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圣杯问答

  “那么在这段时间——Caster,Archer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这样的传说。传说,圣杯只会交付给与之相称的人,而决定是否相称的意识就是这场在冬木的战争。”

  伊斯坎达尔沉稳的说道,点燃了酒桌上的战火。

  虽然很少看到他以这麽严肃的口气说话,但是不知为何,丝毫没有格格不入的感觉。

  “但是如果只是确定人选其实并不需要流血,如果具有让英灵们都认同的‘格’,那么答案自然就会出现。”

  “你的意思是今晚的宴会就是互相较量这个‘格’,是吗?”

  换上了一身朴素连衣裙的阿尔托莉雅扬了扬柔和的眉毛。

  “没错,今天比拼的就是我们之间的【格】。”

  伊斯坎达尔肯定了她的说法。

  梅莉则是久违的严肃,作为这一场王者之宴的旁白,她自身都不允许自己轻佻,这是对于她与王者们的侮辱。

  她扫视一眼,开口问道:“各位都是鼎鼎有名的英雄,这【格】的比较该如何进行,不会是要比生前的事迹吧!”

  “哈哈哈哈~~自然不会,这样只不过是在比较功绩而已,不如……各位将自己所要托付给圣杯的愿望说出,通过这个来比较吧!”

  伊斯坎达尔此刻身上洋溢着浓浓的王道之气,也只有在这一刻,罗恩等人才能看出他作为征服王的气魄。

  “是个好主意。那么由谁开始呢?”

  罗恩看到众人纷纷点头没有反对,于是问道。

  伊斯坎达尔看到众人一时都没有说话,于是便哈哈大笑一声,开口说道:“哈哈哈,既然我想要举办这个酒会,那就由我先开始吧!不过,来,先喝一杯。”

  伊斯坎达尔说着首先将杯中酒饮尽。与高脚杯、红酒不相称的豪放喝法,放在伊斯坎达尔身上没有丝毫的不和谐,这就是英雄的器量与人格魅力。

  随后酒桌上的王者们纷纷饮下,虽然体积完全不成正比,但是喝酒的气势却是一点也不逊色。

  这是一场以“宴会”为名义的战斗,参加宴会的都是王,没有谁会弱了自己的气势。

  饮尽杯中之酒,伊斯坎达尔、阿尔托莉雅都是脸色不变,唯有吉尔伽美什露出了嫌弃,乃至于厌恶的神情。

  “这是什么低劣的酒?你以为用这种东西真的可以估量英雄的器量?”

  “是吗?这可是本地市场中数一数二的好货色了。”

  伊斯坎达尔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不知道在现代,真正的好酒不会摆在市场里,而真正的好酒,他的Master韦伯也买不起。

  且因为他那个时代最好的酒对比科技天差地别的现代来说,也不过是脏水,所以他感觉这酒的确是不错。

  “会这么想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酒,你这杂种。”

  而吉尔伽美什则是嗤之以鼻,他可是神代的存在,神代美酒的美味,可不是所谓科技的进步能够带来了,而是一种先天的美味,来自于原材料的美味。

  在他身旁的空间开始旋转扭曲,行程一处金色的涟漪。

  韦伯与爱莉斯菲尔看过这幅景象,知道这正是展开宝具的前兆,顿时感到全身发冷,站起身来,本能提防。

  但是今天晚上吉尔伽美什,从身边召唤出来不是那些武器,而是一瓶由绚烂宝石装饰的酒器,沉甸甸的黄金酒瓶之中装著透明无色的液体。

  “看清楚,这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酒’。”

  这是神代的美酒,是由概念于世界进行的还原。

  “哦哦,这真是太好了。”

  伊斯坎达尔完全不把吉尔伽美什让人不愉快的说话方式当成一回事,开心地将新到手的酒分别倒在与黄金酒瓶配套的三个黄金酒杯中。

  “呜喔,真好喝!”

  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般,快速喝下酒的伊斯坎达尔,圆睁著双眼大声叫好。

  这么一来阿尔托莉雅的好奇心也胜过了警觉心。再说此时此地是要比较众人的品格高下,别人倒的酒怎么可以留下。

  在酒水入喉的那一瞬间,阿尔托莉雅只觉得脑中充满了强烈的膨胀感。真是过去从未品尝过的顶级美酒,既强烈又清新,既芳醇又痛快。过于强烈的味觉快感盖过了嗅觉,甚至就连视觉或触觉都变迟钝了。

  “这真是太棒了!这酒一定不是人类酿造出来的,是不是神话时代的东西?”

  听见伊斯坎达尔赞美,吉尔伽美什露出了悠然的微笑,随后对着罗恩等人喊道:“喂,一起来吧!你们也有资格饮下这美酒。”

  这话是对罗恩三人说的,并不包括爱丽丝菲尔与韦伯,但是既然在一起,吉尔伽美什也彰显了王的气魄,算是赏赐。

  几个杯子落入众人手中,一人一口。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总之……不愧为“美味的酒”,这一概念的显现。

  “哈哈哈哈,不管是美酒或是刀剑,在本王的宝库当中只有至高无上的财宝———这才是王者的品味。”

  “开什么玩笑,Archer。”

  出言凛然斥责的人是阿尔托莉雅,平静逐渐被剑拔弩张的气氛打破。

  “竟然以酒的好坏评论王者之道,让人听了就觉得荒谬。你不像个王,倒像个小丑。。”

  “王”对于阿尔托莉雅来说一种责任,是一种她不想要背负却崇高的责任,以酒这种东西来衡量“王”,无疑是对于“王”的侮辱。

  “真是难看,不懂得享受美酒的无趣之徒才没资格称王吧!”

  这是吉尔伽美什臣下献给他的酒,这是吉尔伽美什统治时期国度辉煌的标志,酒在古代是一种奢侈,只有辉煌的文明才能够孕育。

  只是他不屑说明,而阿尔托莉雅因为外部因素导致连饭都吃不饱,对于酒也并不了解,所以才会导致这场纷争。

  “别吵别吵,双方的指责都很无聊。”

  伊斯坎达尔是懂的,所以苦笑着阻止了这场无聊的纷争,然后对着继续说道。

  “Archer,你的琼浆玉液的确配得上这些珍贵的酒杯——不巧的是,圣杯不是酒杯。这是一场考验谁最有资格掌握圣杯的圣杯问答,首先先听听你有什么愿望寄托于于圣杯之上,不然根本谈不下去。Archer,你就以王的身份,来想办法说服我们你才有资格得到圣杯吧!”

  “杂种,别得寸进尺。而且,这已经偏离‘争夺’圣杯的前提了。”

  “嗯?”

  看到伊斯坎达尔皱起眉头,露出诧异的表情,吉尔伽美什好像很无奈似地叹了口气。

  “真要说起来,那原本就是属于本王的物品。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都是出自本王的宝库。虽然时间过得久了些,总有些东西会遗失,但是那些宝物到现在仍然是属于本王的。”

  “这么说,你曾经持有圣杯吗?当然也知道圣杯是什么了?”

  “不知道。”

  吉尔伽美什口气平淡地否认伊斯坎达尔的追问。

  “不要用杂种的标准来判断。本王拥有的财宝总数早就已经超出本王所知的范围了。但只要那件物品是‘宝物’,就说明那一定是属于本王的财富。竟然想要擅自拿走本王的东西,就算是窃贼也该适可而止。”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