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追寻着同类的代行者

  “目标直到最后都没有动静,没有逃到饭店外。”

  虽然刚刚目睹了一场毁灭性的破坏,可在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的激动,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常态。

  此时,凯悦酒店已经完全坍塌,这意味着久宇舞弥的监视任务就此结束,将子弹从还没得到出场机会便任务结束的狙击枪中取出,放入皮箱,然后把狙击枪放回背上站起身来向下楼的楼梯走去。

  突然,她发现了一丝异常。

  并不是一般的异样,而是更加不明确的气氛变化。

  这是久远舞弥这种久经沙场的士兵绝对不会认错的感觉。

  这是——杀意!

  “——感觉很敏锐嘛,小姐。”

  在停下脚步的久远舞弥身后,传来一声低沉而冷峻的男声。那声音在空荡荡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中回荡,叫人无法判断它的出处。

  久远舞弥没有回答也没有出声询问,只是冷静地,使用她那敏锐的直觉寻找着对方的位置,并拔出腰间的手枪——此时此地出现,只要不是卫宫切嗣,都是敌人,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

  “——哼,有这样的觉悟也好。”

  隐藏在暗处的男人,一边好似嘲笑一样的说道,慢慢地从自己藏身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将自己暴露在久远舞弥的视线与枪口之下。

  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的修道服,无神的双目令其散发出着莫名的威严与压迫感。

  杀戮兵器,任何一个战士看到他之后,都会本能的想到这个词。

  “言峰绮礼…”

  久远舞弥警戒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老板兼搭档”卫宫切嗣曾告诉过她,这次战争他最警戒的只有一个人,那就面前的言峰绮礼,至于…理由?很奇怪,据他所说是一种直觉般的畏惧,这个人仿佛天生就有些克制他一样。

  即使面对久远舞弥的枪口,言峰绮礼也没有显露出一丝不安,泰然自若地说道:“小姐,我要找的人不是你,我只想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应该代替你来这里的人在哪里?”

  “帮切嗣干掉他。”

  久远舞弥这么想着,于是手中的枪就响了,连响三声。

  这支军用手枪口径为9mm,其威力虽然不弱,却也算不上强大,所以为了有效地杀伤对手,向腹部的三连射便是关键。

  与能够瞬间致死的那微小的致命点比起来,攻击容易命中的位置使人重伤显得更加有效,这是作为杀人技术的射击铁则。

  但是子弹所击中的并不是修道服下的内脏,而是坚硬的混凝土地面。

  做出躲避的言峰绮礼的动作,即使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也不会比子弹超音速的速度更快。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他在舞弥扣动扳机之前便预先判断了她的思考,提前做出行动,比起身手,更应该惊叹的是言峰绮礼对战术的判断和眼力的敏锐。

  通过久远舞弥的动作,预读了她开枪的时机,从容躲避开手枪子弹的射击,无论是是世俗还是神秘世界,都是超越常人的能力。

  毕竟,对于神秘世界,挡住很容易,想要躲开,就很麻烦了。

  不仅如此,在那一瞬间翻身躲避起来的人,不是言峰绮礼,而是久远舞弥。

  她的右手沾满了血迹,本应握在那手中的手枪带着金属的声音掉落在地面上。

  她那充满惊讶的目光,盯在刚才她一直背靠着的柱子上面,赫然插在那柱子上面的利刃闪着寒冷的光芒。

  而她的手臂上也同样有着这样的一道武器,仔细观看:

  刀刃长达一米以上的薄刃让人联想到击剑所使用的武器,作为刀剑来说其剑柄非常的短。

  黑键,这是圣堂教会的代行者专用的投掷武器。

  “身手不错嘛。相当敏捷呢。”

  攻守逆转之后完全占据了主动位置的言峰绮礼,充满悠闲地慢慢走过来说道。

  他的双手中再次多出一把黑键。黑键的长刃部分全部是由魔力构成的半实体,携带的时候只要拿着细小的剑柄部分即可,没有人知道在言峰绮礼那宽大的修道服之下究竟携带了多少黑键。

  作为圣堂教会代行者的基本对异端装备之一的黑键,威力自然不俗,相对的使用起来非常困难,能够熟练运用其威力的必须是手法相当高强的达人。言峰绮礼在这一方面无可挑剔,即便是作为教会最终武力,怪物云集的“埋葬机关”也不一定能在使用黑键的手法上凌驾于他。

  久宇舞弥既不是魔术师,也不是武者,她只是士兵,失去了手枪,狙击枪也来不及组装,她在言峰绮礼面前没有一点抵抗力,可能只需要几十秒就会被言峰绮礼生擒,没有逃跑、甚至不一定有自杀的机会,战斗力差距之大,令人绝望。

  久远舞弥的耳朵有细微的震动,似乎是通过耳机接到了某种通讯,但她没有回答。

  同一时间,言峰绮礼慢慢靠近舞弥,胜负已经决定了。

  “哒哒~~”

  一连串的子弹不知从哪里射出,言峰绮礼连忙抵御,与此同时,一枚烟雾弹掉到了言峰绮礼的身边。

  “呲~”

  整个大楼便被烟雾迷漫,当烟雾散尽之后,便只剩下了言峰绮礼一个人。

  “跑了吗?是……那个男人出手了?”

  言峰绮礼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通红,刚刚即使是他躲避及时,依旧是有着子弹射中了他,只是他的神父服材质特殊有着防弹的效果,所以子弹没有穿透他的手臂,仅仅是冲击力将其击红。

  “你逃不掉……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一场战争……但是,既然来了,那就一定会遇到的。”

  言峰绮礼缓缓后退,身体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是一个残缺的人,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似乎没有感情,无论是喜悦、悲伤,还是什么,自他出生以来都没有感觉。

  身为圣堂教会一员的父亲似乎认为他是一位圣人,因为他没有感情,这正是“圣人”之相,对他寄予厚望。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圣人,只是一个残缺的人而已。

  而在之前,他的老师远坂时臣将那些有可能成为“御主”的名单给他看时,他就被其中的一个男人深深的吸引了。

  卫宫切嗣,那个与他相似的男人,他很好奇,很好奇自己“同类”为何要参加这一场圣杯战争,毕竟……他们没有欲望不是吗?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