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两个世界在搞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甲板上和他和她的对话

两个世界在搞事 不如我 2502 2019.07.14 12:00

  等沈向晨走到陆安人面前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除了脸色比平时更苍白之外,其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火系功法确实是个实用的系列……

  “伤势严重吗?”沈向晨面无表情地问,刚才那么剧烈的爆炸,他竟然看上去好像没受什么伤?大修行者是不一样啊!

  “还,还行。”陆安人道,“肋骨断了几根,别的都是皮外伤。”

  “嗯,马上我送你去医院。”沈向晨点点头道。

  此时齐俊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陆安人一眼,扭头担心地看向沈向晨问道:“队长,你没事吧?”

  “无妨。”沈向晨轻轻摇头,眼帘低垂,这个话语不多却又处处透着温柔的男人面容里似乎蒙了一层淡淡的愁绪,很轻很淡,但真的存在。

  沈向晨伸手向齐俊,齐俊识趣地递上一根烟并点燃。

  齐俊松了口气,眼神一转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对沈向晨说道:“队长,这次你又击杀了一只鬼物,报告交上去之后功劳值差不多可以晋升了吧?!那可是大好事!”

  “嗯。”沈向晨简单地回应了一声,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深深吸了口烟。

  又?

  难道……这不是沈向晨击杀的第一头鬼物?

  鬼物……一直存在着?

  陆安人想了起来,自己通知齐俊的时候,齐俊并没有对“鬼物”两个字本身产生太多情绪。

  这世界……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啊!

  陆安人看着沈向晨眉间那抹散不去的愁倦,以为他在想刚才死去的鬼物,于是斟酌着开口道:“嗯……沈队长,黑色时代里鬼物残害了我们众多同胞,所以你不用因此内疚……嗯,虽说我觉得鬼物也是生命,但……”

  “喂喂喂,说什么呢你?”齐俊狠狠剐了他一眼,不屑道,“鬼物也是生命?别说笑话了,亏你还记得黑色时代,你说这种话对得起死去的先祖们吗?!鬼物生来就该死,不,鬼物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队长只是太过善良,但这和鬼物该死没有任何关系,这世界上还活着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鬼物有丝毫的手软!!!”

  陆安人低下头没有说话,想起那头鬼物对自己说的最后那几句话。

  鬼物为什么要杀人?

  为什么?

  这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为什么?

  “好了。”沈向晨低声道,伸手轻轻拍了拍齐俊的脑袋,说道,“我没事,你去协助他们下水看看鬼物有没有留下什么。”

  “啊……又又又又要下水?”齐俊身体一哆嗦,一百个不愿意。

  “嗯。”沈向晨不容置疑地说道,“克服自身缺点甚至是缺陷的人才能被人认可。今天若是换了你来抓这鬼物,在这江面上你有胜算吗?”

  “好好好,‘克服自身缺点甚至是缺陷的人才能被人认可’……这话队长你都说了几百遍了……我听队长的!”齐俊掏了掏耳朵,耸耸肩,在沈向晨的手再次落在他脑袋上之前跑开了。

  跑到一半,他突然回头对陆安人说道:“唉,虽然有点丢脸,但我还是要跟你道个歉啦~你和楚秋,看起来真的不是凶手呢,嗯,我希望你们不是。”

  没等陆安人回答,齐俊又一溜烟跑远了。

  此时的江面还没有恢复通行,远处零星点缀着一些渔船和商船的灯光,经过训练的潜水人员一个个跳入水中,何子清和纪元明悬在半空中,纪元明手掌朝下,掌心亮着微光,一层层光晕以他为圆心在湖面上荡漾着。

  陆安人和他们离得有些距离,寒风吹拂,只能听到脚下江水轻柔的水声。

  沈向晨的声音却来得比水声还要轻柔。

  “陆安人,你刚才说,你觉得鬼物也算是生命?”

  陆安人一愣,犹豫片刻后说道:“我……我不知道。嗯……我对鬼物不了解,不过我觉得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它们能算生命?但大家都说它们不算,它们眼中只有杀戮……”

  “狮群出现在羊群中,羊群濒临灭亡的时候人类出现拯救了羊群剿灭了狮群,人类和羊一起生活,狮子就成了万恶之源?”沈向晨并没有评判陆安人的话,而是继续自顾自轻声道,“眼中只有杀戮?羊群看到的狮群当然眼中只有杀戮……”

  陆安人心头一凛,觉得自己脑中被人敲了一记。

  这时沈向晨突然淡淡一笑,又是初次见面时那种温柔却又保持距离的微笑,他拍拍陆安人的肩膀:“别往心里去,我这人话不多,所以就想得比较多……都是胡思乱想,庸人自扰罢了。”

  “哦哦……没,没事的。”陆安人连忙摆手。

  沈向晨抬头望向正在进行调查的水域,看到何子清朝二人这里飘来,他收回目光对陆安人道:“她叫何子清,是方寸大陆七大荒古世家中清北何家的圣女,何家现任家主的女儿,也是下一任家主的第一候选人。”

  “荒古世家……”陆安人喃喃自语,是啊,只有号称方寸大陆中历史传承最悠久的荒古世家才能拥有这样一朵圣洁青莲。

  “多说一句,她今年应该五百多岁了。”沈向晨看了陆安人一眼,说道。

  ……告诉我这个干嘛?陆安人错愕地看向沈向晨。

  沈向晨将烟蒂扔进江中,转身朝船舱走去:“准备一下,船靠岸后我送你去医院。”

  “沈队长,等一等……楚秋,楚秋他……”陆安人向前追了两步。

  沈向晨却没有回答,径直走进了船舱。

  何子清落在了身后。

  “楚秋到底在哪?”陆安人轻声问道。

  何子清沉默片刻,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

  陆安人道:“何,何仙子,我想先听坏消息,好有个准备。”

  何子清伸手握住他的右手,右手冰凉且微微颤抖。

  “坏消息是,在这只鬼物身上,残留有楚秋的气息。”

  陆安人身体剧烈一颤,这么说鬼物和楚秋接触过……那楚秋还能活吗?

  何子清稍稍用力,温热的气息送入陆安人体内,她轻声道:“好消息是,虽然有残留气息,但是这气息很微弱,远比残留的乔北气息微弱得多。”

  “这……这说明什么?”

  何子清说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因为乔北身上肯定有楚秋的气息,鬼物杀了乔北自然也会沾染一些楚秋的气息。”

  陆安人眼前一亮,如果是这种可能,那就说明楚秋并没有落入鬼物手中!

  “第二种可能,鬼物抓了楚秋,但还没有杀他,可能只是囚禁在某处。没有剧烈挣扎和吸取阳气,气息也就不会沾染太多。”

  陆安人抓住了关键,突然说道:“可是现在鬼物已经死了,就算楚秋之前被抓了,现在也没有危险了!”

  “所以,不管怎么说,楚秋还活着!”

  “问题就是,要在哪找到他!”

  陆安人一口气说了好多,说完才发觉有些失态,看着何子清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何子清却没有在意,反而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好消息。”

  “谢谢!谢谢!”

  陆安人有些激动。

  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反握住了何子清的手,温软的触感粘满手心。

  他慌忙松手,脸涨得通红,恨不得在甲板上凿个洞钻到下层去。

  何子清望着脸红的年轻人,目光有些迷离。

  片刻后她又伸出手轻轻勾住陆安人的小指,轻声道:“走吧,送你去医院。”

举报

作者感言

不如我

不如我

周末快乐~

2019-07-14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