向了一旁的罗恩。

  “罗恩,狼与狼群而行,与羊混在一起就会变得软弱!”

  肯尼斯完全没有恶意的说出了这句话,而这句话最伤人的,恰巧就是…完全没有恶意。

  罗恩经常与韦伯混在一起,而肯尼斯的话语正是在告诉罗恩,韦伯不配跟他混在一起。

  而最伤人的则是,这是一句忠告,没有丝毫恶意的忠告。

  韦伯根本就不配肯尼斯去以恶意对付。

  猛兽只会对猛兽以恶意,对于弱小只有杀意。

  “下课!”

  肯尼斯很自然的走出了教室。

  而众多学生忙则是也纷纷开始离开,他们的目光或多或少都有停留在韦伯的身上,那目光之中也绝不会是什么好意与安慰。

  仅仅就是讥笑与愉悦,人总是会这样,在受苦难的同胞身上找乐子。

  “别灰心,韦伯,你的论文可是被我这个时钟塔新的‘天才’认可的啊!你很有才能,虽然说魔术资质实在是菜的抠脚!”

  罗恩的手拍在了韦伯的肩膀上,因为刚刚契约了提亚玛特,他的心情很不错。

  “谢谢你的安慰,罗恩!”

  韦伯的心情却很糟糕,人的心情一糟糕,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并且全部都是以坏结果为主。

  比如说……

  “罗恩跟我混在一起是为什么?我有什么可图的?第一次见面他似乎就对我挺热情的,会不会是要看我笑话……还是说就是单纯的想要以我平凡去映衬他的优秀!”

  抱着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韦伯直直的走出了教室,没有向往常一样与罗恩结伴而行。

  “………”

  罗恩耸了耸肩,对于此刻韦伯的状态,罗恩没有办法,韦伯此刻的心理,罗恩差不多知道,这主要是源自于韦伯内心深处的自卑。

  韦伯是维尔维特家族第三代的魔术师。不过,初代的祖母只是某个魔术师的情妇,只在枕边细语时习得初步的魔术,第二代的母亲也只是“要好好珍惜妈妈重要的回忆”这种程度的觉悟继承了魔术,所以真正认真去探求魔术的,是由韦伯这代才开始,因此不管是魔术回路的数量或魔术刻印的品质都极为粗劣。

  韦伯在家人去世之后,抱着对于魔术的幻想与憧憬,可以说是散尽家财,赌上一切踏足了时钟塔,正式开始了他的魔术师之路。

  可惜,来到这里的韦伯没有感受到温暖,而是直接遭遇到了社会的毒打。

  时钟塔是一个完全以家世天赋为主的地方,又没家世,又没天赋的韦伯,自然就是这里的小丑。

  在似乎什么都不如他人的情况之下,他就养成了与什么都完胜他人的肯尼斯截然相反的性格。

  自卑!

  那篇论文可以说是他最后的勇气,他试图用那篇论文来震撼时钟塔。

  但是却惨遭肯尼斯的摩擦。

  现在的韦伯不会知道肯尼斯的蔑视行为,反而是保护了他,让他不至于明天死在下水道内,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他不甘心,他就像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赌徒,要在一个盛大的祭典展示自己,让全世界为自己曙目。

  他要从现在的自己,一举变成肯尼斯,或者说变成肯尼斯那样,被所有人公认,认可的人!

  他要跨越天地,成为星空之中最闪耀的星辰!

  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