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战争的序幕

  1994年9月

  距离强制时间仅剩一个月左右,御主们陆陆续续的已经开始踏上了冬木的土地。

  远坂府,早在一个星期前,远坂时臣的妻女已经被他送去了妻子老家。

  府邸已经作为战斗阵地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圣杯战争。

  “老师,据消息,爱因兹贝伦家的参赛者已经踏上了飞机,其余六位御主已经全部抵达了冬木,并在教会进行了登记。”

  言峰绮礼面无表情的向远坂时臣汇报着通过圣堂教会而收集的情报。

  远坂时臣坐在椅子上,手中的红酒杯轻轻旋转,醇厚的红酒在杯中不断的摇晃着。

  与圣堂教会合作的他,轻易的就获得了这样的情报,从而可以更加简单的进行着自己的布置。

  “绮礼……我们的那位盟友…有什么异动吗?”

  “Assassin无法接近那做宅邸,只能监视周围,除了偶然的出门游玩之外,并无异动。”

  “嗯!没有异动就好,绮礼,今晚的计划,你明白了吗?”

  “明白!只是……我们不通知一下罗恩先生吗?”

  “不,不用通知他,虽然是盟友,但是我们与他之间并没有信任的基础,并且…他跟那位时钟塔的君主走的很近,他们是师徒,也许他们之间也已经结盟了,总之……他终究还是外人,这件事不用通知他,我们要留一手来提防他,不过…今天之后,你就不要在来这里了,我们通过打字机联系。”

  远坂时臣不放心罗恩,说到底他们之间并没有信任的基础,虽然说罗恩之后会成为他女儿们的老师,但是那也是之后,现在他们之间是战争中的敌人,最后也是要淘汰他的,为了那个由家族流传下来的夙愿,远坂时臣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只要赢得了这一场圣杯战争,那么之后其实也就无所谓了。

  “是!”

  ………………

  “圣堂教会通知我最后一个从者Lancer已经现世了。”

  言峰绮礼站在高山上,注视着下方灯火通明的冬木市,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吗?最后一个从者被召唤出来了吗?那么终于……”

  言峰绮礼的背后,从黑暗中显现出一个可恐的身影,那漆黑的紧身衣与脸上所带的惨白骷髅面具都显示着他的身份,Assassin哈桑萨巴赫。

  Assassin的身份从来不用其他御主来猜,说来奇怪,基本上每次战争的Assassin都是这个名字,好像是因为据说Assassin这个词语,是源自“哈桑/Hassan”这个名字,或是他用来洗脑的大麻“哈希什/Hashish”。

  Assassin其职阶本身就成为了用来召唤哈桑的触媒。因此,以正统程序来召唤Assassin的时候,必定会出现哈桑·萨巴赫。

  但这不代表每一次的Assassin都是一个人,哈桑的真身是是作为Assassin语源的暗杀教团党魁哈桑·萨巴赫。被称为山中老人的哈桑多次换代地率领着教团,其党首虽然都叫这个名字,但是其实力,所掌控的能力,都不一样,而这位便也是其中一位。

  “就是这样,我想请你立马前往远坂府。”

  言峰绮礼淡然的说道。

  “您的意思?”

  哈桑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里,言峰绮礼应该与远坂时臣是盟友才对,并且还不是一般的盟友,是师徒所以其关系更加亲近。

  “如果是你的话,就算是远坂家如同要塞般的防御也形如虚设吧!”

  言峰绮礼的感情没有一点波动,他就是那么淡然的说着。

  “吼吼吼~真的好吗?我听说您和远坂时臣是同盟关系呢!”

  哈桑发出阴森的笑声。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错,圣杯战争就是该这样才对,在那万能的许愿机器面前,背刺自己的师傅也是很正常的,所以那点疑惑便被其抛之脑后。

  “这你不需要在意,就是遇上对方的从者也无需害怕!”

  言峰绮礼淡定的下达着命令。

  “吼吼吼~竟然说无需害怕三大骑士之一的从者,您还真是自信呢。”

  哈桑依旧阴沉的笑着,他的脑海中已经想到了事情发生的大概,一定是因为远坂时臣的从者太过弱小,所以自己的御主才会选择率先背刺将其淘汰出局。

  想到这里,哈桑再也没有一丝疑惑,直接从山上直接跃下,发动了刺客的被动技能信仰之跃,在空中进行着自由落体。

  “交给你了,迅速抹杀远坂时臣。”

  言峰绮礼在山崖上,看着自由落体的哈桑,口中说道,当时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哈桑落到了地面,开始以着高速前往远坂府,他的身影穿过森林,街道,但无论在那里永远落在了黑暗中,如一道影子在这个战场穿行着。

  远坂府已经近在眼前,哈桑的身形高高跃起,从天上快速看到了远坂府的结构,手中不断弹射出路边捡的石子,帮助他测试一个又一个的结界、陷阱。

  “啪!”

  一枚石子击碎了一颗藏在花丛中的宝石,宛如要塞的远坂府露出了微不足道的破绽。

  但即使是这样渺小的破绽,就成了哈桑进入庄园的大门。

  哈桑落到了那处缺少结界的花丛,从里面打量着这个庭院,一个又一个的魔术结界,在他眼前呈现,以及那颗代表整个庄园核心的宝石。

  哈桑走出草丛,手中石子弹射,探索着路上的结界,一个大型的防御结界拦截在它的面前。

  如果是其他从者正面突破才会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根本不需要在这里浪费过多的时间,但哈桑毕竟是Assassin,潜入才是他的拿手好戏。

  只见哈桑用着流畅、优美、有些奇怪却又让人赏心悦目的动作避过了所有的魔术术式,明明那些术式设计已经近乎完美,但却还是让哈桑渡过。

  “轻而易举”

  来到了掌控庄园的宝石旁,哈桑骄傲的说了一句话,然后伸出右手去便要取下那枚宝石。

  “嗖~~”

  一道金光闪过,在黑夜之中宛若一道流星,又好似一道闪电,在瞬间便击穿了Assassin的手掌,将其直接钉在石台上。

  原本用来维持结界的宝石,也被那金光所击碎。

  钉在Assassin手上的,是一根“杵”,就是那种类似于大号钉子的武具。

  只是Assassin没空去关注这个了。

  “啊~!竟然说…这种家伙,不足为惧?”

  哈桑的眼眸透过了黑暗,看到了那个立于窗口的身影,那双眼睛中充斥着不屑与厌恶,他似乎已经在那里等待很久了。

  一根根高速飞逝的“箭矢”,将Assassin贯穿,Assassin的鲜血顺着箭矢低落,整个人一瞬间就被打成了筛子。

  “呵~杂修~”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